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十三:刀剑如烟,笑归尘土(上)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唐果感到自己被轻轻晃动着,有谁在对她说着什么。她尽力想睁开眼睛,发现身上一阵阵地乏力,连眼皮都不太听话。

待得那股酸软渐渐褪去,她才意识到对面有个甜美的女声在对她讲法语,而她的法语水平只能支持她听懂“小姐”这个词。不过她终于能睁开眼睛看清摇她的人穿着空乘人员的制服。

那位空姐仍在说着,原来她一边将唐果摇醒,一边用中英法三种语言问同一句话:“小姐,我们的航班已经到达目的地,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否需要我们帮您联系家人朋友?”

唐果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尽管仍沙哑,总算能表达疑问:“这是哪里?”

空姐有点惊讶却仍不失礼貌地道:“小姐,我们的航班正点降落在蒙特利尔。”

蒙特利尔,加拿大。

唐果腾地起身,却因为头晕得厉害又跌回去。空姐很贴心地帮她将放在顶柜中的小背包拿下来放在她手上,“小姐,您是不是不舒服?需要我为您联系医生吗?”

唐果压着眉骨摇头:“谢谢您,我没事。”她抓着背包跌跌撞撞跑下飞机。

她为什么会在飞机上?为什么会到了加拿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唐果靠在出港通道的墙边大口喘气,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有个包。

包里有证件,有银行卡,有现金,竟然是兑换好的加元,还有个手机,竟然也是当地的卡。唐果滑坐在地上,忍不住想去咬胳膊,这真的不是一场梦吗?

直到海关闸口的保安人员注意到她并且有想往这边走的意思时,唐果咬牙站好,勉力让自己保持正常,一直撑到出关。

瘫在接机大厅的VIP卡座很久,唐果才觉得脑子能正常运转,失去意识前那男人的声音重又在脑际响起:“你回不去了……从今后,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家,你再也不要回来……”

唐果心跳得像雷鸣,颤抖着打开手机浏览器,用中文在搜索栏打下“龙城 唐劲”几个字。

红字排下去,刺痛了唐果的眼睛。

第一条新闻发布于18个小时前:龙城市北部高速路上发生连环车祸,三辆私家车相撞后发生爆炸,造成四人死亡二人重伤。经查,其中一名死者为龙城市飞城集团董事长唐劲……

唐果将身体缩成一团,蜷在卡座里无声地落泪。



房庆隆点击退出,将U盘从电脑上拔下来还给田丰,说道:“你有什么想法?”

田丰意味不明地摇头,过了一会儿才道:“暂时不动。”

房庆隆挑眉,“哦?这里的证据完全可以批捕。”

“我知道,可你我都了解,他就是个通路,把他堵了,源头不动,危险还在。”

房庆隆脸色变了变,“太冒险了。”

田丰抬头望着天花板,“风车带出来的人,我有信心。”他张开五指圈住茶缸,视线回到桌面上,“十多年了,终于到了要收网的时候,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这条毒蛇溜掉。”

他语调淡淡地,眼神中的光芒却利如刀锋。

房庆隆站起身望着窗外,“老田,一线同志放弃阳光给我们拼出一条血路,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绝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

“不会的,”田丰握紧茶缸,眼中锋芒更盛,“这一次,不会的。”

两人一站一坐,都沉默良久。

房庆隆的电脑发出“叮”的响声,他弯腰滑动鼠标,一个对话框弹在正亮起的屏幕正中。

“通知小赵,可以行动了。”

白讯文从凤凰城KTV里出来已近凌晨两点,入秋夜凉,夜风吹得他酒意上头,进停车场时竟有些深一脚浅一脚。不过,微醺总是容易让人感觉良好,白讯文恰好是这种状态,所以正在改建而凹凸不平的停车坪并没引起他的不快,钥匙在手指上转了几圈之后停在掌心,随着一声信号音,旁边一辆白色的SUV尾灯闪了几下。

白讯文坐上驾驶座系好安全带,一路哼着歌开出商业街。

夜深沉,路上非常静寂,白讯文没敢靠近主干道,而是捡了条平常走熟的小路拐进去。虽然心里不当回事,可他并不想因为酒驾被带去被他舅舅骂。

好在KTV本就离他的家很近,拐几个弯就到了。小区管理比较严格,内区停车位全部私有,即使不上锁也不会出现停车位被占的情况。白讯文的停车位就在车库中央下沉花园旁边,绕过水池就是电梯口,中间不到十米距离。这十米白讯文这几年走了无次数,从来没去注意过它在不在监控范围内。

当他呼吸梗住大脑缺氧眼前金星乱冐时,脑子里翻滚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摄像头能不能拍到我?”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乱动,也不会发出不该发出的动静。”

白讯文认得这个声音,可是,怎么可能?

“蝎子是不是告诉你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声音冷笑道,“不然,你也不会那么痛快就放任他被人灭口,对吧?你怎么能想得到,以蝎子在业内的名声,竟然也会编出一套鬼话来骗你。”

“你——你——”白讯文的脖子被靳得死紧,还有一点冰凉的触感,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自己出声大一点,那一点冰凉会立刻穿透他的颈动脉甚至气管。这个想像让他喉头直发痒,更说不出什么来。

“你这么想我死,是不是觉得我若不死,有朝一日我必然让你死在我手里?”

白讯文艰难地吞咽唾沫,“你没死……你放过我……我再不会找你麻烦……”

冷笑再度响起:“你觉得我会信?我的少爷,你真觉得我傻吗?”

“你杀了我……你出不去的……”白讯文的气被压得几乎不成句。

“那就不劳少爷费心了,”白讯文感到颈间那一点冰凉在扩大,变成一抹,又变成一片,似乎还夹杂着隐隐的痛感。

“白先生,是您回来了吗?”一道光晃过来,随即听到脚步声。白讯文只感到颈椎被一股大力拍中,拍得他头晕脑涨跪坐在地上,身后有风,禁锢他那人已经不在那里。

他这栋楼的保安托着一个盒子晃着手电走过来见他坐在地上,忙跑了几步,扶起他道:“白先生这是怎么了?”

白讯文按住好不容易能顺畅通气的胸口,没好气地道:“这边太黑没看清,崴脚了。”

“真是太抱歉了,这边灯今天下午刚坏的,我报了修,说明天一早就来修。哦对了,今天您家里人把这个寄放在我这儿,说让我交给您,我刚看见您车开进来,就追过来了。”

“我家人?”白讯文揉揉脖子,皱眉道。他父母都不在本地,谁会给他带东西,难道是舅舅?好好的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还要拖保安转交?

“男的女的?叫什么?”他问保安。

“男的,没说叫啥。年纪不大,衣服的帽子很大扣在头上,长得眉清目秀不说话还以为是个姑娘。他就说是你家里人让他送来的,我检查了下没什么违禁的东西,就让他走了。”白讯文听他说着,头还是晕的,一时也理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先接过盒子。

很轻,不像有什么危险物品的样子。保安室有安检,真有危险品也不会到他手里。

谢过保安终于回到自己家,白讯文先对着玄关镜子看半天,右边脖子上留一道很明显的红痕,虽然没见血,可那位置也够让人心惊的。

方才,是真的。白讯文呆愣地坐进沙发,这时才开始后怕,那保安无意间,救了他的命。

直到呼吸完全平复下来,他一拳砸在茶几上,咬牙咒骂,几乎想去把那只没用的蝎子挖出来鞭尸。

那个叫秦越的卧底,竟然没死。他知道放出消息的人是自己,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知道自己在城里的落脚地点,还知道什么?

他的一切都已经毁了,绝不会善罢甘休,怎么办?

他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看到屏幕才反应过来现在凌晨三点半,不管打给谁都不是合适的时间,只好丢下手机,再一次砸向茶几,震得另一边的茶具要跳起来。

发泄了些怒气出去,他才想起那个盒子。

安全起见,他还是翻出金属探测器把盒子上下左右都扫了一遍才拆开。

盒子里什么都没有。

严格地讲不能算是全空,一团松散的气泡膜里面卷着一团揉皱的纸屑,就是圣诞礼品盒里常用来填充减震的那种纸屑,应该还是新的,散发着一股新纸撕开特有的味道。

白讯文在脑子里走了几遭找不出能合得上保安说那人的形象,也许就是个送货的?那么,又究竟是谁,要给他送个空盒子呢?



秦越在往城北赶的时候一阵一阵地心慌。

这边的鱼饵他已经放出去了,只等毒蛇上钩。

傅子遇在耳麦里说他刚刚到达码头,先找地方藏身,信号不是太稳定。从秦越所在位置到码头十几公里,他一直在催,夜班司机被他催的脸色很难看,就差拒载了。

秦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慌。这次他没去找申哥,事实上申哥也顾不上他。唐劲死了,半个龙城都乱了套。阿勤也在唐劲的车里,没能逃过一劫。金飞在车祸之后便不知所踪。申哥把他之前摽着红线打转的买卖趁机全都甩掉,只留了走外贸的线,竟借此机会做成个挑不出毛病的正经商人。

台面上的生意受影响没那么大,毕竟早已公司化运作,即使没有了九爷在后面撑着也不会一时半刻就塌掉,而暗里的那些见不得光的,则悄无声音地被抹去了痕迹,连申哥也说不清台面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越只能通过从田丰那里得来的一部分线索,加上申哥查到的一些东西,加以分析,得出唐劲有一条水上来的路子跟南美搭过线,走内陆往北方去。这条线一直把在唐劲最信任的人手里,而这个人申哥根本从未见过。

黄金蟒那边绝不会放过这条线,今天是他们想把这条线接过来的一次尝试。

至于是和平交接还是武力争取,秦越不得而知。他的任务是探路先锋,确定位置无误,将信号发送出去。

地点是傅子遇从田丰给的通讯纪录时分析出来的,经过反复对比最后他们堵在海事码头。傅子遇先过去做些布置,以便之后能发信号以及安全撤离。而秦越则留在城里先确定鱼咬上钩,再赶过来接应傅子遇,。

凌晨三点半,他在离码头还有500多米的地方下车,出租车像是要远离什么怪物一样绝尘而去。同一时间,田丰向站在身边的季白点头,右手捂着耳麦道:“出发。”四辆车鱼贯而出,离开缉毒大队。

黎明前的黑暗,码头四处是巨大的深青暗影,秦越捋着集装箱底沿在找傅子遇共享给他的定位。四周太安静了,即使只是踩到一片干枯落叶的声响都会被无限放大,秦越尽量放轻脚步,几乎是屏住呼吸用脚尖在走。

突然不知从哪伸出来一只手把他拽进两个集装箱中间的缝隙。那手使一把劲就放开,秦越回身想去拧住那手腕去捉了个空,缝隙里没人。

秦越翻个白眼,抬起头,用口型道:“很好玩吗?”

固定架的连接点悬在半空,傅子遇就坐在固定架上,两条腿别在架子上,倒翻下来拉他,拉一把松手坐起来,秦越回身当然看不到人。

傅子遇居高临下对他笑,也用口型道:“知道吓不着你。”

秦越抓着下面的栏杆翻上去坐到傅子遇旁边,视野不错,除了旁边两个集装箱四周的视线死角,整个码头甚至都能看得到。傅子遇见他皱眉,手掌一翻亮出个比手机大不了多少的小平板,上面三个小屏三个角度,不在视野内死角都覆盖了。

秦越照量了下位置,指着中间那个小屏问道:“这个你怎么上去的?”那个视角对面只有一个吊架从上面悬下来,别说傅子遇,秦越自忖都上不去。

傅子遇无声地道:“不用上去,你看。”他递给秦越是个小瞄准镜,秦越单眼瞄过去,对边吊架主杆旁边好像附了个小架,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傅子遇笑得有点小骄傲,“新玩意,专门航拍用的,托朋友从北美弄来的,国内还没有。”

他们对话没有声音,完全靠读唇和日常默契理解彼此的意思。时近清晨,海风送来咸腥的味道,他们被幽远的宁静包裹着,竟生出一种天荒地老的错觉。

秦越伸手搭上傅子遇的肩,手指攥紧。傅子遇不是健硕的体型,肩胛骨支在三角肌边缘,被秦越捏的有点疼。秦越没说话,但傅子遇明白。

“我会小心的。”傅子遇低下头,很小声地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隐约的马达声。

是船。离码头很远就熄了火,靠潮汐近岸。秦越傅子遇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暗道,来了。

傅子遇按亮小平板,正要发送行动信号,却被秦越按住了。

必须确认。秦越用口型道,他按开摄像眼镜,与平板相连,调整焦距去捕捉正从那艘船上下来的人。

影像瞬间从码头传到新湖大道与湖光路交叉口。田丰端着平板电脑坐在副驾驶位上,点开刚切进来的影像信号。

手握方向盘的季白歪头看到背景地图里被圈成红的区域亮起绿点,道:“行动吗?”

“不,等最后信号。”田丰也同步盯着那艘船上下来的人。

两个人,一个高大的白种人,神情带着些傲慢,另一个低着头看不大清脸,应该是个亚洲脸孔,也很高,但很瘦,尤其站在白种人身边被衬得简直是瘦弱。他背着个窄而长的包,下船便走进货柜的阴影里,如果不是眼镜的红外模式,估计很容易就找不到他人了。

“后面那个人,要小心。”田丰按下耳麦开关,低声道。

秦越伸手在耳麦上敲一下,表示收到。他和傅子遇都挪下位置趴在固定架上,尽量让身体掩在固定架主干里。

就这么一点点时间,那个瘦高的亚洲人居然就真的不见了。傅子遇调着小平板上监视角度,都没有发现那人的踪迹。

秦越在来的路上那股心慌又出现了。

另一侧也出现脚步声,没听到车的声音,要么是停得很远,要么是改装车。

三个人。其中一个竟是久未曾见过的小B,另一个是曾跟白讯文一起出现在小B身边的胖子,走在最后那个人秦越没见过,可秦越对这个人感觉却最强烈,他莫名觉得这人跟刚刚不见踪影的亚洲人很相像,纵然那人看不清脸,纵然两人明显不是一种体型,但就是有一种奇怪的相似感。

那人走得很慢,离前面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然后他停住,缓慢后退,退到一面货柜墙边,似乎往右侧上方扫了一眼,不动了。

上次在龙城饭店里见到那个“鬼哥”并没有出现。

秦越用肩顶了傅子遇一下,傅子遇会意,将行动信号发了出去。

田丰电脑屏幕上的绿色光点变红,季白启动车子朝光点所在驶去。

白种人迎上来,操着口音略怪异但很流利的中文道:“Dr.Wu为什么不来?”

小B嘿嘿笑道:“你东西带了吗?东西好,Dr.Wu当然会见你。”

白种人斜眼瞥向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B,哼道:“我带的东西不是给你看的。”

小B突然手一抬,白种人眼前出现乌黑的枪口。小B冷笑道:“我劝你还是乖乖拿出来。”

白种人竟也在笑,不去看枪口,而是凝视小B左边太阳穴。太阳穴正中心不知何时出现个红点,稳稳地印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越和傅子遇同时抬眼去找,那个方向竟找不出红点的出处。

小B显然也发现了不对,他左手去摸脸,然后看到了手背上的红点,他试着躲开,那红点却仍稳稳地跟着。他放下手自己看不到,只好去看胖子,胖子则脸色苍白地对他摇头。

他颓然地垂下右手,偏过头去拽起领子嘀咕了句什么。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五六分钟,直到又有一个人走过来,竟是许久没露面的吴新河。

“Dr.Wu,好久不见,怎么不愿意见到我吗?”白种人脸上的笑容在铁灰的天色底下显出点讥诮之意。

“你好,Athony,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吴新河笑得礼貌而客气。

傅子遇的小平板震动了两下,那是田丰的信号发射器进入反馈区域的提示。

而同一时间,吴新河和白种人同时低头捂住耳朵,迅速抬头互望一眼,白种人手从衣兜里伸出来跟吴新河的相握,并从吴新河手里接过手提包。

“不好,他们要跑。”秦越扣住耳机低声说。

旁边正要滑下固定架的傅子遇眼前一花,猛抬头发现秦越脖子上多了一个红点。他来不及思考双手将秦越推开,自己则朝另一边滚下去。通通两声,两人相继滚落集装箱侧,傅子遇落在另一边,闷哼一声没了动静。

秦越心揪成一团,比落地时摔到到腿骨和肋下还疼,他顾不得查自己伤势,想要绕过去看傅子遇怎样,刚刚起身就撞在一个人身上。

“是你?!”小B大惊,他一年前就得到消息,自己手下那个卧底条子已经死了。如今真人却活生生站在他面前,亏得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虽然腿软,但非常快就反应过来,掏出了枪,“你是人是鬼也给我的再死一次吧。”他咬牙道。

秦越很想抬腿去踢,但他一定伤到了小腿骨,根本无法正常飞起一脚,除了寄希望于小B扣扳机的刹那扑倒的运气,秦越无计可施。

几秒钟的时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有什么流到眼睛里,沙沙地疼着,不知是汗还是血。

“呯——”

枪响了。

秦越扑倒在地,想像中的炸痛感没有来,倒是肋下又疼,肋骨肯定断了。

小B倒在不远处,枪摔出来停在秦越面前,秦越被沙得有点发花的目光扫到一个人影从小B身后跑开。

秦越挣扎着爬起来,捡起枪握在手里。保险开着,就差那一点点,小B先于他被爆头了。秦越估算了下距离,看不清的人影离那么远的距离精准爆头,秦越听说过缉毒大队长季白是有这个纪录的。

可季白跟田丰在一起,不可能这么快进到货柜区。秦越的耳麦和傅子遇的小平板都摔得不知落在哪里,无法跟田丰联络。

事实也正是如此。

秦越蹒跚着靠近傅子遇,外围传来零零碎碎的枪声。而他能确定傅子遇还有气息时,田丰和季白才冲进来,看到地上的血迹,田丰脸色铁青地蹲下,要去探傅子遇的鼻息,秦越喘息着握住他的手道:“他会没事。”

“你——”田丰望着秦越越来越苍白的脸,转头对季白道:“救护车到了吗?

季白还没回应,秦越已经倒了下去。

救护车来的时候,边防队长和赵寒也一起跟过来,战场打扫完毕,最后在现场的四个人,小B死了,胖子和白种人被捕。吴新河却跑了。先前那瘦长的亚洲人不知所踪,但边防队员在西边货柜高架那里找到一枚来不及回收的M82弹壳。

本来跟着小B和胖子一起出现那人也毫无踪迹,很有可能是他接应走了吴新河。

傅子遇和秦越都被抬上救护车,田丰在车门边对赵寒道,“按计划,强制特护,任何人不能探视。”

“明白。”

——————————————

前文:脑洞楔子

0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0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0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0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0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0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0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0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0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中)(下)

11. 落叶知秋,此情谁诉:(上)(中)(下)

12. 沉吟至今,但为君故:(上)(中)(下)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