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十二:沉吟至今,但为君故(中)


沈巍在这里住了几天,活动范围基本只在中院,上午出一趟门是从车库走地下,他一直没弄清楚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大。

他们上午往返时间近四个小时,这地方离龙城起码六七十公里,沈巍在脑子里那张地图上画个圈,能有这么大面积空地又不容易被注意到,还闻得到海风咸气的地点,有三个:南山,东港和北潭。

三个地点,三个方向,无法确定。

小白楼是另一个独立院落,沈巍只听方慧提过一次,大约是吴雄回来时工作的地方。

他们跑过去时,多猜正等在门口,方慧一把拽住他:“怎么回事?怎么会重伤?你不是在吗……”

“慧姐,慧姐,你别激动,你跟我来。”多猜声音不大地安抚方慧,向吴瑛和沈巍递个眼色,阿鬼则站在门边,很小声在吩咐其他人些什么。

吴瑛也想去拉多猜,被沈巍阻住了,“没事的,”他轻声在吴瑛耳边道。吴瑛两眼失神地望向他,他指了指阿鬼,“你看鬼哥,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吴瑛茫然地摇摇头,眼睛忽然亮了,“你是说……?”

“没事的,别担心,”沈巍搂住她的肩,跟在多猜身后。

他们下了半层又转两个弯,来到一堵墙前,多猜贴近墙边,两道红光扫过他的脸,墙从中间分开。

沈巍只觉得眼前一亮,好像进入了一个科幻世界。这个实验室,可比龙腾那个高级得多了,有几项设备沈巍只在国外考察时见过样品,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再往里走,有浓浓的消毒水气息飘出来,走廊尽头的房门虚掩着。

方慧手浑身都在抖,多猜为她推开门。

这是个标准的病房,吴雄坐在唯一一张病床上,胸口斜打着绷带,上面有丝丝缕缕的血迹。方慧愣在门口,哭出声来。

吴雄向她招招手,笑道:“别哭,没事。”方慧才捂着嘴走过去,坐到他旁边,手指颤着去摸绷带上的血迹。

吴瑛也跟着走过去坐在另一边,颤声问道:“枪伤吗?”

吴雄右手抚着方慧的头发,对吴瑛笑道:“撞击伤,子弹冲击力大,隔着防弹衣断了根肋骨。”

这时外面有人送进来一个托盘,多猜接过来端到吴雄面前,低声道:“12.7,M82标配,弹头有改装,可能是远程狙击专用。”

沈巍望着那个托盘,眼角隐隐抽动着,但他站在吴瑛身侧,谁也看不到。

吴雄冷笑道:“幸好他还是老样子,对自己技术太有信心。倘若直接换个M8,我还真就回不来了。”

“谁?”吴瑛问道。

吴雄拍拍她的脸,却不小心扯到伤口,嘶地一声:“这事你别掺和。等沈巍伤好了,也该给你们俩订婚了。小慧,你要帮阿瑛准备,好不好?”

吴瑛低下头去道:“不用麻烦慧姨,简简单单就好。”说着忍不住要去看沈巍。

沈巍微皱着眉,欲言又止。

吴瑛的心提起来,拉住沈巍的手。沈巍安抚地对她笑,向吴雄说道:“吴董,有件事……”他没说完,吴雄抬眼瞪他,“见小慧就是慧姨,见我就是吴董,你还真是一贯亲疏有别。”

沈巍看一眼吴瑛,微微笑道:“谈公事习惯了,对不起吴叔。”

“这还差不多,先这么叫着吧,等喝了你敬的改口茶再叫更亲近的,”吴雄笑道,“说吧,什么事?”

“我妈妈可能没办法回来,我原想这个假期能带吴瑛去看看她,现在我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去了。”他偏头看一眼吴瑛,接着道,“这样,实在委屈吴瑛……”

吴瑛脸上有惊喜之色,小声嘟囔道:“不会啊……”

吴雄笑意更浓,“女大不中留,你们两个的事情,你们定就行,令堂只要不是对这未来儿媳妇不满意,别的都是小事。”

“哦不会的,我妈妈很喜欢吴瑛的,之前在英国时我们去看她,她都很开心。”

吴雄点头道:“那就好。沈巍啊,外面那个实验室,我叫阿鬼放权限给你,这阵子你养伤,要做什么研究实验的随时可以进来。里面大部分东西都是你二叔留下的,如果还缺什么,就跟阿鬼说。”

“我知道了吴叔。”

吴雄拍拍方慧的肩,“小慧,你看,我真的没事,你跟阿瑛先回去,问问她都想要些什么,细枝末节的事我这做父亲的可摸不透了,全要靠你。”

方慧情绪已经平复下来,柔柔地嗯了一声,对吴瑛道:“那我们走吧,让你爸爸休息一下。”

吴瑛也明白这是有公事要跟沈巍谈,便答应着跟方慧一起退出去了。

她们一走,吴雄的笑容立时隐没,对多猜道:“那边的事查得怎样?”

多猜望了沈巍一眼,吴雄道:“你说吧。”

多猜这才说道:“之前矿区撤回来那批新货已经送出去了,不过沙田那边又折了几个人进去。现在手上这批实在很难出去,主要是警察……”

啪地一声,床头柜上的台灯被吴雄一把扫在地上跌成粉碎:“警察,警察,警察怎么了?我问你警察怎么了,警察三头六臂了吗?”

多猜往后退了一步,仍低着头,阿鬼这时也开门走了进来。

吴雄深呼吸,平静了一会儿,说道:“沈巍,红冰的配方如何了?”

沈巍道:“能出,只是太不稳定,成本不好控制。”

“能出多少?”

“我来操作,能在十比一以内。”

吴雄心算了下,说道:“阿鬼,备好材料,三天之内要出来一公斤。”又对沈巍道,“有问题吗?”

“没有。”

“好。你自己也注意,总归是养伤要紧,别让阿瑛担心。”

“是的,吴叔。”

“你先回去吧。”

“是。”沈巍应着,后退几步才转身。走到门口又被吴雄叫住了。

“沈巍啊,这批货出来了,你想回学校去,或是办别的事,随时让阿鬼送你。这边路绕得很,不认识很麻烦。”

“我明白,那要麻烦鬼哥了。”

阿鬼忙道,“不敢。”

“那我先走了,吴叔您好好休息。”

吴雄满意地点头,待沈巍出了门,他才回身拈起托盘里那颗变了形的弹头,慢慢地道:“老九啊,既然你先下手捅开这层纸,那就别怪我不仁义,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吧。多猜,这事儿交给你了,等我出了庄园,不想再看见龙城的新闻里,有唐劲这号人物。”

“是的,老板。”

“阿鬼,沈巍这几天都在做什么?”

“沈先生除了休息,就在陪慧姐聊天。用平板发过几次邮件,全部是工作数据,我都看了,没发现异常。”

“今天上午你们出去过?”

“是,去大小姐和沈先生常去的那个健身房取东西。”

“什么东西?”

“沈先生给他母亲买的礼物。放在私用的柜子里。健身房查得很严,柜子也是指纹锁,不是本人确实取不出来。我们去的时候健身房除了前台登记没碰到别的客人,取完东西就直接回来了。”

“嗯,他做完这批货,想出去不要拦他,跟着就行。”

“明白。老板,您那边真的不需要我盯着?”阿鬼看着吴雄肩下的绷带,担心地道。

吴雄笑道:“要不是车和那身特制的防弹衣,这颗子弹能把我的心脏爆成一盘菜了,你去有什么用?看好家,别让沈巍再出前几天那样的事就行了。”

阿鬼惭愧地低头,低声道:“属下是真没想到九爷能那么快得到消息安排了埋伏,刚发现有条子的时候我还以为您特意放出去的风呢。”

“他能把红冰配出来,实在是个宝贝,只要他不是卧底,怎么我都能保住他。只不过,”吴雄叹气道:“这个沈巍呀,比云飞还让我心里没底。”

“我们不是有配方了吗?老板要是实在不放心,不留也罢,”多猜淡淡地说。

阿鬼道:“上次我去找回来那个配方,找了好几个人试过,出不来。录像也反复研究过,我看除非问沈先生本人,不然我是找不出问题出在哪。”

多猜道:“你拿回来那个配方确定是红冰的配方吗?”

阿鬼脸色一沉,道:“你信不过我?”

多猜忙道:“哪敢,我只是觉得这种东西总会有很多次调整,是哪个中间版本可能只有本人最清楚吧。”

“配方是在他记录临时想法那个本子最后面拍下来的,就算不是最后版本,也是最接近的。而且跟视频里的配料对比过,基本一致。”

“鬼哥,我只说我的怀疑,就事论事,你不要放在心上。沈先生在我看来行事十分谨慎,我总觉得他不像会把配方随便写在本子上的人,咱们的人潜入他家里几次,难保他没有察觉,万一……”

阿鬼笑笑,道:“沈老师再谨慎,还能有猜哥您谨慎吗?我潜入猜哥您的小仓库两次,您可有察觉?”

多猜脸色一变,道:“什么?你去我的小仓库做什么?”

“你之前藏了我的酒,我当然要去找找了,”阿鬼大笑,“你不是也不请自来探过我那个狗窝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吴雄听到这里,眉峰一耸,道:“你们两个胡闹,现在什么时候,想给我添乱吗?”

阿鬼马上弯腰向多猜行礼道:“跟猜哥开个小玩笑,请猜哥别介意。”

多猜也立即低头,道:“是我言语不妥,不该怀疑阿鬼的身手。以阿鬼的利落程度,能察觉到痕迹,起码得受过三五年专业训练。再说,沈先生若真的察觉,此时必定会坐立难安,不会这么平静地继续研究。”

吴雄摆摆手道:“好了,阿鬼,这些天你别的不用管,沈巍做这批货出手之前,他的一举一动你都得给我盯好了。”

“是。”



秦越站在路边树影里,脚尖时而碾着路基上松动的土,时而踢走一块小石子。心怀戒备的等候会让时间显得异常漫长,他在这里站了不到五分钟,感观上却像过去很久一样。

一辆黑色轿车安静地滑过来,停在他前面不远处,尾灯闪了两下。

他朝四周看看,确定没人之后走到车边开门坐进后座。

轿车再度滑行,匀速开出小巷,融进主干道拥挤的车流。

“你伤好了?”秦越靠着椅背,帽子几乎盖住大半个脸。

“嗯。有新情况?”田丰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几乎看不到嘴唇在动。

“非得有新情况吗?就不能是我没钱了?”秦越难得有开玩笑的腔调,然而帽子下的脸上并没有笑意。

田丰嘴角向一边扬起,改为一只手握方向盘,腾出右手从副驾收纳盒里扒出个信封扔向后座,正掉在秦越怀里。

“哎,还真有?”秦越被砸一下,摸到信封,也不看直接揣兜里,哼道:“这算是抚恤金吗?”

“你还真是口没遮拦,难怪风车那么喜欢你。”聊不到正题,田丰也不急,现在局势,局里一整天的会开下来,能这样插科打诨几句都觉得是奢侈。

“怕啥,要是我说几句就能改了阎王薄上的时间表,那咱还用这么辛苦嘛。”

“说吧,什么非常规的情况这么急不能等下次见面说?”

秦越抬起帽子坐直,先往车窗外看看,然后将一个U盘丢进档把旁边的杯座,“老田,你给我句准话,那个内鬼,你是不是心里有数?”

田丰抬眼隔着后视镜跟秦越对视,“我以为你会问沈巍。”

“他?他不需要我操心。”秦越望向车窗外流动的霓虹,这城市的夜色美得如此炫目,谁会去注意这五彩流光之下掩盖多少罪恶呢?

秦越有时也会想他执意留在这里,忍受着这种“不是自己”的日子,究竟值不值得。傅子遇问他的时候,只有他自己知道会有那么一瞬间,他心头会闪过仓惶的恐惧:他确实会怕,怕这样的日子永远没有尽头。

红灯,田丰注视着后视镜,“你查到了?”

秦越叹气,下巴微抬示意那个U盘,“可惜,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总不能因为有亲戚关系抓人吧。”他使劲搓着脸,上身前倾趴在副驾靠背上,“老田,我想回来。”

“我知道,”田丰放慢车速下桥拐出主干道,“亲戚关系不能抓人,但可以做点别的。”

秦越眼睛一亮,道:“你想钓鱼?”

田丰道:“当年泄密的信息,不是从任何系统内部登记过的号码发送出去的,你查到的人,是直接暴露你的人。”

秦越愣了下,这一点在他意料之外,“你是说……”

“如果你愿意,我需要你做那根钓线,”田丰道,“肯定有危险,但至于能不能钓出那条毒蛇来,我只有六成把握。”

“好。”秦越完全没有犹豫。

田丰对此并不意外,沉声道:“但你得记住,这是你的任务,必须排除任何私人情绪。”

秦越盯着后视镜,突然笑了,“任务?田局,真要拿任务框我,也得等我能归队吧?”

田丰微笑道:“赌一赌罢了。”

秦越道:“那我押你会赢。”

田丰踩下刹车,车子又停在秦越上车的地方。

“黄金蟒近期会有新交易,有你的老相识在场。具体时间地点我会尽快放给你,钓鱼的钩这几天就放出去,后面你自己安排。”

秦越下车,没搭他这话,只是回身拍拍衣兜,说道:“谢啦。”



秦越一进门,就看到傅子遇关掉了一个界面。

“搞什么小动作呢还怕我看到?”秦越踢掉鞋子,打趣地道。

傅子遇嘁了一声,道:“怕你看见?”他又将界面打开,“给你看,你看得懂吗?”

秦越横眼一扫,满屏代码,撇嘴道:“那你听见我进门就关它干嘛?”

“没听见你进门,”傅子遇起身去冰箱拿了两瓶水,丢给秦越一瓶,“老田没事了?”

“没事儿,我看他好像还胖了点。”秦越直接把自己摔床上,“有沈巍的消息吗?”

“没有,火车飞机我都查了,肯定没出城,学校那边登记是正常休假,”傅子遇看看他,“老田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你情绪不对,肯定有什么事,”傅子遇坐他旁边。

秦越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捋着他的背,“发信息给小B的人,是白讯文。”

傅子遇身子一震,“老田告诉你的?”

“嗯。”

“他故意的?”

秦越笑笑,“你这个脑子啊,反应怎么这么快。老田要钓鱼,白讯文是最好的饵。不过我信他说的是真的。”

傅子遇想想,道:“也是,当年内调查那么细,雷霆不过沾了点边都能牵出来,那内鬼谨慎得很,不会自己经手的。”

“老田在盯黄金蟒,他们行动,我们就有机会放饵。”

傅子遇后背仍僵着,“这次你不能找申哥了,我陪你去吧。”

秦越盯着他后背,手停住了,“我不想让你去。”

“我知道。”傅子遇往后靠了靠,腿收上来抱着膝盖,偏着脸趴在膝盖上,幽幽地道:“哥,你说,他图什么呢?”

秦越坐起来,搭住傅子遇的肩,轻轻拍着,连声调都带出浓重的安抚:“人生在世,无非名利二字,我为名他为利,都没什么新奇。”

“可是,即使为名利,总有些事不可为,不是吗?”

“最复杂是人心,可为不可为,都在一念之间。有些东西在我比性命还重,我承受不了失去它的风险,可在别人,也许不过是片浮云,吹过就散了。”

“是啊,人心,太脆弱了,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在乎才会去找,不在乎,失不失去又有什么关系。”秦越揉揉傅子遇的后脑勺,“行了,别瞎想,好好休息,想跟我一起去,你得拿出最好的状态,别宅得只剩下脑子好使了。”说完他跳起来,扯下毛巾往洗手间去了。

傅子遇翻个白眼,“三句不到就没好话,那你不是还连脑子都不好使呢。”

秦越大笑,“我不如你,行了吧,那我也是你哥——”尾音淹没在哗哗的水声里。

傅子遇回到桌前,按亮屏幕,打开另一个隐藏界面,输入四个字。

另一个对话框里有绿色光点一闪而没,傅子遇在对话框里输入大段代码,按下回车键,界面进入地图模式,小光标在地图上浮动,最终停在一个点上:东港良美村。

傅子遇截取坐标后将两个界面都关掉,缩小了那个用来应付秦越的代码界面,下面是两张图片,一张是书吧里,季白的手转过白色茶缸,另一张则是傅子遇写在纸上的十六个字——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他将那段代码贴在“不怕牺牲”下面,那个白色茶缸上,红艳艳的“争取胜利”,像一句被祝福过的魔咒,穿过傅子遇眼底印在他心里。

——————————————

【注】

之前有小伙伴提到好奇M82的样子——


——————————————

前文:脑洞楔子

0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0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0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0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0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0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0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0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0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中)(下)

11. 落叶知秋,此情谁诉:(上)(中)(下)

12. 沉吟至今,但为君故:(上)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