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日更了诶~~不知道能撑住几天【捂脸】

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

章四: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


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赵云澜胃里确实有点难受,沈巍下车后他感觉喉咙有点返酸,不敢一下子吃太快太多,三个虾饺硬是细嚼慢咽了十多分钟。


另外两个盒子里是榴莲酥和马蹄糕,都是他平常比较偏好的甜口儿,赵云澜打开看了一眼,揉揉仍在泛酸的心口,又把盖子扣了回去。


他靠在驾驶座上深呼吸,车里都是港式点心特有的甜味,不舒服时闻了多少有点腻,他不想动,摸索着想开车窗,车窗却突然响了。


他一惊,睁眼看见沈巍站在车外,手里端着个保温杯。


“我在楼上看到你的车没走,”赵云澜降下车窗,沈巍便将保湿杯递过来,“我没带办公室钥匙,在实验室用酒精炉热的牛奶,可能会有一点酒精的味道,你少喝一点暖暖胃吧。”


赵云澜接过保温杯,发了会儿愣,拧开,温热的奶香飘出来,很有安抚感。他喝了一口,盯着杯沿道:“沈教授,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声音低得有点像自言自语。


沈巍身体僵了一瞬间,从赵云澜的角度,只看到他垂在身侧的手指轻微抽动了两下,“赵警官什么意思?”


赵云澜趴在方向盘上看他,“我的意思是,在你作为第一发现出现在我的现场之前,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他想从沈巍的表情里找出端倪,他想,哪怕只在眼神里多出一点点闪烁,也可能不是他自己的错觉。


这一刻,他说不清自己的感觉,到底在希望不是错觉,抑或在希望是错觉?


沈巍温和地笑笑,直视他道:“我认为应该没有。像赵警官这样的人,如果我曾见过,那必定是不会忘的。”


不知是被热牛奶熨帖了还是被这句话熨帖了,总之赵大队长返酸的胃居然就这样安分下来,连心情都跟着变好了,“说得是,像沈教授这样的人,也是会让人过目不忘的。”


沈巍侧头偏开目光,轻声道:“牛奶要凉了。”


赵云澜看看保温杯,道:“我拿回去喝吧,这杯子回头我洗了再还给你。”说完也不管沈巍答不答应,径自拧上盖子,将保温杯放进驾驶座旁的杯架,发动了车子。


沈巍向后退了两步,让开拐出去的路。赵云澜一支胳膊撑着车窗边框,大半个头都伸在外面,“沈教授,谢谢你啦,改天我请你吃饭,你可得赏脸。”


沈巍低头笑笑,“赵警官太客气了,再见。”


“再见。”SUV欢快地转了个后轮打飘儿的弯,消失在沈巍的视线里。


沈巍的笑容慢慢隐没,再度回到实验室中。这间实验室是他和另一位老教授共用的,不过老教授是退休后返聘,平常只有授课时才来学校,于是这个空间大半都是沈巍在使用。实验室主体是个开放空间,中间两条长桌上摆着各种易碎器具。长桌另一端的尽头有一扇磨砂玻璃门,那是老教授主管实验室时辟出来的小隔间,以前堆放些杂物,沈巍过来之后把那里清理干净,变成他的临时办公室。


这个不到十平米的小空间里,只有一把椅子和一个带滚轮的小桌,沈巍偶尔会带着他的随身PAD在里面呆上一个小时左右,有时是在批阅实验报告,有时什么都不做,就靠在椅背上发呆。


他呆在这个小空间里时,通常不关门,一进实验室就能看见他全神贯注地端坐,仿佛什么事都无法打扰到他一样。


今天下午这个时段,实验室的使用申请栏空着,表示至少一个半小时之内是不会有人来的。沈巍仍是习惯性地敞着门,将PAD架在小桌的移动支架上。PAD的后视摄像头打开着,显示框被沈巍缩小到屏幕八分之一大小,顶在左下角,点击即会关闭。


这个PAD是别人送的礼物,是个概念机。沈巍本不愿收那人送的任何东西,可是这PAD实在太特别,也太符合沈巍的需要,他犹豫了足有30秒,决定还是收下它。


沈巍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副眼镜来换上。他其实并不近视,戴眼镜只是个习惯。不过使用这个PAD时,戴眼镜则很有必要。这个PAD之所以让沈巍心动是因为有两项很特别的功能,其中之一后台运行名叫“频闪”,就是运用屏幕光源的闪烁使屏幕信息显示频率发生改变,无法再被摄像装置记录,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给PAD本身反监视防偷拍的功能。而这种闪烁会造成人的视觉疲劳,需要带上具有偏光功能的眼镜来缓解。


走廊里很安静,隐隐人声从半开的窗户飘进来,听起来像是操场上有人在踢球。沈巍打开一个界面,熟练地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在那个级别很高的任务启动前夕,沈巍的老师,也是他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将这个邮件登陆信息告诉沈巍要他牢牢记住。


“这地址是我和搭档的备用联络通道,一旦其他方式被堵死,我的搭档就会想办法尝试这个,你替我看着,有任何消息,都要告诉我。”


可是任务启动没多久,他接到那个电话,老师就“失联”了,再也没有消息。这邮箱挺古怪,登陆进去之后只有一个收件箱。老师没有向沈巍详细说明过邮箱的使用方法,他只能每隔几天登陆上来看看。


两年多了,什么都没有。


按下回车,他便习惯性地想去右上角点关闭。这时左边栏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红色的数字“1”:居然有新消息进来?!


沈巍觉得他整个人像是在瞬间被塑化了,僵直的手指试了几次都没有正确点中那个红色小“1”。


“九号代码已被激活,是否建立连接?”终于点开新邮件,一个要求确认的对话框弹了出来。


这个PAD还有另一项特殊功能:实时动态IP转换。除非主动建立连接,否则本机位置信号无法被定位追踪,自然也无法被解析。可一旦连接建立,对方便能随时获知本机的位置信息。


沈巍当然其中利害关系,可这网址和暗号都是沈巍最信任的人留下的,能接得上暗号的人也必是他老师最信任的人,他一个人太久了,哪怕有万分之一可能是同伴,对他来说也是绝大的诱惑。


“九号代码连接已建立,请留言。”


沈巍缓慢地在对话框中敲击出四个字:“不怕牺牲。”他盯着那四个字看了足有五分钟,裤袋里手机震动才让他回神,按下ok按钮。


“留言已发送。”


如果他能得到回复,如果回复是对的……沈巍抬头,闭上眼深长地吸一口气再慢慢呼出来,关掉界面,停用频闪功能,换好眼镜。


不能想。老师再三强调过,有些事,只能做,不能想。


手机震动第十二下,不显示的未知号码,接通,是优雅而柔和的女声:“你在学校吗?”


“对,我在实验室。”沈巍在深呼吸里完全恢复了平常的自己,声音温和里带着冷淡。


“晚上有空吗?我来找你?”


“好,我们还是老地方见吧。”沈巍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像在微笑,但他脸上并没有一丝表情。挂上电话,他将PAD锁屏,靠着椅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赵云澜路上接到花冲电话,说孙六子身上的枪伤模拟弹道检测报告出来了。他回到局里直奔会议室,不意外地发现不只季白赵寒在,田局也在。


“死者身上共有六处弹痕,没有子弹留在体内。法医分析致命伤是这一枪,”花冲指着投影布上左4肋前缘和T4边缘的弹痕说道,“按弹痕修复轨迹看,这颗子弹击穿了左肺上叶,很大可能并没有正中心脏,但这个弹痕以及其下胸椎四五节残留的血液染迹表明,孙六子正是在这一枪之后胸腔大量出血,法医的推测是,肋骨前缘这里碎掉的部分飞向心脏,击穿心包。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的弹痕截面都没有明显染色,说明孙六子在中这几枪时,已经死了。”


花冲拿出几张纸放到众人面前,“这是致命子弹的弹道分析,9毫米92弹,正面偏上角度射击。”


众人心里都是一沉,9毫米92弹,那是公安系统用枪的标配子弹。


“六处弹痕出自一把枪吗?”季白问道。


花冲摇头:“只有致命伤一处留下两个弹痕,能分析得出子弹型号。其它几处因为留下痕迹过小,只能推测出大致口径,分别是近似点四五和近似点三二。”


死后补枪,要么恨之入骨,要么另有所图。孙六子一个普通拆家,就算知道他的警方线人,一枪干掉便了,何必多浪费子弹?


“弹道分析那边顾问说,另外几枪也有可能是被流弹击中,但胸口这一枪不是。这一枪正面击中,两人一定得面对面站得很稳,肋骨前缘碎裂,说明开枪距离很近。”花冲补充道。


赵云澜沉吟着,“也许,是想做成流弹的样子,想要掩盖掉开头这一枪。”


另外几人都望向他,赵寒道:“也没能掩饰得了,这不法医一检查就知道了吗?”


赵云澜摇头道:“如果孙六子刚刚死亡尸体就被发现,尸检不一定能做到这么细致。”他往侧面跨一步,站在赵寒正对面。他比赵寒高一点点,平伸手臂比个开枪的姿势,食指刚好指向赵寒的左4肋,“92弹贯穿,开枪的人肯定当时就知道弹头没留在孙六子身体里,他不可能知道子弹在孙六子肋骨上留下了痕迹,说不定,他以为他一枪射穿了孙六子的心脏。”


季白点头,“我同意赵队的推测,抛开肋骨上的弹痕不谈,我们并不知道孙六子在中枪死亡后尸体是否遭到其他破坏,基于常理换位思考,掩饰的可能性非常大。”


他和赵云澜都不由自主地想往靠着墙一直不出声的田局那边瞟,但最后只是对视了下,读懂对方心里想到跟自己一样的念头:内鬼。


田丰半低着头,幻灯的阴影压着他一半脸,看不到表情。“不管你们在怀疑谁,这样一份弹道分析都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田丰淡淡地道,“我们的对手很强大,我们需要实实在在的证据。”


他抬头,望向赵云澜:“赵队,尸体的第一发现人能洗清嫌疑了吗?”


赵云澜心口闷了下,道:“不能。我正想申请对沈巍进行24小时监控,我们怀疑他跟整件事的关联比表面看起来要复杂。”


田丰眉心微微一动,无从知道是想皱眉还是想挤出来微笑,“好,我批了。记录员直接从OA走流程。”然后他转向季白,“另外那具尸体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辰星投资的合伙人陈天,死前曾被拷打,体内检出高纯度海洛因残留。正在追查抛尸的交通工具和死者公司的相关业务,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寻仇或内讧的可能性更大。”季白比田丰更冷淡,但情况汇报得很清晰。


田丰嘴角动动,从上衣兜里拎出个U盘扔给季白,“我更倾向于内讧,这里有些资料给你参考。盯紧辰星。”


“辰星的账审计顾问那边的反馈是正常,顶多从税上挑挑毛病,其他查不出问题。”赵云澜道。虽然陈天尸体涉毒,但这条线仍在刑侦这边。


田丰站直,整整领扣,道:“U盘里的资料你们一起研究研究,辰星肯定还有一套账,一定得挖出来。”


季白攥着U盘,疑惑满腹。昨晚也这样,三更半夜突然收到田丰信息,说让看邮箱。今早一来季白就在邮件里发现了一个月前炫台命案的视频。他知道田丰有很多渠道获取比他们更多的情报,其中大多数都无法翻在明面上用,像田丰自己说的,只能做个“参考”。但是——


“田局,作为这起案子的负责人,我有权力和义务过问一下,您的资料来源是什么?”


田丰弄好领子又抻平前襟,径直便要出门,在门口略作停顿,对季白道:“Need not to know。【1】”


赵云澜没注意季白与田丰在门框内外半分钟的暗涌,或者说他注意到了也打算忽略,季白对田丰的防备太显而易见,他俩要真有什么过节,那这个案子查下去谁也别想舒服,还不如装不知道。


“花冲,那个厢式货车让大庆去追技侦,从明天开始,你带个人去盯沈巍,辰星那边……”


“辰星那边我会盯着,你暂时不用管了。”季白截住他的话头。


赵云澜想起那个贺涵,以及季白看到贺涵时的反应,觉得自己就算说不行似乎也没什么用,况且季白警衔比他高,又是主负责人,不同意也得同意,便只嗯了一声。


赵寒收拾好东西正要往外走,听到季白那句忽然接道:“头儿,说到辰星我想起来,赵队之前给的报告里也提到了辰星。我截了图想在碰头会上讲的,结果居然给忘了”他打开手机翻出一张图片,“没错就是辰星,炫台对面那家凤凰城KTV,初期投资款里有一笔是来自辰星投资的账户。但那家KTV并没有涉案,所以也没有进一步调查。”


赵云澜看到那张截图一拍脑门儿道:“我就说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当时还带大庆去见过负责人了解情况。”


赵寒翻出邮件找到那部分。凤凰城KTV与炫台酒吧隔街相对,有三层,规模不算很大。这几年KTV遇冷,生意很一般。老板名叫白讯文,据说家里背景深厚,早年在国外读书,回国后跟朋友合伙弄了这个KTV。赵云澜记得上次见面时,那小伙子一口一个哥,腿支在茶几上,给赵云澜递过来的烟盒上没有中文,赵云澜拒绝后他咂嘴道:“居然真的能戒掉啊,哥你可真厉害,我戒了好多回,戒烟糖吃得血糖都高了也没戒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弄个KTV就为哥们儿平时想玩了有个地儿,没打算指着它赚钱,能不赔钱就算过关。雇着经理人做日常管理,他只有跟朋友聚会时才会过来玩。“赵哥我跟你说,你要怎么查你就提,我全力配合。要是场子里真有人做不干不净的买卖,我明天立马关门。”


但后来他们把KTV捋个底儿掉,什么歪的斜的都没有,非常干净。


“过两天我们去会会这位白先生吧,”季白对赵寒道,资料里白讯文的照片,季白十分眼熟,这个名字也像在哪儿听过。


赵云澜回到自己办公室时已经快七点了,他揉揉又开始作妖的胃,三两步蹿到外间从大庆抽屉里翻出一包红薯干两块沙琪玛,就着热水吃了,又把沈巍那个保温杯刷干净,残留的水用纸巾抹干,拿在手里转圈。


他不知道别人是不是有这毛病,他自己是一想事情的时候手里总得转点什么东西,书,手机,笔,手电,牙签,什么都行,他上一个手机就是几次这么转着没拿住摔得不能开机了。


电脑屏幕停留在沈巍的资料上,这几页资料他这两天看了好几遍。一个正常简单普通学霸的前半生都在这儿了,可赵云澜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休学那一年,完全没有纪录,他在哪里?在做什么?这些念头才又起来,赵云澜又开始头疼了。他有点分辨不清自己琢磨这些究竟是因为案子还是单纯对沈巍本人的兴趣,或者说他不愿意承认后一种可能性,这不符合他从来以工作为重的职业态度,可是……他揉着太阳穴,坐正反省了两分钟,做了个决定:如果能完全排除沈巍在案子里的嫌疑,他就采取进一步行动。


这样想之后,心里反而舒畅了不少,下班回家。


关门的瞬间,赵云澜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拨了季白的电话,“三哥,是我。我刚想起来,吴局的外甥是不是也姓白?几年前才回国一直在跟朋友一起做生意?不会就是那个白讯文吧?”


电话这头的季白脑中闪过一个画面,是很久以前在某家餐厅。照片上那个年轻人侧面朝季白坐着,离得太远,季白才没能对他的脸留下太深的印象。而坐在他对面的,正是两年前已经牺牲副局长雷霆。

——————————————

【注释】

【1】Need not to know:国际通用警察内部保密条例NNTK。即是说不该知道的机密。用在这里还有“你级别不够别乱问”的含义。

——————————————

【人物备注】:本故事涉及剧目较多,虽然大部分角色都有改编,但还是备注一下每章新出场角色出处以方便愿意看的朋友们。没标注的新角色应该就都是原创龙套了,如有遗漏请评论提醒,谢谢。

白讯文:出自《卧底归来》,饰演者石廷傲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