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组新人物解锁,捋人物组把我自己都捋蒙圈了……

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伪三角替身组

——————————————

章五: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


秦越吃过早饭就出去了,傅子遇把申哥需要的东西做完,打开之前破解密码的页面,准备继续排算法。


他一直没搞清楚这个后台是怎么做代码转换的,这让他特别郁闷。傅子遇从七八岁开始玩电脑,还没碰到过这么高级别的加密方式,简直让他着魔。


秦越出门从不说去处,但会告诉傅子遇大概什么时候回家。若是到时间没法回来,不管电话短信总会让傅子遇知道。这些年他们不管在一起还是分两地,这个习惯都没变过。


一年半以前秦越突然失联两个多月,傅子遇差点疯掉。当他们再度联系上之后,傅子遇表示他必须留在秦越身边。


刚到龙城那天,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对秦越动手,只是除了第一下打得秦越上身晃了晃之外,后面对秦越来说根本就是捶背一样。倒是傅子遇自己连哭带打弄得脱力,要秦越架着他回去。


秦越总说自己偏执,他一定要找出当年出卖他的人,一定要把当年没完成的任务做到底。其实傅子遇比他还偏执,对傅子遇来说,帮秦越完成心愿,就是最重要的事。


除了电脑和秦越,其他东西或人,傅子遇全都不放在心上,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他其实连申哥长什么样子都没记住,除了偶尔需要买些生活必须品,傅子遇极少离开小楼。


今天秦越没有走远,他就在离小楼不远的一个市场里。


昨晚傅子遇找到陈天之前在境外注册的云端账户,直到陈天死前都是使用中的状态,解析显示陈天每次用手机连接VPN【1】时此云端账户就会自动备份陈天手机中的信息。


陈天尸体被发现前两天该账户有过一次更新,更新内容里最后一张照片,看来像是走路拿着手机时不小心按错拍的,画面模糊角度古怪。傅子遇看半天没研究出上面拍到的是什么,便叫秦越来看。秦越歪着头看了一会儿,问他哪儿来的照片。


“就那个陈天手机备份里的。”傅子遇说。


秦越脸色一沉,道:“不是让你先不要碰吗,怎么还说不听了?”


“哥,我可没动条子手里的证据,陈天手机没在条子手里,一直关机也没法定位,我用我的办法找到他在国外的自动更新账户,条子根本查不到的。”


“条子条子,妈的老子也是条子,”秦越没太听懂傅子遇的话,但明白了他这么做算不上风险,终于是没好气地数落两句。


傅子遇见秦越没阻止自己,便把那个账户里的信息连同更新日志全都备份出,准备找时间通通检查一遍。


秦越一向对电脑敬而远之,翻两眼新闻就先去睡了。他没告诉傅子遇他认出那张照片上是什么,而且还知道是谁。


秦越用市场门口小报亭的公用电话打给申哥,然后就坐马路牙子上等他。申哥来得快,估计头先离这儿没多远。


他俩都穿个白得泛了黄的挎栏背心,外面散拉着浅色短袖T恤,底下配个深色底衬碎花的大裤衩子,趿着市场里15块钱两双的塑料拖鞋,戴一顶不知是黑是蓝还是深灰的棒球帽。要不细看五官,准以为他俩是亲兄弟。在这片儿区,就这样穿最不显眼,过来过去的大老爷们儿十个有八个都这副打扮,另外两个虽然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出去了,等晚点回屋五分钟不到也会穿成这样再晃出来吃饭。


“申哥,我想见见阿勤。”秦越从报亭老板那儿要了两瓶汽水,跟申哥俩一人吹一瓶,他俩背后两棵大柳树垂着荫,还挺凉快。


申哥才喝一口差点没被这句话呛着:“你说见谁?阿勤?卧槽你没事儿吧?”阿勤是金飞手下最得力的人,现在金飞很得九爷信任,连带阿勤也跟着水涨船高,被九爷直接收在近前。。


“我不是想约他出来见面,我就是想能跟他碰个面。”


“怎么个意思?”约出来见面碰个面这有啥区别?


“就是你什么时候有机会要跟他们见面,带我去一回。我想看他看见我啥反应。”


“你……你这是怀疑他知道你的身份?”申哥思考着可行性。


秦越点头道,“当年我跟进来的货虽然明面上跟九爷这边确实没扯上过什么关系,但背地里这边到底有没有人掺合进来我始终没法确认。”


申哥冷哼道:“这风险可不小,他要真认出你来,我可就保不住你了。”


“那不正遂了你的心嘛,反正我跟你这儿天天猫嫌狗不待见的,他把我认出来,你多省事儿。”


申哥嗤笑出声,“你倒替我想得周到,行吧,我给你安排,能行我告诉你。”


“要是机会好,你想着把自己择(zhái)出去,连累着你我怕没机会还了。”


“呸,你能还我啥?不够给我惹麻烦的。你要是让阿勤做了,有你弟在,我省不少心。”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行,申哥你忙,我等你信儿。”秦越把两个汽水瓶子还给报亭老板,趿着拖鞋回小楼了。



那天下午在市局新楼多媒体会议室里召开的会议,充分体现了中央ZF对黄金蟒势力有多么重视。与会的各位领导,除了黄金蟒专案组组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江海峰和副组长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禁毒局局长关庆林之外,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局长沙瑞金和公安部边防管理局政委李达康也在座。


会议主持人是龙城公安局长房庆隆,常务副局长吴达功和副局长兼禁毒支队长田丰分坐在他两边。季白和赵云澜警衔级别最低,坐在靠门边的位置。


“这会开的,合着就咱俩是小卒子。”刚进门的时候赵云澜小声在季白耳边说。季白只挑了下眉毛,没出声。


小卒子也就意味没什么说话的余地,几位省厅级领导都是一线出身,跟金三角前后两代毒枭斗了二十几年,没什么官腔场面话,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龙城的地理位置很特殊,正处在东南西南北上陆路交通的交点,是南部最大的内陆口岸,外贸商品想通过陆路进入内地市场绕不过龙城这个节点。


毒品买卖也一样。专案组两位组长简短却清晰地向大家介绍了黄金蟒集团在滇南的势力发展,以及已确认黄金蟒将触手伸向龙城。


现在新型合成毒品在国际市场上成为主流,金三角的传统种植提炼工艺不再具备任何优势,黄金蟒想要重震金三角声威必须有合适的设备和环境用于研究和制造新型毒品,边防管理局相关调查显示,他们已经开始在龙城建立毒品合成基地。


“黄金蟒,现在成了继坤沙之后最厉害的毒枭,满星叠的残余势力把他当做坤沙的继承人,都指望他能重建金三角的辉煌。这对我们滇南边防来说固然是一大危险,倒也不是全然无利,”边防政委李达康慢条斯理地总结道,“他想占山称王,围金三角区域的小股毒贩要么被他吞并要么被他干掉,我们的精力也就能更集中,专心对付他就够了。”


“黄金蟒比坤沙更精明,他把自己保护得十分神秘,我们前后安插过去不少人,却始终没弄清这人真正身份。目前唯一能确认的是377案里逃脱的‘鹰’确实是黄金蟒所派。黄金蟒对龙城基地十分重视,这两年里绝不可能毫无动作。”江海峰道。


“377案泄密损失惨重,前面两年多铺垫的特情几乎毁于一旦,导致我们现在对黄金蟒在西南到龙城这条线上发展到什么程度知之甚少。庆隆,得抓紧时间把断掉的线补起来。”关庆林道。


房庆隆道:“嗯,已经在安排。”


“老江,部里对377案内调到底是怎么个结果?为什么一直没有向边防通报?”边防局长沙瑞金从头至尾冷着一张脸,“如果不能明确泄密源头和泄密方式,我们如何敢展开下一步行动?”


“沙局说得没错,内鬼的威胁仍在行动一旦开始,敌人对我们的举动一清二楚,实在太危险。”吴达功接道。


“通报马上会出,”江海峰道,“这一次龙城方面的行动会由我和老关分把两条线,每条线上的人员都将由我们两人直接调度指挥,老沙你的意思我明白,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十四年前整过一出,两年前又整一出,再让他蹦哒第三回,我跟老关也没脸继续扛着这两朵花继续混了。”


沙瑞金视线自江海峰面上打个转,再扫过房庆隆吴达功和田丰,道:“老江,你的地雷,会不会哑?”


江海峰忽然微笑了下道:“不会,总要响的。”


“那好。”沙瑞金停顿了下,“田丰仍保留一部分边防支队权限,后面的配合战就看你们的了。老江,我就等着它响。”


“要变天了,”离开龙城公安局时,沙瑞金望着天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有一场硬仗要打。”李达康摇上车窗,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隐没在车流之中。


直到沙李二位离开,田丰一直没说话。



即使对办公室政治不感兴趣如季白,也能感觉得出吴达功副局长对与田丰的古怪气氛。吴达功为人虽然多少有点势力,但一向待人和气,极少对人对事表示明确的偏向立场。377案内调期间,他因为没有直接参与行动,态度一直是置身事外。


今天会议上他几次提起内鬼时,眼神都停留在田丰身上,这暗示未免做得太明显。


田丰显然也感觉到了,但他对此并无反应。


沙李二位走后,房局让季白向两位组长汇报了下陈天和孙六子尸体发现以及目前调查的进程。两份详尽的尸检报告都是今天中午才出来,季白和赵云澜中午吃饭时大致扫过几眼(抱歉让三哥和小云澜吃饭时看尸检报告表打我),这时只挑出几个重点提出来。


“孙六子死亡时间推定早出377最后抓捕行动时间段,致命伤为站立时被警用子弹打穿肋骨,肋骨碎片射入心脏。凶手比孙六子高5-7厘米,正面射击,距离不超过五米。骸骨有机组织已经完全腐烂,不能百分百确认没有防卫伤。但根据技侦现场重建的模拟,孙六子极有可能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击中,我认为可以做出他认识凶手的假定。”


“92弹管制严格,私造成本很高,在贩毒武装里远不如P08受欢迎。黄金蟒性格极其谨慎,不会在这个上花多余的钱。报告里提到尸体上有死后补枪,孙六子的尸体又直到现在才被发现,依我看,打这一枪的人,很值得追究。”关庆林手指敲着桌面,目光从房庆隆、吴达功和田丰三人身上一一扫过。


房庆隆往后坐直,放松下僵直的后腰,道:“不只凶手,我们在这个时间点发现孙六子的尸体,究竟偶然还是有意安排,这也需要调查清楚。”


说完他看向季白,示意他继续。


“孙六子尸体会被暴露出来有两方面原因。年初龙城大学后墙翻修,原有小公园的绿地被切开,墙体外残留部分改成绿化带,边缘砌得很粗糙。梅雨期过后墙体外泥土被冲掉一部分,又变得十分松软,此其一。其二,陈天尸体落的角度很正,刚好卡掉本来就不稳当的砌砖,让孙六子的头骨露出来。若说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


季白喝口水,继续道,“说到陈天的尸体,我和赵队的观点一致:如果单独看陈天的尸体,是对陈天同伙的示警;如果算上发现孙六子,那就是对陈天同伙和掩藏孙六子尸体的人或者杀死孙六子的人的双重示警。陈天死前被拷打超过12小时,只能说幸好他的神经耐受力相对弱,如果再强一点,可能还会继续被折磨。”


陈天的尸检报告比孙六子多了整整三页,田丰在某一页上停留良久,脸色渐渐凝重,但还是没说话。


“陈天所属辰星投资公司,是飞城集团特聘的财务顾问公司,可陈天死亡的信息放出去后飞城方面没有任何表示,很不正常。”江海峰道。


关庆林点头道:“田丰,你跟唐劲熟悉,那边的情况你去跟。”


田丰尚未有所表示,吴达功忽然道:“田局跟唐九爷的关系非同一般,是不是回避比较妥当?”


田丰迅速抬眼望向吴达功,嘴角动了几动,似是想出口的措辞改了又改,最终道:“只有工作关系,不必回避。”他说这话时视线已经转到江海峰和关庆林身上。


吴达功脸色有点发暗,暗下咬牙,豁出去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来,放在桌面上推向江海峰:“恐怕不只是工作关系,田局,我只是担心我们的工作成果被人破坏,威胁到前线干警的生命。”


信封里是几张照片和一张不甚清晰的现金支票扫描件,照片里的人,是田丰和唐劲。“几天前有人把这个放在我家的信箱里,匿名举报田局与飞城集团有私人交易,交易内容不明。田局,我想请问,是什么样的工作关系,需要用到六位数的现金支票?”


江海峰拿起照片一一看过,递给关庆林。


关庆林并不很认真地翻几下,对房庆隆道:“庆隆你具体安排一下后续工作,没有别的特殊情况今天先散会。这个事情,我会亲自跟进。”


房庆隆看看田丰,说了些方向性的注意事项,具体执行方案还是要田丰跟季白赵云澜去拟定。田丰打眼在那些散乱的照片上转了两圈,最先走出了办公室。


季白和赵云澜跟着田丰来到他办公室。关上门赵云澜马上开口问道:“田局,吴局外甥是不是姓白?”


田丰却望着季白道:“你们不需要问问那些照片的事吗?”


季白与赵云澜对视,说道:“不属于我们调查范围,不感兴趣。”


田丰难得露出纹路很深的笑容,道:“对,吴达功的外甥叫白讯文,就是你们查的那个凤凰城KTV的白讯文。”


田丰他们走后,关庆林将手里的照片又放回桌上,问道:“庆隆,你怎么看?”


房庆隆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能感觉到关庆林不想查田丰。


他们在龙城多年,都知道唐劲手下藏着很多翻不上台面的买卖。但手里没有足够证据将他一次性扳倒的情况下,飞城集团就是龙城的纳税大户标杆企业,而唐劲也是被追捧的明星企业家,公益慈善样样不落。田丰与他相交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至于交易,看田丰的态度,想必是有,但至于为什么,仿佛完全不必担心。


吴达功此举,如果单纯就是为了给田丰个下马威,那也未免太过蹩脚,起不到任何作用。


以田丰的资历,他真想做点什么,根本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房庆隆不相信这么简单的道理吴达功会不懂,那吴达功当着田丰本人的面把这事捅在江关二人面前,究竟有什么目的?


吴达功这时没事儿一样靠着椅背喝茶,仿佛只是将事情摆上台面就够了,后面怎样他根本不在意。


“老田在边防多年,会跟唐劲有些私下交流我认为很正常,至于交易,没查清交易内容之前,我不想做任何推测。”


吴达功放下杯子说道:“我前些天一直封闭学习,回到家就收到这封匿名信,本来想着回来跟老房提一下,内部问问是什么情况再说。可会上知道了发现尸体的事,我觉得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收到匿名信,说不定会有什么预谋,还是需要大家都了解一下为妥。”他说得不紧不慢,很有点说服力。


沉默了半天的江海峰忽然道:“庆隆收到的预告,两具尸体的出现,达功手里的匿名信,这些安排背后一定有着某种联系。至于田丰,377案内调时田丰也在被调查之列,目前我对他没有怀疑。这些,”他伸手点着那些照片,“我和老关自有安排,之后都会写进专案组报告。达功,你的专长不在一线,这事儿就交给老关和庆隆,有什么进展,我们实时内部沟通。至于飞城集团,除非有唐劲涉毒的直接证据,否则,不要动他们,以免打草惊蛇。”


——————————————

【注释】

【1】VPN:此处专指虚拟专用网络的国外线路。

——————————————

【人物备注】:本故事涉及剧目较多,虽然大部分角色都有改编,但还是备注一下每章新出场角色出处以方便愿意看的朋友们。没标注的新角色应该就都是原创龙套了,如有遗漏请评论提醒,谢谢。

沙瑞金:出自《人民的名义》,饰演者张丰毅

李达康:出自《人民的名义》,饰演者吴刚

江海峰:出自《湄公河大案》,饰演者陈宝国

关庆林:出自《湄公河大案》,饰演者杜志国

吴达功:出自《神圣使命》,饰演者赵小锐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