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打上“完结”两个字了,全文22万字,超越了我的极限,在此感谢每一位愿意看文的小天使,是你们让我能坚持写到这里(づ ̄3 ̄)づ╭❤~

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尾声(完结)

 

公安部黄金蟒专案组结案会议上,有一位特殊的客人。

那是一位面容平和气度沉静,一身黑衣保养得当的中年女子,她安静地坐在专案组两位组长旁边,房庆隆和田丰则坐在她下首。

江海峰作为专案组组长做完总结发言,投影布上显示出一个文档,文档下面缀着“翠峰”两个字。

“这是十八年前由国务院立项、公安部禁毒局和边防管理局联手开启的边防清理行动,代号‘翠峰’。时至今日,‘翠峰’行动所针对的西南金三角和东南亚泛南海去两大贩毒中心对我国的影响都已彻底瓦解,该行动中封存的档案都将在近期内以安全方式陆续解封。所有参与行动人员,都将尊重个人意愿,由公安部统一另行安排。”江海峰声音沉缓,“今天,我们在这个总结会上,能够庆祝我们的胜利,必须要感谢三位同志,因为他们拼上性命铺出了路,将致命的武器留在敌人内部,我们的行动才有成功的可能。”

坐在对面的沙瑞金站起身来,双手平托起一个黑色的盒子。李达康,江海峰,关庆林,房庆隆,田丰全都起立。

“‘翠峰’行动结束,沈澄这个名字,从此不复存在。我谨代表公安部边防管理局,以及前‘翠峰’行动小组,追授武警边防总队龙城市边防支队林乾同志“献身使命的忠诚卫士”荣誉称号。”沙瑞金面容整肃,将盒子托在黑衣女子面前,“程葳女士,感谢您的家庭为国家禁毒事业所做出的牺牲。”

程葳也站起来,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个盒子上,似乎并没有听到江海峰都说了些什么。半晌,她才伸出手,接过盒子。

所有人面向黑衣女子,齐刷刷举起右手,致以标准军礼。

程葳躬身还礼,淡淡地道:“老林会开心的。”

“程女士,局里原本安排要为林乾同志和另外几位同志一起举行追悼仪式,但我觉得这件事需要征求您的意见。”沙瑞金待程葳坐下之后也坐下来,继续说道。

程葳唇边保持礼貌的微笑,语声很轻,语气却很坚定:“不必麻烦了,老林好静,就这样挺好的。不过——”她抬头望向沙瑞金,目光冷冷淡淡的,被这样的目光扫过,心头会滑过水样的凉意,“我确实有个问题。”

“您请讲。”沙瑞金莫名有点紧张。从一线退下来好几年了,他仍是无法一派平静地面对牺牲战友的家人。也许,这件事换谁都一样,都会不知如何面对。

“吕云飞的身份什么时候能恢复?”

“哦,”沙瑞金松了口气,“吕云飞同志和连忠同志的档案解禁申请已经提交上去,很快就会有回复的。”

程葳点头道:“谢谢。抱歉,我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什么时候可以探视?”

“这个我们已经安排了,会议结束后,田副局长会亲自送您过去。”

“好的。谢谢。”

办完后续的一些手续已接近十一点钟,房庆隆还需要留下处理一些公务,程葳便与他们道别,与田丰一起离开边防总队机关办公楼。

“嫂子,你的通行证还需要市局盖章,你在车上等我,我去去就回。”

程葳坐在后座,安静得像不存在,只在田丰的尾音上应了一个“嗯”。

不过,她在田丰印象中一贯如此,田丰早已见怪不怪,车停进市局楼前广场,钥匙也没拔就跑进楼去了。

等田丰弄好下楼来,正好迎面碰上季白和赵云澜。看他的俩的架势,绝对是看到了田丰的车特意等在门口的。

“你们俩,想干嘛?”田丰走到车边将档案袋扔进副驾座,冷着脸问。车窗关着,他俩都没有看到车里还有人。

赵云澜站在季白身后半步,推了季白胳膊一下,却被季白从后面打到,他俩右手上都还缠着绷带,这一下两个人都疼得呲牙咧嘴。

终于还是季白问道:“田局,我们什么时候能探视?”

季白脸色有些苍白,表情虽然看来跟平常没什么差别,可语调里带着不确定的颤音,他都不清楚自己紧张的是什么,是怕田局说不行?还是怕眼下提出这个问题的场景是在做梦?

他身后的赵云澜左手则在腿侧擦着,手心里满是潮热的汗意。他觉得自己不是在紧张,而是在害怕,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大爆炸之后的这些天里,本来以为已经痊愈的头疼又回来跟着他,夜深了他也不敢合眼,总觉得后来消防员从烧变形的坍塌墙体里把沈巍挖出来的画面是假的。

贺涵是在实验区后面的水池里找到的,幸好池水并不深,他的头垫在池景边缘上,脑震荡肯定免不了,但池水让他身体大部分免于烧伤,且没有呛到,实是不幸中的大幸。

沈巍就没那么幸运了,刚被挖出来时生命体征十分微弱,还没等赵云澜放下手里的工具赶去车边,救护车已经呼啸着绝尘而去。

黄金蟒余党没有肃清之前,所有与这次行动相关的消息都被边防支队封锁,季白和赵云澜梦游一样苦撑了三天,只等来一句“已脱离生命危险”,更进一步的情况,连房局也不知道。

田丰斜了他俩一眼,准备绕过他俩去另一边,“结案报告没写完,哪儿也不许去。你们俩,赶紧给我滚回去干活儿,穿着警服出来乱跑,胡闹。”

“田局……”季白想去拦,终究只伸了下手又放下。

“老田,”后座车窗摇下来,露出程葳素净的脸,“通行证上写明只能一人探视了吗?”

田丰望向程葳,再看看季白赵云澜,长叹一声,道:“没有,不过目前只亲属才能探视,这两个小子,不行。”他说着进了驾驶座,却并没有启动。

程葳很轻地摇摇头,带着一点无奈,转向车窗外,对赵云澜道:“你还记得我吗?”

赵云澜望着眼前这女子,她应该不年轻了,可不管是鬓角夹杂的银丝还是眼稍堆叠的细细纹理,都给她平添了优雅恬淡的风情。赵云澜觉得她柔和却清冷的目光十分熟悉,可一时又想不出到底在哪里见过。

程葳抿起嘴角微笑,赵云澜心头一动,“您,您是林风的妈妈?”他只在高二那年开学不久的家长会上见过程葳一次,难怪根本想不起来。

程葳点头道:“我记得你,那时在海城,你常在我家楼下等林风。”

“阿姨,您好,”赵云澜忽然低下头,那时他和林风偷偷约出去玩,以为能瞒天过海,谁知他妈妈竟然是知道的,这让赵云澜手足无措,他甚至根本还没想过,有朝一日能走到“见家长”这一步,却在这样的场合碰到了林风的母亲。

“小巍,我是说林风,十几年了,都叫习惯了,真是很难改过来。你和他的事,我一直都知道,小巍从来没有什么事瞒过我。”程葳以如此温和的语声说这么多话,让田丰感到难以想像。

“老田,让他们上车吧。”程葳望向田丰的后脑勺,她知道田丰不会拒绝,否则也不会等着她说那么多话。

“去换便装。”田丰瞪了他俩一眼,哼道。

车稳稳地汇入主路车流,往西环方向驶去。

不算太堵的路程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来到龙城西北一处幽静的温泉疗养院。门口警卫要求车内四人都出示了证件,又请季白和赵云澜做了登记,这才放行。

疗养院里景色优美,十分清静。只有像季白和赵云澜这样常年奋战在一线的人才能察觉出来,围墙上每隔两米至少有一个镭射感应器,每个转弯处都设有小雷达,至于隐藏式摄像头到底有多少,季白不敢确定,就他们方才走过的七八百米的距离里,不少于十个。

沈巍和贺涵,不,应该说是林风和洪少秋,都潜伏了太久,身份一旦恢复将面临很大风险,尤其在眼下他们重伤未愈的情形下,边防支队算是倾尽全力要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了。

田丰他们又经过三重身份验证才算走进病房区,午后阳光飘进窗,树影在青灰地砖上摇晃,微风吹过叶子的婆娑声响衬出一派岁月静好。

他们脚步放得很轻,像是怕惊动了这得之不易的安和。喁喁人声自最里面那扇打开的门里传出来,两个人影背着光站在窗前,稍矮一点的人影拄着单拐尝试着迈腿出去,略高的人影则在旁边摊着双手,随时准备扶住他。

两人头上身上都还有绷带没拆,拄着拐的人走到第三步,终是受不了腿疼倚着拐杖停住。

“林风,我看你还是别动了,回头被护士看到又连我一起数落。”旁边的人笑着说,“医生都说了还不到复健的时候,看你一直挺沉着的,这是着什么急?”

“昨天田叔告诉我说这几天我妈会来,我不想让她觉得我路都走不了。”林风休息了一会儿,再度抬起伤腿,尝试受力。

程葳在门外停留片刻,看不出有什么情绪,赵云澜却在后面把自己手攥生疼。可人家妈妈都没出声,季白也没动静,他只能咬牙憋着。

“路都走不了就歇着,有什么地方你现在非去不可吗?”程葳忽然道,“还是有什么人你现在非见不可?”

她说话时没有动。门只开了三分之一,林风和洪少秋抬头,只看见黑衣的她立在门口。

“妈,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林风见到程葳又惊又喜,身子一晃想往前走,却没撑住力向一边倒去,幸好被洪少秋一把扶住。

程葳先是盯着他的腿,然后淡淡地瞪了他一眼。林风立刻借洪少秋手上的力量坐回床沿,两手规规矩矩交叠在膝上,笑容乖得几近谄媚。

“你不心急见我,是嫌我来得早了么?”程葳说着走进病房,笑容仍是淡淡的,眼底却漾满温柔。

“才不是,”林风低头笑,指着旁边的洪少秋道,“妈,这是我同事,也是病友,洪少秋,也是田叔的学生。”

“阿姨您好,我是洪少秋。”洪少秋打个立正。

“快坐吧,你伤好了吗?就由着小巍胡闹。”程葳道。

洪少秋微笑不语。他们母子二人难得相见,洪少秋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先回避。

“妈,您一个人来的吗?田叔没跟您一起来?”林风忽然问道。

“怎么?不想见我,倒是想见老田?”程葳口气略带嗔怨,与她淡然的态度十分不符。

“不是的妈,我是想问问田叔,我们俩,尤其是洪少秋,什么时候能归队。”

“伤都还没好,急着归什么队?”田丰推门进来,又皱眉回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说什么都要跟来,来了就在门口杵着不见人,干嘛来了?”

林风和洪少秋都被他说的一愣,心中陡地升一起股紧张。

病房的门再度被推开,季白和赵云澜站在门口。

洪少秋看到他们,脸色变了几变,张张口半天才憋出一声:“三儿——”

他不出声还好,这一声叫出来,季白大步上前,大臂一挥拳头砸向他的下颌。他没躲,那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他脸侧,满嘴铁锈味。

洪少秋定睛望向季白的脸,抬手轻轻抹了下嘴角,仍微笑着,声音微微打着颤:“三儿——”

季白拳手仍举着,指节青白抖得厉害,眼圈也红得厉害。

洪少秋去握他的拳,将那剧烈的颤抖都纳进自己手心里,轻声道:“我回来了。”他的声音又低又哑,像在呢喃又像在低泣。季白低下头,幽长地叹息,似乎要把积压经年的仓惶和恐惧都在这一口气里叹出来。

洪少秋用额头抵住季白的,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他扮演别人太久,几乎要将深埋在心里深处的自己忘记,那些担心那些牵挂那些想念,他能对着任何演好一场危机四伏的戏,却对着这个唯一不需要演戏的人手足无措。

屋子里很安静,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

田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程葳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林风在看赵云澜,赵云澜却盯着自己脚下,也不知在想什么。

洪少秋和季白都没再说话,同时抬脚迈步,走出了病房。

赵云澜像是被关门声惊动了,抬头,目光与林风对视。

恍惚间,赵云澜觉得十四年时光在这对视里被压扁了,他又看到那个倔强沉默的白衣少年,在蓝天绿地间忽然绽放笑容,阳光一下子洒满视野,满是柔和的金色。

然而他们都沉默着,十四年即使变成一张扁片,也横亘在他们之间如同一堵看不见的墙。

“吴新河找到了,他和吴瑛都已经被正式批捕。吴雄这个人心机深沉,他对谁都不信任,所有人的资料把柄他都要握在手里,不过,也正是因为他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得到确凿证据。林风,你交给少秋的芯片里所有资料都已复原,吴达功白讯文罪名坐实。”田丰语调平淡地说道,仿佛完全没注意到林风和赵云澜之间的暗波汹涌,“我昨天得到通知,唐劲的前合作伙伴桑正业已经在新加坡被捕,上级正在申请引渡。另外,曲阿果其实是桑正业的伪装身份,陈天正是死在他手里。”

“二叔也是。”林风忽然道。

“你说什么?”田丰脸色变了,回头问道。

“多猜是二叔留下的钉子,他查过。至于证据,我不确定还能不能找得到,但二叔的致命伤确实是枪伤,多猜说,是M82特制的弹头。”林风慢慢地道,他说得很费力。提及吕云飞便不可避免想到方慧,他心口酸疼得厉害。虽然最后的决定方慧早就想好他根本无力阻止,但林风的心仍然被愧疚啃噬,恐怕还要啃噬很久。

程葳覆住林风的手,轻轻拍着。

“M82特制的弹头,在码头打伤傅子遇的人,恐怕也是他,”田丰沉思地道。

“桑正业是唐劲手里最利的一把刀,替他清除一切障碍,我推想,连叔的牺牲,很可能也与他有关。”

田丰双手按在窗台上,闭上眼睛,过了好半天才缓缓说道,“嗯,我们需要把证据链再三梳理,以便在审讯时争取主动。”他再度沉默片刻,“林风,你腿上的伤不是闹着玩的,按医生说的恢复好了再做复健,不差那几天。”

“是,我知道了。”

“嫂子,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个小时后回来接你们。”

程葳点点头,田丰便先行离开了。

程葳看一眼赵云澜,对林风道:“你出院归队之前,我每天都会过来,你把那个故事,给我读完,好不好?”

“嗯。”

程葳按着他的手起身,又看看赵云澜,道:“无论你是想要智慧、想要勇气,想要爱,还是想要一个家,为了它去努力,别废弃,梦想总会实现的,Dorothy最终回家了,不是吗?”

房里只剩下林风和赵云澜。

赵云澜自从进了病房,始终一言不发。林风几次想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

说“对不起”吗?好像并没有必要,他们都在恪守自身职业的本份,都在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这中间阴差阳错只是蹉跎却并非辜负,又有什么对不起?

那说什么呢?“我很想你”?

这些年林风作为沈巍,一直知道赵云澜的状况。知道他出车祸受伤,知道他记忆受损接受心理治疗,知道他考进公安大学,知道他进市局,知道他做了刑侦队长。即使是想念,这份想念也是踏实的,有着落的。

已经有着落的牵挂,化不成言语。

别的还能说什么呢?

林风心里其实是有点慌的。

林风所知道的一切,赵云澜都不知道,赵云澜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一直苦苦寻求真相的人。

他会不会怪我?林风隐隐地提着心,像在等待一个审判。

过了很久,赵云澜走过来,面对着林风半蹲下,伸手轻轻碰林风的腿:“很疼吧?”

“快好了,不疼。”林风应得有点小心翼翼。

赵云澜盯着他的腿,脑子里闪过那天搜救的情形。林风浑身浴血被压在半截墙下面,赵云澜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腿怎样,因为被更要紧的事占着脑子:林风没有呼吸,心跳十分微弱,必须立刻抢救。

直到方才真正见到他的那一刻为止,赵云澜的心都是揪着的。那一幕不断在他眼前晃过,让他总不能踏实相信田丰告诉他脱离危险的话是真的。

只有看见他,听到他的声音,碰触到他,才确定,是的,是他,他在。

赵云澜脸贴着林风的腿坐在地上,“等你伤好了,我们去爬山吧,叫上洪哥和三哥一起。”

“好。”林风看着他平静的侧脸,手轻轻抚上去,心下亦安然。

他们都好好的,还需要要说什么呢?

“你在吗?”

“我在啊。”

就够了。

后来?

后来他们不只去爬了山,还四个人一起回季家老宅吃饭。那天是季锐和苏晴的双胞胎儿子百日宴,苏晴特别打电话通知季白和赵云澜说,“爷爷说了,你们都不许一个人回来,回家,就得团圆。”

再后来?

再后来他们就幸福快乐地一起吃饭工作抓坏人了呗。

至于那些故事,是不是还有机会流传出来,我就不知道啦——

致敬那些为了我们岁月静好而负重前行的英雄们。

爱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完——

——————————————

脑洞

前文: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中)(下)

11. 落叶知秋,此情谁诉:(上)(中)(下)

12. 沉吟至今,但为君故:(上)(中)(下)

13. 刀剑如烟,笑归尘土:(上)(中)(下)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局长及四大金刚组:房庆隆+沈澄+吕云飞+连忠+田丰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