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

——————————————

章二: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下)


申哥没送秦越到家,还离两条街秦越就下车了,他避开头顶那几个交通摄像头,确认没人跟踪后才跑进路尽头那橦老旧的小二层。


敲门照例是用摩斯密码,虽然老套,但很保险。


门是从反向打开的,这能给想硬闯的人多制造一重障碍。


屋子不大,陈设简单,一桌一椅,一张大床垫子直接铺地上,被子靠着墙卷成一团,有点乱,却很干净。


“哥,你回来了。”开门的男子脸色略显苍白,明明看来少年的眉眼却透出一种看透世情的冷然,“怎么样,有收获吗?”


男子语声淡漠,跟电脑合成音一样平板,听不出关心之意。


秦越把自己扔在大床垫子上,长长地出了口气。男子问完话,似是已经料到答案一样,径自去接了杯水递给秦越,自己则坐进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里。


他面前的桌子上,两扇显示器并在一起,几乎挡去半面墙。男子一坐下,双手就开始敲打键盘,他手指纤长白皙,在黑色键盘上翻飞如蝶,煞是好看。


秦越喝光杯中水,愣了一下神道:“有消息了。”


那男子像是惊到了,倏地转身,“有消息了?!”


秦越在手机记事本里打下几个数字,起身递给那男子。


1.2.101。


男子盯着秦越的脸看了一会儿,转回去打开一个界面,将那几个数字输了进去。他的手指在回车上停顿,又回头看秦越。


秦越倒回床垫上,双手枕在头下,望着天花板。


天花板中央是一个样式十分简单的三页吊扇,中轴垂下一圈小灯管。灯管正中心卡着个东西,稍微变幻角度偶尔能看到那东西边缘在闪光。


秦越的目光停在那个东西上,从他的角度能清晰看到那东西上的每一条纹理。


那是一枚警徽。


秦越去年夏天才知道“风车”已经牺牲的消息。他身份暴露以后一直被申哥藏在身边,大半年不敢轻易出门,他觉得自己几乎成了个废人。直到申哥帮他把弟弟傅子遇接过来,傅子遇是电脑天才,不用出门也能替申哥做很多事,这就不算白白被“包养”。


至于变向被傅子遇养这件事,对秦越来说反而不是问题,反正秦越养傅子遇养了二十几年,按秦越的话说,也到能回收投资的时候了。


至于申哥问他为什么两兄弟不是一个姓,很简单,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不过是秦越的爹碰巧娶了傅子遇的妈。两个从不幸婚姻里解脱的人抓救命稻草一样都以为对方是拯救者,不知是不是为此赌了什么不该赌的咒发了什么不该发的誓,不到三年的工夫,一场车祸,他们真的做了彼此的天使。


八岁的秦越到底怎么照顾着五岁的傅子遇长大,个中艰辛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


傅子遇收回视线,按下回车键。几秒钟解析之后,数字下面出现一行文字。


“子遇,是什么?”秦越问道。


“一个地址。”


“在哪里?”


“澄江路北街10号,”傅子遇敲打着键盘,“是个书吧。哥,你要去吗?”


秦越把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对成一个方框,将夹在吊灯上的警徽框在里面,左右摆几下,翻个身站起来,从手机里调出申哥发过来的照片,对傅子遇道:“去不去到时候再说,你给我查查这个人。”


“沈巍,男,30岁,龙城大学化学系教授,硕士生导师……这不信息都有了嘛,还要查什么?”


秦越食指点住变暗的屏幕,将照片背景点成了黑色,“他女朋友是吴新河的堂妹,一起查。我要查出他掩藏在这个斯文外壳下面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子,表里如一,还是切开黑?”


“哥——”傅子遇犹豫了下,还是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那个龙腾我盯了快一年了,只找到借海外壳账户做隐藏中转交易,实在也算不上什么……”


“我不会听错,”秦越语气平淡地打断他,“你查吧,我有种直觉,他身上一定有料,必须给他挖出来,这对我很重要。”


傅子遇注视秦越半晌,点头道:“我知道了。”


周一下午两点,秦越出现在澄江路北街10号那家名叫“遇”的书吧里。申哥送他来的,那辆银灰大众没熄火,打着双闪停在后门外等着。


“你不是被内鬼卖的?万一人又想起你了,你就这么自投罗网啊,不好玩。”申哥在路上说。


秦越冷笑,笑意却到不了眼睛里,“内鬼真能知道这样诈我出来早就诈了,你不是知道道上找我的人一直都没断过,哪会等得到今天。”


“谁知道,刚得的信儿也不一定,”申哥瞟他一眼,笑道:“你今天要是有去无回,倒省我一道手。”


“我在你眼皮子底下让别人拿下,这要传出去了,申哥,你脸上也不好看。”秦越这回反而真笑了。


申哥嗤之以鼻。


可能因为是周一,书吧里没什么人。这书吧环境设计挺雅致,分两层,除了两面书墙壁,中间还有个螺旋形书架,绕着书架设了十几个小桌,一桌一座,整整齐齐不显局促。秦越绕着书架走一圈,发现1号座在二层靠商场角门旁边的角落,是个背靠墙角视野开阔的位置,这时还空着。他心里略安定些,随手抽出一本书,先坐在那个位置上。


“最重要的是怎样才能教育人们去追求自由,去理解自由,去获得自由【1】。”秦越随手翻开一页,上面这样写着。


啪——另一本书落在桌子上,墨蓝封面上十个模糊剪影围着一个旋涡,漩涡里的山水雾气氤氲,荡着沉沉的阴郁之气【2】。


“自由,这个话题很沉重啊。”一个人拉开椅子坐在秦越对面。


“无人生还,岂不更沉重?”秦越的目光从封面移到对面那人身上,“是你?”


他突然觉得指尖发冷,似乎有什么从后颈那里冒出来一样。申哥的话滑过耳际:“你就这么自投罗网……”


对面这人,在他偷偷跟踪金飞时不只见过一次。他是公安,但他也是九爷的朋友。


“我是田丰,你好。”田丰对秦越的震惊视而不见,似乎并不在意他认得自己。


秦越死盯着他,半晌没眨眼,一字一顿地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找你来的,”田丰将那本《无人生还》摆正,食指抚地书脊的蓝色标签,1-2-101。


秦越本想问他怎么会知道这个联络暗号,却又忍住了。多说多错,对于不确定的事,闭嘴更安全。


想了想后他换了个问题:“你找我要做什么?”


田丰看他一会儿,从他手里抽出那本书倒过来,念道:“自由的本义,自我驾驭;自由的反面,驾驭他人。”他一边念一边掏出一包东西,压在书底下,又递还给秦越,道,“我想给你换点东西。”


秦越捻开纸包一角,是一沓人民币。秦越哼道:“拿这个买我的命么?”


田丰道:“你何必妄自菲薄,这点怎么够买你的命呢?”


秦越脸色沉下来,冷然低声道:“也许是你,也许不是你,不管是谁,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


田丰却一抬手叫来服务员,“给这位先生来杯热可可,给我一杯乌龙茶。”


被抛尸的那位无名氏终于找到匹配信息,是龙城一家名叫辰星的投资公司股东,姓陈名天,履历简单清白,他们申请了公共医疗数据库的对比,才从献血资料里扒出他来。


尸检结果出来,陈天不只被严刑拷打,头发近端还检出单乙酰吗啡残留。陈天没有前科没有吸毒史,根据辰星公司统一体检的结果,也没有任何阿片类药物使用史,最大的可能性,是他在临死前被强行注射过海洛因。


“检出物显示他体内曾摄入的海洛因纯度非常高,目前市面上咱们收回来的品种都达不到这个纯度。”毒检人员跟出报告的时候,赵云澜花冲都在。


花冲在交管耗了一天查监控,好不容易找到一辆遮挡车牌疑似有嫌疑的厢式货车,却因为主干道修路,改道区暂时没有监控,跟丢了。于是花冲把图形识别的任务交给电脑自动搜索,跑来刑科实验室看尸检结果。


“麻烦你把这个结果也抄送给季队,”赵云澜先嘱咐完毒检人员,转头对花冲道:“隔壁正在做弹道对比,你去等结果吧,我带大庆去趟辰星。”


他们到达辰星时三点刚过。赵云澜只说他们是政府公务人员,问她负责人在不在。赵云澜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推销的,大庆虽然带着没褪净的婴儿肥,也算小帅哥一枚,前台小美女微笑甜美声音轻柔地告诉他们,陈总出差好几天了不在公司,另一位老板贺总在,但刚跟客人进了会议室,没法通报。


“只能请两位在这边茶水区稍坐一会儿了。”小美女给他俩一人倒了杯花茶,笑得欲语还休。


“没事,那我们等会儿。谢谢。”赵云澜对美女向来既温柔又绅士,非常懂如何博人好感。就算他真是个推销的,估计小美女也不舍得直接把他轰出去。


小美女退回前台,大庆拿起一张宣传折页翻着看,小声随口问道:“老大,这个辰星我怎么觉得好像挺耳熟的呢?”


赵云澜其实也有这种感觉,他平常对财经方面的东西都不怎么感兴趣,一时想不出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正说着,赵云澜的电话响了。


“你在那个辰星投资公司吗?”季白口气有点急。


“对啊,我刚到。”


“马上封存陈天所有个人物品,尤其是电脑,我让痕检马上出发,东西需要全部带回来,越快越好。还有,辰星的负责人一起请回来协助调查。”


赵云澜心头一紧:“辰星有问题?”


“嗯,等你回来说。”


挂断电话,赵云澜立刻把工作证提在手里两步跨到前台,“你们陈总办公室在哪里?”


小美女本来拿着手机正打算偷拍张帅哥照片留下养眼,赵云澜一冲过来吓她一跳,颤着手指往最里边那间封闭式办公室指过去,“那边,门上,有名字。”


大庆不明所以地跟着赵云澜跑进去,中途被一位男士拦住:“这是我们内部办公区,你们怎么随便乱闯?”


赵云澜侧身从旁边滑过去,把那人交给大庆应付。


办公室门锁着,赵云澜朝离他最近的女性职员微笑道:“这个门都谁有钥匙?”


那位女士被他突然靠近的笑容弄得有点呼吸不畅,“呃,除了陈总自己,贺总好像也有。”


这时,最里面那个暗红的木门往两边推开,几个人走了出来,有两位在门口握手,互道“合作愉快”。一抬眼发现这边站了好几个人,不由得都愣住了。


握手的人中靠里那位身形高挑板正,相貌也挺出众,身上一套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让他在一群人当中十分显眼。


前台小美女咬咬牙从人群后边闪出来,对那人道:“贺总,这两位——”


赵云澜在看见那人的一刹那,鬼使神差一般将原本举在手里的证件合了起来,打断小美女的话:“贺总是吧?真不好意思,有个急事儿,您看——?”


贺总目光闪动了下,回他一个表示领情的得体笑容,安抚地对旁边几个员工道:“没你们的事儿了,回去做事。两位请稍等,我送下客人马上回来。”


“贺总您忙,”赵云澜非常上道,半弯着腰给一行人让路。


除了前台小美女,其他人都以为赵云澜是老板约好的客户,也便都回去了。


不多时,贺总返回,没用赵云澜多说,便打开了那间门上贴着“Partner Patrick Chen”标签的办公室。


“谢谢。我是辰星的合伙人之一,贺涵。”关上门,贺总说道。他声音有点哑,带着精英阶段特有的冷漠腔调。他看到了赵云澜的证件,对他没有当着客户的面说穿身份表示感激。


赵云澜也在关门刹那换上严肃的公事脸孔,先做过自我介绍,开门见山地道:“贺涵先生,我们需要将贵公司曾属于陈天先生使用的所有物品封存为证据,希望能得到您的配合。”


贺涵的眉挑起来:“哦?Patrick的东西我无权作主,最近几天我也联系不到他,如果需要他的配合,恐怕得等他回来。”


“如果你说的Patrick是指陈天的话,他回不来了,”赵云澜觉得贺涵侧影十分熟悉,这跟他对沈巍的熟悉感又不同,他很肯定在某个地方见过贺涵的侧脸,而且是一个与他们当前场面完全不搭界的情形,给他点相关性提示,一定能想起来。


“他上周四被人谋杀了。”赵云澜说,眼看贺涵石化成雕像。

——————————————

【注释】

【1】出自《自由与权力》

【2】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无人生还》,200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本封面

——————————————

【人物备注】:本故事涉及剧目较多,虽然大部分角色都有改编,但还是备注一下每章新出场角色出处以方便愿意看的朋友们。没标注的新角色应该就都是原创龙套了,如有遗漏请评论提醒,谢谢。

傅子遇:出自《他来了请闭眼》,饰演者尹正

贺涵:出自《我的前半生》,饰演者靳东

陈天:原创龙套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牧泽/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