日常感谢 @梦夜纸

—————————————— 

章十: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中)

 

秦越果然七点半就到家了。有时候他细想想也觉得怪怪的,怎么好像他真的是怕傅子遇一样。

 

想到这个他就绷不住要苦笑,于是带着这样的苦笑进了门。

 

傅子遇回头看看他,“你要是不乐意回来,我记得申哥在城南那个娱乐城里还给你留着房间呢……”

 

“哎我说傅子遇,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过我不乐意回来了?”秦越从后面揉乱傅子遇的头发,傅子遇躲了两下没躲开,反手过来挡。

 

“哟嗬,这是手痒了想过招吗傅二爷?”秦越手腕一翻要去叼傅子遇的手没叼住,反被傅子遇一个肘弓别出来。秦越心说这是教会徒弟要打死师父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两人脚下不动,就在桌侧床边两米见方的地界交上了手,傅子遇的小擒拿本就是秦越手把手带出来的,不过傅子遇从小身体底子虚,基本上就学个自保的花架子,手上没后劲。秦越也不会跟他动真力气,你来我往拆了一会儿,秦越突然发力,架住傅子遇双手,往后一拧,两人几乎贴在一起。

 

“不玩了,我都饿死了,说好的我八点以前回来有的吃,说话算不算话啊?”秦越气都喷在傅子遇耳朵边上,被傅子遇甩手推开,“饿死你算了。”

 

“饿死我你咋办,啊,快,给哥盛饭去,再不开饭真饿死了。”

 

傅子遇瞪他一眼,嘴角却忍不住上扬,“不管,饭菜都在阁楼,你去端。”

 

“行行行,我去我去,谁让你哥我今天高兴,我伺候着傅二爷用膳,行了吧?”

 

秦越颠颠儿地去端了菜上来,还都是热的,又给傅子遇盛好饭连筷子一起递到手里,故作殷勤地笑道:“用不用我喂二爷吃啊?”

 

傅子遇回他一个白眼,接过碗筷,说道:“今天这么顺利?”

 

秦越夹块糖醋小排,脆骨被他咬得咯嘣直响,“挺顺利,我跟你说,我觉得,这个沈巍有可能是自己人。”

 

傅子遇停住筷子,“哦?”他也有过这念头,但他实在很难相信一个人,尤其这样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那念头也只是动了动便放下了。

 

“他那间公寓看起来虽然大,除了书房确实摆了不少书之外,私人物品非常少。没有任何可以藏东西的暗格保险箱。那些书,能看出来都看过,有几本还经常看,但都很干净,除了教案,没有手写笔记。电脑没有密码,全部是学校工作的文档。”秦越边吃边说,也不顾忌什么形象,“而且我觉得,在我之前,应该还有人进去过。”

 

“应该?你不确定?”

 

“从东西摆放的习惯上看,沈巍多少有点强迫症,衣柜里的衣服书架上的书案头的资料,都有着一定的规律。但那张书桌上有一沓稿子上面有两张方向放反了。还有一层书架的两个位置露出了一点晒痕,沈巍自己肯定不会把书放错位置的。”

 

“凭这些你就觉得他是自己人?”傅子遇语气里多少有点好笑的成份。

 

秦越斜过眼来瞪他,“这些,加上你查到的沈巍家庭的背景资料,只能说明他可能在进行什么性质的秘密工作,是敌是友不好讲。但是——”

 

秦越拉个长音,将糖醋小排的汁倒进自己碗里搅匀了扒几口,才接着说,“我头回在澄江路北街见田丰的时候,他拿一本书跟我对上的密码。是本推理小说,阿加莎的《无人生还》。沈巍也有那本书,就摆在书桌一侧随手能拿到的地方,旁边都是厚重的专业书籍。看那本书的样子,肯定是常常拿出来翻的。书脊上还有跟澄江路小书吧一模一样的标签,只不过标签上没写字。他的书架我都看了,只有这一本推理小说。要说他独独喜欢这一本倒不是没有可能,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一本?为什么只有这本书上贴了标签?为什么是跟小书吧一模一样的标签?”

 

秦越眯着眼睛回想,“再加他在龙城饭店里给我解围,他若真是黄金蟒请的厨子,为什么要给我解围?”

 

“说到厨子,你没找到配方之类的东西吗?”傅子遇沉思道。

 

“没有。书桌上连抽屉里我都看了,化学相关的不少,但肯定没有制毒配方。那些专业资料我看不大懂,但跟毒品相关我能认出来。你说,他会不会把那些东西放在实验室里了?”

 

傅子遇缓慢地摇头,“龙城大学实验室不是他沈巍私人的,每天那么多学生老师来来去去的,不可能。”

 

“龙腾公司做生物工程研究项目和医疗设备的,他们也有实验室,沈巍肯定也能去用。”

 

“可是,哥,如果他真是厨子,使用龙腾的实验室最大的可能性是做什么?肯定是给龙腾背后的主子制造新型毒品,而且这种新型毒品除了他沈巍,没有别人能制得出来。这种级别的配方根本是厨子的命,就算沈巍不是自己人,你想他可能会把自己的命留在龙腾的实验室里吧?如果他是自己人就更不可能了,任这种配方流出去,后果会怎样他应该很清楚的。”

 

秦越琢磨一下,点头道:“也对,那难不成,就全在他脑子里?不能吧?”

 

“有什么不能的。”傅子遇淡淡地道。

 

秦越两次抬眼两次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最后憋出一句,“好吧,你们天才的脑容量我等凡人无法体会。”

 

“知道就好,”傅子遇吃完放下筷子,“照你今天早上动作很快却没溅出很多水的标准,晚上再给你一次进厨房的机会。”

 

“得嘞,”秦越被判刷碗还挺美,三下两下吃完,撂起空盘空碗端出去了。

 

刷完碗回来正擦手呢,听傅子遇说,“对了哥,申哥打你电话没通,跟我说的,老田让人打伤住院了。”

 

秦越身上一僵,“住院?”

 

“昨天下午伤的,申哥正在查是哪边下的手。申哥今天下午才得着信儿,说还没醒,但是没生命危险。”

 

秦越手指尖的麻意慢慢褪去,又拍傅子遇,“说话别大喘气行不行?”

 

傅子遇嫌弃地挡开他的手,顺便扒两下头发,“申哥让告诉你,这几天能不出去就别出去,不知道伤老田的人知不知道你,避着点安全。”傅子遇说完回过头来,“哥,要不这两天就先别动,我正好腾出手来挖一挖那个白讯文,这头的事儿等你见着老田了再说,好不?”

 

秦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老半天才跟延迟反应似的来了句,“好,听你的。”


 

“沈教授——”

 

铃声响过,沈巍收好教案从阶梯教室出来,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回过身来,发现是自己所带本科班级的一名学生,叫卢若梅,跟唐果李茜同在一个寢室,李茜休学之后,她跟唐果好像比之前更亲近些,这一批社会实践她和唐果一起申请留校做助教。

 

卢若梅一副惊慌的神色,脸色苍白里透出微红,气息急促,像是刚刚一路跑过来,“沈教授,唐果不见了,我到处找不到她,她不会出事了吧?”

 

“你说什么?”沈巍往后退两步,两人来到墙边的长椅上坐下,“你慢慢讲,怎么回事?”

 

卢若梅眼圈有点红,“我跟唐果约了下午一点去档案馆查资料,结果等了她快一个小时她也没来,打她电话也不接。我以为她有事,就自己去了,可等我回寢室才发现她包和小外套都还在。我去了她平常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教授,唐果最近这几天状态都不大好,她会不会出事了?”

 

沈巍皱眉道,“你先别急,也可能是家里突然有事回去了。”

 

“不会的,她前天还跟我说这几天跟她爸吵架了,放假都不想回去。我给她自己住的地方也打电话了,她家阿姨说她没回去过……”

 

“寢室那边没有别人看到过她吗?”

 

“我问了值班阿姨,只说看见她出去了,没注意往哪边走。”

 

如果值班阿姨没注意,那最快的办法只能是去保安处调监控了。

 

沈巍带卢若梅一起去保安处,最后在两处监控里发现了唐果的背影,一处是快递收发点,唐果在跟一个穿夹克戴棒球帽的人说话,另一处是大门口,隐约看到唐果好像上了一辆车。

 

沈巍看到那辆车,脸色突然变冷。

 

他安慰卢若梅,这件事情他再调查一下,如果到24小时依然没有消息,就报警。

 

卢若梅答应着先回去了,沈巍立刻赶去“老地方”,几乎等不到自动门完全打开就侧身挤进去,在最里间的窗边找到吴瑛。

 

“是不是你让人带走了唐果?”沈巍声音不大,也不带火气,脸上没什么表情,反而比怒气冲冲更能让人感觉到某种压力。

 

吴瑛合上书,抬头看看外间的几个散客,似是有点顾忌。她站起身,顺着旋梯走上去。

 

上面是个小露台,欧式铁艺护栏上爬满了藤蔓,靠角落的玻璃顶下放置一个带滚轮的小书架,配着一大一小两个竹编藤椅,外侧还挂了个小秋千。

 

吴瑛等沈巍跟上来,便关了露台的门,在小藤椅上坐下,淡淡地道:“是我。”

 

沈巍靠着栏杆,背后蓝天上飘着几丝浮云,如果把这一幕用镜头固定下来,不输给杂志里的模特海报。

 

“怎么,他姓唐的可以动你,我不能动他女儿吗?”

 

沈巍扯动一下嘴角,“原来是为了我?”

 

“不是为了你。”吴瑛拈起落在藤椅角边的一片叶子,“这是我家跟唐家的私怨。”

 

“唐果是我的学生。”

 

“沈教授放心,我不过就是给她一点教训罢了,不会怎么样的。”吴瑛笑笑,“还是说,沈教授,是心疼了?”

 

沈巍叹气,“即使你家与他家有私怨,也是你父亲与她父亲的事,与你与她都无关。”

 

“怎么会无关,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吴瑛,唐果只是个孩子……”

 

“孩子?她已经成年了沈教授。”吴瑛笑容变冷,语气也很激动,“十四年前,我才真是个孩子。沈巍,别用卫道士那一套来道德绑架我,十几岁的孩子失去至亲的人,那种痛苦你根本不懂!”

 

沈巍的目光似刀一样在吴瑛脸上刮过去,明明没有风,吴瑛却无端端感到一阵寒气,她突然想起,沈巍的父亲也是在他十几岁时离世的。

 

“对不起,我……我太不理智了,”吴瑛站起来走到沈巍面前,“真的很抱歉……”

 

沈巍平静地望着她,眼底毫无波澜,过了一会儿说道:“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他伸出手轻拍吴瑛的肩,吴瑛顺势靠过来,沈巍犹豫着却没有推开她。

 

“对不起沈巍,我真的太生气了。之前我一直听我爸的话不去动唐家的人,就算明知道他是害死我妈的凶手也要强忍着装不知道。可是他们竟然敢伤你,我真的忍不住……沈巍,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沈巍轻声道,“我没生气,只是担心唐家人知道了,会很麻烦,吴叔也不会高兴的。”

 

“嗯,我知道,我就关她一晚上而已,明天早上就会放人的。”

 

沈巍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这时若是吴瑛抬头来看,一定会被沈巍冰冷表情里透出来恨意吓到,即使是被别拍进照片里给她看她都绝不会相信,那个她认识了六年的沈巍会有这样的表情。

 

可惜,她并没抬头,也没想要抬头。两人就这样静静地靠了几分钟,吴瑛忽然抬头道,“我们回去吧,再晚要堵车了。”

 

“好。”

 

沈巍走在吴瑛后面出了“老地方,在她转过拐角往车边走去时从内兜里掏出另一个手机,很快速地发了条信息。


 

他们到达饭店的时候挺早,却没想到吴雄已经在包厢里正襟危坐了。他俩一进来阿鬼便关了包厢门,吴雄站起来,面色铁青,近乎低吼道:“阿瑛,你都干了什么?!”

 

吴瑛身子一震,忍不住去看沈巍,但沈巍也是吃惊得不知所以然的状态。

 

“爸,怎么了?”

 

吴雄抬手指着吴瑛,“你说,你中午到底干什么去了?”

 

吴瑛心虚地低下头道,“我有朋友出了点事我去找她了,怎么了嘛,突然就发火——”

 

吴雄手指尖颤抖着放下,看一眼阿鬼。阿鬼会意地打开门,从门外揪进一个人来,一把掼倒在桌子上。

 

那人穿着暗灰夹克戴着棒球帽,正是沈巍在保安处监控上看到的那人。

 

“大小姐,”那人低声嘟囔了句,嘴角有明显的淤青。

 

“我养着你们,居然敢背着我胡来?阿鬼,拖出去给我打断腿!”

 

“慢着,”吴瑛看见那人,也不心虚了,大声道,“是我逼他去的,您也不必玩这一招杀鸡给猴看,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不要罚他。”

 

“嗬,大小姐有气量啊,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是真当我不敢打断你的腿吗?”吴雄冷冷地道。

 

吴瑛冷哼道,“哪有什么事是您不敢做的,您现在就算一枪毙了我又有什么稀奇?”

 

“听你这口气,是不服气了,阿鬼,带他下去。既然大小姐要一个人担,我就让她一个人担。”阿鬼应声是,又将那人推了出去。

 

吴瑛见阿鬼再度关上门,才接着道,“没错,我是抓了姓唐的小姑娘,他唐九爷敢动我们的人,我不能动他女儿吗?”

 

“你——我真是把你给惯坏了!”吴雄气得咬牙,“多猜,把大小姐给我捆起来,备车!”

 

“吴叔——”沈巍见多猜真的一把扭过吴瑛的胳膊,忙上前一步。

 

“沈巍,阿瑛自己惹的祸,跟你没关系,你在这儿等着,我处理完这事回来,我们再谈。”

 

阿鬼走过来挡在沈巍前面,吴瑛两手已经被多猜拧到背后拴在一起,吴瑛这时气也上来,梗着脖子瞪视吴雄,“沈巍被人打伤不算,连家里也不放过,真的是冲着他去的吗?爸,我没做错!”

 

“老板,车在楼下。”阿鬼看眼手机道。

 

“走。”吴雄不理吴瑛,当先离开了包间。

 

沈巍被一个人留在饭店里,他坐了一会儿,打开房门去洗手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不远不近跟在后面,等他进了洗手间,那人就站在洗手间门口,等他出来又跟着回来。

 

沈巍索性不再动,拉张椅子靠窗坐下,闭目养神。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