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

章三: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下)


第一段视频是赵寒剪的片断,沈巍出现在小Q身后不远处,侧面对镜头,能看出并不是寻常路过,而是在寻找什么,也许是找什么东西,也许是找什么人。


而第二段视频,季白也是今天早上才看到。


视频里的场景,赵云澜反而比季白更熟悉。视频记录了一个多月前发生在“炫台”酒吧的一场凶案,两位顾客因对“服务”不满对一位“公关”人员大发脾气,其中一人没控制好情绪大打出手,“公关”人员闪躲不及当场死亡。现场有人第一时间匿名报案,赵云澜在酒吧自行封锁之前带队赶到,才会意外地发现炫台内不仅有涉黄交易,还当场搜到迷幻药。


这段视频视角很偏且晃得厉害,肯定是趁乱偷拍。事后赵云澜曾让技侦查过网络上的涉案视频,并没看到过这一段。


视频画面很乱,拍到沈巍的角度并不好,如果不是刻意去留意他独特的端方气质,很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案发当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凶案现场?”季白关掉投影,问道。


沈巍抬眼,没有看向季白,而是先扫过监控玻璃。虽然明知监控玻璃是单向显示,赵云澜仍觉得沈巍的目光准确地落在自己面上。


赵云澜与他单方面对视,有些什么影像从眼前滑过,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消失不见,太阳穴再次被扯动,撕裂般地疼痛使他倒抽口气。


赵云澜张开手掌像要盖住眼睛一样用拇指和无名指按揉太阳穴,感受疼痛一丝一丝地缓解。


沈巍转向季白,“如果我说我只是无意中路过,季警官是否会相信呢?”


季白略挑了下嘴角,“很难想像沈教授这样的人,会‘无意中路过’炫台这样的地方。”


沈巍淡淡一笑:“世事无常,总会有些巧合。”


季白在沈巍对面坐下,陈述性地道:“无意间巧合两次,可信度太低。”


沈巍眼神又瞟向监控玻璃,淡淡地道:“我的确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一个错误的地方,不过,我的目的既简单又明确,跟今天一样,我是为了我的学生,”他双手叠上桌面,上身稍向前倾,视线也收回来直视季白,“我是李茜的班主任,我需要为她负责。”


季白凝视他道:“这么说,李茜盗取实验室管制材料,沈教授是知道的?”


“我上个月知道的。”沈巍道。


“你去炫台,是在跟踪李茜?”


“是。”


“为什么不报警?”


沈巍深吸口气,问道:“季警官,你带过徒弟吗?”


季白没料到他会突然反问,眉峰习惯性挑起,是个“带过啊怎么了”的表情。


“那么,假设季警官带着徒弟去出任务,徒弟把任务搞砸了,你会直接放弃他吗?”


季白沉吟了下,认真答道:“该惩会惩该罚会罚,我会带他出去说明认可他的现场能力,真出问题我也要负责,起码,会再给他一次机会。”


沈巍微笑,没再说话。


季白明白他的话外之意:若确认李茜在做错的事,起码要劝她自首。但是——


“你跟踪李茜到炫台,那里刚巧发生命案,你就那么确定李茜没有涉案?”


“命案发生时李茜已经离开。我想找出她见的人才会留下,碰上了命案。”沈巍目光清亮,“那起命案据我所知已经查清,季警官该知道那与我无关。”


季白扯动嘴角,“确实与你无关,我只是有一点好奇,发生这样的事,沈教授能那么淡定地离开,这不太像普通人的反应。”


沈巍低下头看看自己手,笑道:“我的职业是做化工原料研究,这一天起码有三分之一时间呆在实验室里面对各种危险材料,一点一滴都不敢出错,如果没有这份淡定,估计我的实验室早就不知道炸飞多少次了。”


季白也扯出个笑容道:“那沈教授做的研究,可是高深得很呐。”


沈巍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只做份内的研究。季警官如果对我的研究感兴趣,大可以调取学校对相关项目的备案,连实验视频都在里面了。”


季白视线久久停留在沈巍脸上,像是想要刮下他温和淡定的面具,可惜沈巍丝毫不为所动。半晌之后他才又道:“希望沈教授说的都是真的,这样我们就不必再请你来了。”


沈巍这次没有笑,而是轻轻叹气道:“李茜会怎样?”


“她认罪态度良好,有自首表现,涉案原料的量也比较小,按照以往经验,可能有七个月到一年的监禁,和一定金额的罚款。不过,如果她能协助我们找到买家,会有相应减刑处理。”


“协助抓捕,会有危险吗?”沈巍问。


“这个首先要看她自愿,如果她去,我们会尽全力保证她的安全。”


沈巍点头,又问:“那我现在可以见她吗?”


“可以,”季白仍是那种玩味的表情。说来奇怪,多年办案积累的直觉让他感到沈巍在这件事里应该还隐瞒了些什么。但脑子里又有另外一个细小的声音告诉他这个人说的话可以相信,这也是种奇特的体验。


沈巍跟在季白后面走出审讯室,突然听到走廊尽头有吵嚷声。


“我就是要进去,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拦我的路——”娇纵的女声高八度扬起,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听得一清二楚。


“这位小姐,这里是公安局,里面是审讯室,不能随便乱闯的,麻烦您还是先到大厅里等一下好吗——”警员的声音比较低也比较慢,但说得非常清楚。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新楼一层西侧翼的最里面,声音能传进来说明来人不止离开大厅访客等候区,而且已经穿过公共设施区域,进入办公区了。


季白眉毛拧成川字,这是何方神圣,连公安局都能想进来就进来了?


他让沈巍在门口稍等,想过去看看情况。沈巍却喃喃道:“她怎么也跟来了?”


季白扭头看他:“你知道这是谁?”


沈巍长叹一声道:“你要是有这么个学生,也不会听错的。”


于是沈巍跟季白一起来到走廊拐角处,看到一个穿着十分华丽的姑娘正在试图越过两位接待警员往里冲。姑娘妆容十分精致,一身小套装一看就价值不菲,小臂上的挎包季白认得是某奢侈品牌今年的限量款,不久前跟他大哥大嫂见面时大嫂也挎着个同款不同色的。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季白觉得这姑娘十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两位警员一边要小心避免与她有肢体冲突,一边又要阻止她,左支右绌很是窘迫。


“怎么回事?”季白的出现让两位警员明显松了口气。左边那位刚想说话,那姑娘突然冲过来扑向沈巍,脸上一副委屈神色,眼眶里也迅速聚集出水光:“沈老师,我听他们说您和李茜都被警察带走了,我担心死了……”


沈巍原本站在季白身后,姑娘往前冲,季白没动,差点撞在季白身上,姑娘忽闪着大眼瞪向季白,“这位警官,虽然你长得很帅,可是请你不要挡我的路好吗?”


季白眯起眼,完全没去想“长得帅”和“挡路”之间到底有没有逻辑联系,他扫过接待警员手里的登记牌,姓名栏里写着两个字:“唐果。”


唐果,季白恍然,怪不得接待警员不敢使劲拦她。唐果,飞城集团董事长唐劲的独生女。唐劲这个名字,不在商业圈混的人可能并不在意,可要提起他的绰号,恐怕整个龙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唐劲,江湖人称九爷,是挑一挑眉毛龙城经济都要地震的人物。


季白想起他大哥才拿下的项目就是跟飞城合作的,吃饭时还专门提到多亏了九爷愿意提携后辈,想要找机会登门道谢。饭桌上季白无法多说,只能侧面提醒大哥千万谨慎。


早在377专案组成立之前,九爷就一直在缉毒大队的观察名单上,优先度从来没降过。可是377号行动从始至终,没能拿到九爷一丝把柄,季白曾一度怀疑有没有可能他确实是干净的。


沈巍从季白身后闪出来,不着痕迹地避开唐果想要拉他的手,沉下脸道:“你怎么来了,下午的课不用上了吗?”


唐果见沈巍表情严肃,登时敛了气焰,低着头道:“我……我请假了……”


“下午是许教授的专业课,你怎么能随便请假?学分不想要了吗?”沈巍继续不假辞色。


“可是……可是人家很担心您啊,还有李茜,小郭说她是被警察押走的,谁知道她做些什么啊,万一牵连到您怎么办……我不允许,沈老师,您没事的吧?有事也没关系,我会跟我爸讲的,我……”


沈巍皱眉,打断她道:“我没事,李茜的事我会配合警方处理,你不要管,回去上课。”


“我不要,”唐果再次上前,这回总算拉住了沈巍的胳膊,“我不走,我要等你一起,我开了车过来的……”


“胡闹,这里是公安局,你没事守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跟许教授销假,好好上课,否则这学期分析化学给你挂掉。”沈巍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脸色沉到有些发青。


唐果虽然看来娇纵,在沈巍面前却始终不敢使小姐脾气,大眼含泪盯了沈巍一会儿,委委屈屈地道:“哦,我知道了,那我回学校等您,如果有事儿,您再给我打电话……反正您也不会打的,您……你……你一点也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说着,一把扯过季白手里的登记牌转身跑掉了。


沈巍看着她一种跑向大厅方向,消失不见了,对季白略点头道:“对不起季警官,给您添麻烦了。”


季白嗯了一声,道:“我们还是去看看李茜吧。”


他们往回走,却发现赵云澜倚在走廊拐角,要笑不笑地望向这一边。他俩经过时,沈巍听见赵云澜很轻地啧了两声,他脚下微顿,脸上青色褪去,从颈间升起一片微红来。


来到李茜的审讯室,赵寒仍在。季白和赵云澜都没进去,而是呆在监控玻璃另一端。


李茜看到沈巍就哭了,一边趴在桌子上哭到抽气,一边碎不成声地说着对不起。


沈巍等她哭一会儿把情绪发泄出去一些之后,才缓缓地道:“你没有对不起我。”


李茜抬起头,捯气捯得有点哆嗦。沈巍接着说道:“你能对不起的人只有你自己。你家人就算治好了病,也没办法感激你,反而可能会怨恨自己。”他拍拍李茜的手,“做让你家人引以为荣的事,即使有遗憾,至少不会后悔。”


监控玻璃这一头,季白在看赵云澜,以他对赵云澜的了解,这小子脸上出现这么深沉的德行,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出现了什么人或事让他非常不服气,另一种则是出现什么人或事让他非常感兴趣。就眼前的情况,季白觉得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季白把自己印象中曾在节假日跟赵云澜一起出现过的脸孔过了一遍,赫然发现自己这个猜想十分合理。


“这个沈巍,就是陈天和孙六子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季白突然出声问道。


赵云澜神色不动,从嘴角飘出一声“嗯”。


“巧合有点多啊,”季白又道。


赵云澜回头,先扫了一眼记录员才道:“季队,你想说什么?”


“我怀疑他隐瞒了些事情。”


“证据呢?”


“暂时还是直觉。”


赵云澜又看一眼监控玻璃,笑道:“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季白也笑笑,并不意外。赵云澜能做刑侦队长,头脑里毕竟还是专业度优先。


“季队,那段一个月前的视频是哪儿来的?之前我们查炫台的时候没看到过。”


“田局今天给的,说只能做参考,我也只好这么用。”季白没再多说。田丰把视频给他时说,视频来源无法记录在案,所以视频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使用,他提得再多,记录员照实提交上去,弄不好会有诈供嫌疑。


赵云澜懂了,也就没再问下去。


审讯室里的三个人都站起身,赵寒给李茜扣上手铐,李茜向沈巍鞠了一躬,跟着赵寒出门去了。


沈巍出门,赵云澜也推开门,在走廊上截住他。


“沈教授,我送你回去吧。”赵云澜说得有点快,好像带着一点惶急,怕被拒绝似的。季白暗里耸耸肩,朝赵寒离开的方向去了。


沈巍没有拒绝赵云澜,他低头微笑了下,说:“谢谢。”


赵云澜让沈巍在大厅等着,自己上楼拿了车钥匙顺便给花冲发个消息说自己出去一趟马上回来,脑子里拼命说服自己这是为了查案为了更多了解潜在嫌疑人,他绝没有任何私心。只不过这些“声明”实在苍白得很,挡不住心底泛出来的片片心虚。


“赵队,”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自大门口响起,两人同时回头。技侦分析员祝红正拎着一包东西从外面进来,赵云澜回身望向她的的瞬间,她的脸突然变红,把手里的东西往赵云澜怀里一塞,“我听花副队说你一直在审讯室还没别吃午饭,这是你常去那家茶餐厅的点心,你,”她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了,“你好好吃饭,不然又胃疼。”说完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赵云澜看看手里包得严实的几个打包盒,再抬头看见沈巍瞪大眼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突然感到无比尴尬。


其实赵云澜一直知道祝红对自己有点超出同事的想法,只不过他自问从未给过祝红任何鼓励性的暗示,人家姑娘不明说,他也只好装不知道罢了。


可莫名其妙地,他就是不想让沈巍知道。而在这之前,他心里分明对那个擅自闯进工作区来拉沈巍的姑娘一肚子不爽来着,这会儿那点不爽全被堵在心口窝,难受翻倍。


这种突如其来的尴尬气氛直到车开出一大半,远远看到龙大校园外墙时还没散去。赵云澜甚至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骑摩托不应该开车,起码不用大眼瞪小眼拼命想找话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你经常胃疼吗?”沈巍突然说话,吓了赵云澜一跳。


“也没有,有时候一忙就忘了吃饭,时间长了肠胃就不大安分。”赵云澜很想扭头看看沈巍,别扭了一会儿,还是保持住视线注视着前方。


“那等会儿到了,你先把东西吃了吧,”沈巍语调很平,听不出情绪。可赵云澜就是觉得他下一句可能要说“别辜负了人家一番好意”。


赵云澜心中那点小尴尬里突然冒出一丝欢喜来,弄得他觉得自己嘴角好像不受控制地要向上扬,“哦,好。”


“如果李茜愿意协助你们,麻烦赵警官能通知我一下,”沈巍突然转了话题。


赵云澜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如果她有立功表现,我会尽量跟学校协商,保留她的学籍,哪怕转系或做暂时休学处理,也比开除好得多。现在各大高校信息联网,她如果被龙大开除,以后就算重考,也很难进其他学校了。”沈巍淡淡地道。


“沈教授很为学生考虑呀,”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口气也有点酸溜溜的,真是有点不太像话。


“我作为她的班主任,没能及时发现她的问题帮她解决,我很抱歉。”


赵云澜终于还是没忍住瞥了沈巍一眼,他脸上明显的失落让赵云澜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没再说什么,之前和季白的对话又闪现在他脑海里。


“我怀疑他隐瞒了些事情。”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

【人物备注】:本故事涉及剧目较多,虽然大部分角色都有改编,但还是备注一下每章新出场角色出处以方便愿意看的朋友们。没标注的新角色应该就都是原创龙套了,如有遗漏请评论提醒,谢谢。

唐果:原为糖果,出自《卧底归来》,饰演者李沁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