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十一:落叶知秋,此情谁诉(上)


沈巍和吴瑛离开后,阿鬼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给吴雄看。

“老板,唐九爷身边那个人,是桑正业。”

吴雄很吃惊,桑正业这个名字,混过金三角的老人都听过,他不到二十岁就成了坤沙的亲卫,以枪法神准闻名金三角地区。不过,远在掸邦革命军覆灭之前亲卫团就被坤沙解散,桑正业也从此不知道所踪,有传言说他偷渡到东欧去做了雇佣兵。

一晃十几年,吴雄以为这个人早不在人世了,想不到他不仅回来了,还跟唐劲在一起?

为什么会跟唐劲在一起?吴雄锁眉沉思,难道跟他自己一样,其实是个一点都不像巧合的巧合吗?

外人都以为吴雄原本就是坤沙派到韩琛那里去,化了名潜伏着,只能时机好掀翻南海上这条大船。事实上,当年的小熊重伤逃走时根本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他独自带着吓得不会说话的阿瑛。身上两处枪伤,表皮40%烧伤,倒在洛克河下游浅滩,会被满星叠的人捡回去可以说全靠运气。

那么唐劲会找到桑正业,是不是也靠的运气?

吴雄听满星叠的人提起过,桑正业在万欣德只呆了短短三年半,但只要跟他同时呆过的人没有不知道他的。

他是天生的狙击手。

“阿鬼,你今晚回趟大宅,换先前运过来那辆车,”阿鬼答应着要走,又被叫住,“等等,你叫多猜给你也换件他刚弄回来那种贴身小马甲【1】,24小时穿着。”

“是,老板。”

“还有,盯紧沈巍。他若顺利出城,马上甩干净钉子带他回来见我;若他有事,尽力护着,完事送他回大宅去。”

“明白。”

“你去吧。”



贺涵一个月之内第三次被请进公安局“协助调查”,他也是非常头疼。季白看出了他的头疼,经侦例行讯问结束之后,季白倒了杯咖啡走进会客室。

“想不到能在这里喝到这么好的咖啡。”贺涵喝过之后又说一遍谢谢,明显比季白放下杯子时他说的那句要由衷得多。

季白唇角微挑似笑非笑,道:“如果我不在,你确实喝不到。”

“林东曼特宁,倒很符合季警官的风格。”贺涵放下杯子,“季警官不会是专程来给我送咖啡的吧?”

季白道:“是一种可能性。”

“概率太小。”贺涵笑。

“那还是为了工作吧,天诚贸易连续两年的财务评估都是贺先生公司经手的,我很好奇贺先生为什么没有发现这家公司涉嫌商业欺诈呢?”

“我还不知道经济犯罪也归季队管,”贺涵向挪了下椅子,仍笑着。

“案子自然不需要我过问,不过,天诚是飞城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这个我就比较感兴趣了,”季白双手撑住桌面,“毕竟贵公司合伙人陈天先生生前与飞城集团合作十分紧密。”

“我以为Patrick的案子是赵警官在负责……”贺涵低头小口啜着咖啡,慢条斯理地道。

陈天生前曾被注射新型毒品以及在藏毒地点发现的那辆车都是系统内部信息,外人无从得知。贺涵的认知里陈天遇害是刑事案件,由季白这个缉毒大队长来提问,确实有点怪。

“凡是与陈天先生的案子相关的信息,我都要过问,不过很抱歉,出于纪律规定,目前我不能向你说明具体原因。”

边防配合缉毒大队连续端了一个藏毒窝点和一个制毒基地,这两个地点都或多或少与唐劲有关。飞城旗下子公司在这个当口爆出商业欺诈,时间点掐得太巧合,加上辰星也掺合进来,不能不令人生疑。

“天诚的账最初是Patrick助理负责的,今年年初出过些问题。助理离职之后,是Patrick自己在经手。我们这个行业的规矩,没有特殊情况,不会中途插手别人的case,尤其是合伙人级别,客户都是带全程。”贺涵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始解释。他声音不大,贴着嗓子边缘带一点沙哑的颤音,有种奇特的吸引力,“如果不是Patrick出事,我不会碰他经手的任何案子。可现在他手上所有项目我都需要重新核查,所有客户都需要一一拜访,有些洽谈细节并没形成书面纪录,等于得重新谈。天诚合同编号更新过两次,排在后面,账目资料我还都没有看过,究竟有什么问题我并不知情。”

他这番话跟方才对经侦同事讲的意思差不多,但更诚恳些。季白并不怀疑这些言辞,只是对贺涵这个人,他脑子里一直有根弦绷着。

多与贺涵打一次交道,就会更多一分感觉到他与洪少秋待人接物的不同。哪怕长相声音都那么相似,也无法将两人当成一个。季白如履薄冰一样维系着自己作为一线行动人员、并且是行动指挥者之一的理性和客观,尽全力只将贺涵看作与沈巍白讯文一样的涉案人员。

“贺先生,很感谢你的合作。我还有个问题想请问,辰星投资在经营过程是否有利益敌对的竞争对手?”

“商业领域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对手,今天竞争很可能明天就需要合作,今天的合作伙伴明天也可能就成了竞争对手。如果非要将一个行业比作一块蛋糕大家来抢,那么在龙城投资界,有机会从辰星手里挖走客户的,也只有睿思投资。但是辰星与睿思也存在合作,相信贵同事手上已经有相应的资料,所以并不能一概而论。”

季白抬眼,慢慢地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对手,贺先生这话,说得真好。”

贺涵礼貌性地一笑,道:“难道季警官不这么觉得吗?”

“或许吧,”季白道,“谢谢贺先生的合作。在陈天先生的案子没有查清之前,可能还会需要贺先生配合,希望贺先生不要介意。”

“应该的,我只是希望案子能尽快水落石出,毕竟故人已去,能入土为安也算是身为多年老友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值班警官将贺涵送出去后,赵寒端个餐盒走进来,坐在窗边,顺手推开窗子。餐盒里满当当挤着蒸饺和卤蛋,边角还塞了些小菜。

“借地儿吃个早饭啊,”赵寒一边说一说将蒸饺塞了满口。

“都几点了还早饭,”季白就着饮水机涮涮咖啡杯,接点温水直接喝。

“早上起晚了,没来及吃,那什么,他们帮我带的——三哥,要不要来一个,”赵寒夹一个蒸饺要往季白面前送。

季白忙向后闪,眉稍一挑,笑道:“人家小姚给你的爱心早餐,我可不讨这个嫌,再说我吃过早饭了。”

赵寒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季白说的小姚是今年才分到他们队里的新人,归赵寒带。名牌大学出来的小姑娘多少有点傲气,赵寒一直带得不情不愿,结果后来跟着出了两回现场,对赵寒佩服得五体投地,也不再撇着嘴喊赵组长了,师父师父叫得勤劳,恨不得伺候得赵寒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上个月队里聚餐,不知道是谁喝了点酒拿话激小姚是不是对她师父有想法,人家小姑娘挺大方,直接承认,赵寒倒闹了个大红脸。

缉毒大队上上下下光棍几十条,终于有了个带头脱单的。小姚是个好姑娘,认真努力,长得也漂亮,季白挺替赵寒高兴。

“诶,三哥,刚刚那位贺总,我前天看见他跟咱那位白少爷一起吃饭来着。”赵寒狠咽一大口,拍拍胸口给自己顺气。

“嗯,他刚刚自己说了,跟睿思有竞争有合作,”季白给赵寒杯子里接点水,“这会儿没人,你慢点吃。”

“你说,他跟白讯文,还有那个沈巍,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

季白抬头望向窗外,叹息一样地道,“还是要继续挖证据,只有证据会告诉我们他们之间的联系,会给我们新的发现。”

黄金蟒大案与多年前的坤沙集团和南洋韩琛都有着千丝万楼的联系,上级部署多年却几度被内鬼破坏。377号行动之后,潜伏多年的风车和紫檀相继牺牲,都有暗线留下。

季白想起田丰说的那些话。

紫檀留下两条线,其中之一代号叶飘摇,将黄金蟒进入龙城的消息发了出来,而另一条,田丰却语焉不详,只是暗示与赵云澜有关。

风车的线田丰说已经接起来,如今田丰受伤,这条线是否仍安全?

“田局怎么样了?”季白忽然问道。

赵寒吃到最后一口,结结实实噎了一下,“昨天晚上听说是还没醒,今天不知道呢——”他把空盒扣上装回袋子里,“办公室那边中午回来人,到时候去问问。”

“不用问了,我下午要出去,顺便去医院看看。”



沈巍从系主任办公室里出来,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碰到正在敲门的唐果。

“进来吧,”沈巍打开门,对唐果说道。

唐果跟着他走进来,回身将门关上。

“怎么了?”沈巍坐下来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发现唐果低着头靠在门上,便出声问道。

唐果回家的消息是头天夜里十点多时,卢若梅发给沈巍的。虽然那时沈巍已经知道事情都解决了。而沈巍焦急地寻找唐果但并没有上报给学校这件事,则是今天一早卢若梅告诉唐果的。

“我本来想上午大课结束后找你的,正好你来了,能不能说说,昨天怎么回事?突然完全没有消息,老师和同学都很担心你。”沈巍放缓语调,不想显得像在责问。

“沈教授,您也担心我吗?”唐果仍低着头,脸完全隐在刘海下面,看不到一点表情。

“我当然担心你。我是你的带班辅导员,你在学校出现任何状况我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除了责任呢?”唐果突然抬头,大眼睛红红的,“如果您不是我的辅导员,您还会担心我吗?”

沈巍愣住,似乎不太明白唐果的意思,脸上现出困惑的神色,“如果我不是你的辅导员,那么我很可能没机会发现你不见的事……”

唐果盯着沈巍的脸,眼睛更红了些,像要哭出来:“吴瑛,是你的未婚妻吗?”

沈巍抿起唇,脸色沉下来。

“沈巍,你亲口告诉我,吴瑛是不是你的未婚妻?”唐果上前几步,撑住沈巍的办公桌。

“唐果同学,这是我的私事。”

“她把我绑起来让我离你远点,凭什么?她说她是你的未婚妻,你说,她是不是?”唐果眼中泪光闪烁,声音也控制不住地上扬。

“你说什么?吴瑛把你绑起来?唐果同学,你有证据能证明她绑了你?如果证据属实,我们马上报警——”

“我没有证据,但我没说谎,”唐果接近于低吼,“我不要报警,我只要你告诉我,她是不是你未婚妻?”

办公桌被唐果推得往里挪了几公分,发出难听的划地声。她目光有些散乱,情绪已经太过激动,沈巍想了想,终于道:“她现在不是。”

唐果听到这句话,稍稍平静了些,随即又问道:“现在不是?”

沈巍面色沉重地长出口气,站了起来。他走到窗边向外望去,叹息地道:“唐果同学,你还小,有些事你现在还没办法体会。”

唐果三两步冲到他身边,拽住他的胳膊,“谁说我小,我不小了,我哪点比不上她?我比她年轻我比她漂亮,我知道你喜欢聪明的女人,我也可以考研读博士的……”

沈巍轻握住她的手腕,回转身面对她,“唐果,你有你的优点。我很羡慕你,生活可以很简单。我和吴瑛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不管我喜不喜欢她,有些事我都得去做……”

“是不是她逼你做什么了?我知道她家里很有势力,但是她爸爸肯定不知道她做了些什么,我让我爸去告诉她爸,一定可以阻止她的……”

沈巍忍不住微笑,“你当小孩子闹别扭打架老师去找家长吗,怎么还能把令尊扯进来?“

唐果狠狠地甩开手,“说了我不是小孩子,我是说正经的,原来我爸跟她爸很熟的,那位吴伯伯人很好,一定会好好管教她的。”

沈巍眉心不易察觉地耸了一下,又很快恢复正常,道:“这确实是我的私事,我自己能处理,唐果同学,你不是小孩子,你是成年人,要学习照顾好自己,不能再出昨天那样的状况。你确定不需要报警吗?真的是吴瑛绑了你?”

唐果咬唇道:“她倒是没有真的绑住我,但确实是她让人把我从学校里骗出来,也是她把我关起来,一直到晚上她爸爸才派人把我接出来的。”

沈巍脸色不好看,道:“这件事,我必须跟她谈谈。不过,你说你们两家原本认识?吴瑛家在滇南,她的父亲很少来龙城,怎么会跟令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昨天晚上她爸爸押着她来给我道歉的,我爸叫她你二哥,还让我叫伯伯。”

“听起来像是世交了,吴瑛向你道歉了?那这中间也许有什么误会,等我从横山回来就去问问她,到那时我们有什么问题也必须得摊开来谈了。”后面两句沈巍说的比较小声,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

唐果若有所思地抿着嘴,问道:“横山?沈教授要去横山?这几天课题组不是都有实验?”

“我有些要紧事得去横山处理,成年人的世界,总需要有很多妥协。下午剂量组的实验我已经请许教授来带。唐果,你安心上课,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沈教授,我——”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好好把课题做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听到了吗?”

“哦,知道了。”唐果低下头,有沈巍看不见的角度,眼珠迅速转着,嘴角露出来一点不明涵义的笑容。

出了沈巍办公室的门,还没走到楼梯拐角,唐果就拿出来手机拨了个号码。

“金飞哥吗,我是唐果。嗯,我知道。我教授今天下午要去横山,吴瑛让他去的,这次你别让他伤到上次的事我就原谅你,好,一言为定。”



唐果出去之后,沈巍锁上门,从最下层抽屉里拿出阿鬼给他的纸袋,揣进兜里去了实验室。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沈巍再从实验室出来,纸袋子已经剪碎冲进马桶,而纸袋里的东西则被沈巍处理后装进了药瓶里。

他将药瓶放进并不常带的手提包,出门打了辆车,奔城西而去。

出租车自横山出口驶出高速时,沈巍很确定有两辆车在跟着他,他皱了皱眉,手在口袋里捏紧了手机。

车子在指定地址停住,师傅问沈巍要不要等他,沈巍就着后视镜看到那辆拐进胡同去灰色私家车,摇摇头道,“不用等了,谢谢。”

这里是个街心小公园,旁边环绕着几栋居民楼,赶上午餐时间,秋老虎还很灼人,街上挺安静。

沈巍走进小凉亭,掏出手机,按下开机键。

——————————————

【注释】

【1】小马甲:意指防弹衣

——————————————

【人物备注】:本故事涉及剧目较多,虽然大部分角色都有改编,但还是备注一下每章新出场角色出处以方便愿意看的朋友们。没标注的新角色应该就都是原创龙套了,如有遗漏请评论提醒,谢谢。

桑正业:出自《卧底归来》,饰演者张经伟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中)(下)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