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十二:沉吟至今,但为君故(下)


阿鬼将电脑网络设置好就退了出去,他确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甚至连电脑也没有设置自动录屏,这房间里有三个隐藏摄像头,反正不会漏掉沈巍说的每一个字露出的每个表情。

沈巍通常都没什么表情,偶尔微笑。

吴瑛发现他最近好像笑的比以前多,不过她觉得可能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以前久。吴瑛并不喜欢目前的状态,为此她跟吴雄吵过一次,是她单方面在吵,吴雄等她把话都吵完才说了一句:“换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吴瑛无言以对。

沈巍却似乎完全安于现状,甚至对于他们要订婚的事也像乐见其成,只要吴瑛需要,不管是选衣服还是定菜品他都乐于提供想法,每天至少有一餐陪方慧吃饭,其他时间则全耗在实验室里。

直到昨天傍晚,他终于明确告诉吴雄那一公斤红冰将于三天后准备完成,而他与吴瑛的订婚仪式亦将于十天后举行。他向鬼哥提出,需要与沈母亲所在的疗养院联系,并与对方约定,今天傍晚时会跟沈母视频通话。

方慧陪着他俩一起等在电脑屏幕前,六点整,屏幕出现了一位黑衣女子。

这不是吴瑛第一次见到沈巍的母亲,但每次见她都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包裹在黑衣里的瘦弱身躯似乎随时会随风散去,哪怕说话的声音大一点,都怕会惊散她的灵魂。于是在她面前,吴瑛总会不由自主地小心翼翼,连呼吸也要刻意放轻。

方慧最先跟沈母打招呼。沈母淡淡笑柔柔回应,白色背景墙衬着黑衣鲜明,可她人的存在感非常低,明明有表情有声音,却莫名感觉像一张桌面背景图。

吴瑛向她问好。关于订婚的事,沈母反应很淡然,她声音很轻地说了些麻烦吴瑛照顾沈巍的话,那语气倒比方慧还生疏一样。吴瑛不敢说太多,沈巍不想让他妈妈知道他受伤的事情,只好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谈。一边说话,吴瑛脑子里一幕幕闪过当年在英国与沈巍才见面时的情景,两头居然互不影响。

“小巍,我们好像很久没见了。”最后,沈母将视频投向沈巍。奇怪的是,在这个场合,沈巍的存在感好像也变弱了,他不出声,吴瑛几乎忘了他也在场。

“是,七个月了。”沈巍答道。

“上次那本书,你没有念完。”

方慧看一眼吴瑛,插话道:“大嫂,你和小巍聊,我先回去了。”

“好。”沈母淡淡应道。

吴瑛犹豫了一下,跟着道:“伯母,我去帮慧姨,希望沈巍寒假时能有机会去看您。”

“谢谢。”沈母仍望着沈巍,笑容像是印上去的一样。

吴瑛跟在方慧后面走出去,关上房门,她长长地舒一口气。方慧笑着对她说道:“大嫂以前不是这样的。”

吴瑛道:“我知道的,伯母人很好,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方慧道:“走吧,雄哥说晚上会有人送龙虾过来,跟我去看看。”

吴瑛不经意地扫一眼隔壁房门,门没有完全关上,通过窄细门缝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吴瑛习惯性地咬住下唇,忍住要去推门的冲动,随方慧走了。

那门里,阿鬼倚着墙,头戴耳机双眼半闭,监视器里,沈巍规规矩矩坐屏幕前,正在说话。

“不能来了吗?”沈母轻轻地问道。

“在做实验,走不开。”沈巍低着头。

“不顺利?”

“还好,只是怕出来的结果不是我想达到的。”

沈母的手抬起来些,像是想去摸沈巍的额头,但只抬了不到半尺又放下,整整自己的裙边,问道:“订婚的事情,告诉你爸爸了吗?”

即使这样盯着屏幕,连阿鬼都觉得,对面坐得像个机器人,声音既轻柔又好听,只是不知为什么,不像真的。

“还没有。”沈巍低着头,像个正在认错的小学生。

“去跟他说说吧,如果是你喜欢的,他会高兴的。”

“嗯。”

“你上次来时说你正在找什么来着?”

“找一首歌。”

“找到了吗?”

“找到了。”

“挺老的歌了吧,还记得吗?”

“记得。”

“那就好。”

“妈,”沈巍一直低着头,这时忽然抬头看了沈母一眼,只一眼,又垂下头,“我想您。”

“嗯,我知道。”沈母脸上的微笑似乎加深了些,声音却仍然显得冷冰冰的。

“不能去看您,对不起。”

沈母半天没说话,监视器里的两个视角都拍不到沈母眼睛的正面,所以阿鬼不能确定她的目光究竟落向何处,他只是主观认为应该是落在沈巍身上。但沈巍看过那一眼之后一直低着头。

这母子俩的关系真够怪的,阿鬼想。

“那本书,还记得读到哪里了吗?”沈母忽然问道。

沈巍摇头。

“第十一章,神奇的翡翠城。”沈母慢慢地道,她的腔调很肃正,像是要录一场正式的新闻直播,“正在这时候,一声铃响了——”

沈巍掏出手机,打开一个阅读软件,找到其中一本书点进去,跟她一起念道:“绿女郎对多萝茜说:‘这是信号,你必须独个儿走进王宫里去。’”

沈母不再出声,安静地听沈巍继续往下念。

“女郎打开一个小门,多萝茜大胆地走进去,发觉自己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正当多萝茜在惊奇和恐惧中凝视着时……多萝茜听得一个声音说:‘我是伟大的可怕的奥芝。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

阿鬼确实没想到,沈巍真的就这样对着电脑念起故事来。沈巍声音很好听,这时刻意放慢语速诵念,听起来像某种可以安抚心神的咒语。

“那个头说,‘我回答你。除非你为我做一点事情作为代价,你没有权利希望我送你回到堪萨斯州去。在这个国土里,每一个人要得到每一件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倘使你要我使用魔术的力量,送你再回到家里去,第一你必须为我做一点事情。你帮助了我,随后我再帮助你。’”

沈巍继续念着,阿鬼渐渐感到一阵昏昏欲睡。

“她忧愁地说:‘我没有希望,因为除非我杀死了西方的恶女巫,奥芝才肯送我回家去。可是要杀死她,那是我永远做不到的事。’”

阿鬼就这样听着沈巍将“伟大的可怕的奥芝”变幻出不同形态向多萝茜、稻草人、铁皮人和狮子提出同样的要求,听着小女孩多萝茜哭着说:“但是我相信即使为了要再见到爱姆婶婶,我也不想去杀死什么人。”

阿鬼差一点就睡着了。

突然他听到沈巍说,“他们才被吵醒了。”这句话音落下,房间里变得十分安静,阿鬼一下子就清醒了,他看一眼监视器的时间才能肯定自己确实没有睡着。

沈巍锁上手机屏,装回兜里。

所以故事读完了,阿鬼想【1】。

“小巍,我们都不在,你要照顾好你慧姨。”沈母道。

“是。”

“也要照顾好自己。”

“妈,等我忙完手上的事,我去接您回来吧。”沈巍抬头,终于跟沈母对视。

沈母也终于露出属于母亲的温柔笑意,这让她整个人都忽然充满生气,存在感都变强烈了,“等你来接我的时候,唱歌给我听,我很久没听你唱了。”

沈巍笑着点头道:“好。”

对面的监视器里,阿鬼看到沈巍眼眶隐隐泛着红。

这时电脑里传来几句英文,沈母回头应了两句,再回来对沈巍道:“我要走了。”

“妈,”沈巍只喊了一声又没下文。

沈母起身往外走去,说道:“我等着你。”

黑衣隐入门中,屏幕里只剩下空白的墙。

沈巍在已经黑屏的电脑前坐了很久才起身,他出来时,隔壁房门锁着,阿鬼像是刚从外面进来。沈巍冲他点头微笑,擦肩而过,朝实验室走去。

实验室门口沈巍碰到了方慧,那样子像是在等他,见他走过来眼睛亮了一下,很低声地说了句什么,沈巍还没反应过来,她却突然堆起笑容,大声道:“这都几点了你还要去实验室,快来吃饭吧。”

然后歪头冲沈巍身后道:“阿鬼也来一起吃吧,雄哥差人送的海鲜很多呢。”

沈巍停在门口没回头。

阿鬼紧走几步上前来道:“谢谢慧姐。”

“那我们走吧。”方慧拉着沈巍走在前面,阿鬼默默跟着。进餐厅时,方慧脚下绊到险些摔倒,沈巍赶紧扶住,阿鬼在后面原想伸手,却被方慧不经意地躲了一下,阿鬼刹时想起方慧很讨厌外人靠近她,马上退开几步,从旁边小门先进去了。

方慧靠着沈巍的胳膊转几下脚踝,右手迅速在沈巍手心里写了两个字:仓库,然后哎哟着也进了餐厅。

“扭伤了吗慧姨?”吴瑛接出来问道。

“应该没有伤到。没事,走,我们去吃饭。”方慧放开沈巍,坐到吴瑛身边。

沈巍脑子里闪过刚刚在实验室门口方慧非常小声说的那句话,“想办法一个人。”

方慧需要有阿鬼和吴瑛都不在的机会,她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仓库”是什么意思?前几天她还在自己手心里写了“云飞”两个字,跟二叔有关吗?沈巍不动声色地想着。

方慧小时候脑子受过创伤发育得晚、思维反应比正常人慢这些事,最初都是吕云飞告诉沈巍的,而这些年来,每年两次超过半个月的相处,他对方慧的印象也确实如此。难道,这一切竟然都是假象吗?

吴瑛一直在说着什么,突然转过头来问沈巍,“你觉得怎么样?”

沈巍愣愣地反问道:“什么怎么样?”

“你怎么啦?”吴瑛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担心地问道。

“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没听到你说什么。”沈巍抱歉地道。

“你在想什么?”吴瑛随口问道。

“明天顺利的话,后天实验就能完成了。我想,完成之后,你陪我去给我爸扫墓。”沈巍放下筷子,说话间看了一眼阿鬼。

吴瑛也看一眼阿鬼,道:“好。”

“我也去吧,”方慧道,“阿瑛,回来的时候我陪你把那几件衣服买了,省得还要再进城去。”

“嗯。”



自从那天接受了接头任务之后,田丰再没找过赵云澜。孙六子和陈天的案件因为已经明确与377号行动的关联,全都正式转入缉毒大队辖下。赵云澜虽然在专案组挂名,但本职工作仍是首要地位,虽然刑侦这边最近净是些小偷小摸砸人玻璃的鸡毛蒜皮,无端端竟让赵云澜出来进去的品出些岁月静好的劲头来。

午饭时间,季白来找赵云澜,花冲正好有两个案子要封卷找赵云澜签字,两人找了一圈才在小观察室里发现他。监视器全关了,连窗锁都拉下来,只开着桌面那盏射灯,叼着根棒棒糖盘腿坐椅子上,状似沉思。

“签个字。”花冲把文件扔他面前。

赵云澜瞟一眼,没动。

季白倚在门边,轻咳一声以示存在。

赵云澜放下脚,两手撑着膝盖倾身向前,“季队,有事?”

季白扬扬下巴示意桌上的文件:“我来看看你,先忙你的事。”

赵云澜接过花冲手里的笔签好字,连文件一块还给花冲。

花冲一抬屁股坐在桌边,面对赵云澜,“我说老赵,你伤真的没事儿吧?我怎么觉得你出院之后哪儿哪儿都不对呢?”

赵云澜靠回椅子,慢慢说道:“我伤好了,连以前的旧伤都好了。”

“那你不头疼了?诶不是,你都想起来了?”花冲惊道。

赵云澜点头点得很勉强,仿佛颈椎生锈。

花冲动了几次嘴角,一脸欲言又止,憋了半天才道:“我听说沈教授失踪了,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吧,”赵云澜叹着气说。

“你想起来了,那沈教授,不是你要找的人啊?”花冲终于问到他想问的正题,心里松口气。

赵云澜忽然笑笑,却一点都不像是在笑,只是一声无可奈何的呵,“我能说我不知道吗?”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虽然想起来了,可我记忆里那个人,他现在在哪儿我根本查不到,他究竟是不是沈巍我根本不能确定。”

花冲一脸懵,“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赵云澜使劲搓着太阳穴,仿佛缠人的头疼又回来了,“我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父母的名字,知道他父母曾经在哪里工作……但他们一家三口的所有信息,都在十四年前戛然而止,那年夏天之后,这三个人就像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了一样不复存在了,什么都没有。你能相信吗?现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什么都没有。”赵云澜的声音里充满挫败感。

花冲回头去看看季白,摇摇头道:“老赵,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他挥挥手里的文件,“办公室那边下午培训,我得赶在小汪走之前把这些归档。”

季白上前几步,给花冲个“这儿有我呢”的眼神,花冲叹着气先撤了。

看赵云澜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花冲已经走了,他沉浸在自己压抑多日的烦躁里,需要一个倾诉的出口。

“我记忆里只有林风十六岁的样子,不爱说话,喜欢低头听音乐,喜欢想东西时转笔,上课会睡觉,成绩不好不坏。是,十四年,他完全可能长成沈巍的样貌,他们的声音也很相似,可我真的想像不出林风变成学霸。”赵云澜抬头望向季白,“三哥,田局说沈巍是厨子,是真的吗?”

“你觉得呢?”季白靠着桌沿,“他的行动是你发觉得的,你在现场,你知道的应该比我更直观。”

赵云澜双手捂住脸,“他等到的人不是他要等的人,他去送货送的却是炸药……”

“所以他确实是去送货的,也就是说,即使不是厨子,他也确定涉案。”季白的声音缓慢而冷酷,像把鈍刀割在赵云澜胸口,而他能做的,只有点头。

“现场抓到的人以前跟着金飞,是唐劲那边的人。你说沈巍货不是送给他们,这么看,沈巍是黄金蟒的人。”季白弯下腰按住椅背,“云澜,如果找到沈巍,你打算怎么办?”

赵云澜放下手,表情比哭还难看:“我不知道,三哥,我不知道。”



唐果不知第几次徘徊在沈巍公寓那个单元门口,从那天她在办公室里见过沈巍直到现在,沈巍没回过家。

人是金飞要讨她欢心擅自安排的,现在人被抓了,唐劲大发雷霆,金飞也被关了起来。唐果知道金飞被关,根本没敢回去,甚至连自己的住处也不去,就在外面游荡。

警方封锁消息,她无从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附近换了几家酒店,每天她都要来这边守着,希望能等到沈巍。

太阳又一次偏西,沈巍没有出现,唐果沮丧地边走边想今晚能到哪里去。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横过来压住她的口鼻,让她无法发出声音,而另一只手则环着她的肩将两只胳膊都压得无法动弹。

“别动,我就不伤你。”一个男人的声音压得非常低在她耳边道。

唐果很想说点什么,可她连呼吸都不顺畅,自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好恨恨地“嗯”一声。

那男人按着她慢慢后退,两手一提,将她提上了一辆厢式货车,啪地一场车门合,车里一片黑暗。

“你最好乖乖坐着,否则,我不能保证你将经历什么。”那男人说着,放开了唐果。

唐果两手一获得自由便使劲挥舞,可她什么都没碰到,车里空间被绝对黑暗无限放大,不仅大,而且很静。她甚至听不到那男人的呼吸声,一股深沉的不可抵挡的恐惧自唐果心底蔓延开来,她停止了动作。

那男人的声音突然又响起:“很好。”接着是砰砰敲玻璃的声响。

车子开始移动。

“你是谁?”唐果的声音在颤抖,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这不重要。”男人道,声音虽然仍在压低,但却意外地有点好听。

“你想要干什么?”

男人轻笑两声,没回答。

“我要回家。”唐果稳了稳气息,攥紧拳头道。

男人沉默了半天,在唐果以为这黑暗空间里像又剩下她自己时,男人忽然道:“你回不去了,我送你离开,从今后,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家,你再也不要回来。”

唐果想问他“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她突然闻到一股甜甜的香气,下一秒钟,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注释】

【1】:沈巍给沈妈妈读的故事选自《绿野仙踪之翡翠城》

——————————————

前文:脑洞楔子

0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0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0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0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0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0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0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0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0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中)(下)

11. 落叶知秋,此情谁诉:(上)(中)(下)

12. 沉吟至今,但为君故:(上)(中)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