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看两大反派飚戏]

日常感谢 @梦夜纸

—————————————— 

章十: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下)


吴雄将吴瑛塞上阿鬼的车,自己上了另一辆。而多猜出门之后就不见踪影,不知去了哪里。


路上吴雄打了几通电话,车子一路压着限速上限飚到城东商业区,那一片灯红酒绿里,夜生活还没有开始。两辆车停进一家不算太显眼的俱乐部地下停车场,吴瑛下车时,正好看到多猜也在旁边下车,打开客座车门。


唐果从里面出来,两眼红肿,头发蓬乱,恨恨地瞪着吴瑛。


吴瑛两手还被捆在身后,回她个白眼,跟在吴雄身后走进电梯。多猜躬着腰请唐果进了另一部电梯,唐果瞪不到吴瑛,转而瞪着多猜,满脸恨不一脚把他踹出去的怒意。


唐劲站在四楼大厅里,电梯门打开,他大步迎上去,伸出双手,大声地道:“二哥,真想不到,咱们兄弟还能再见面。”


吴雄亦是一脸笑容,眼角褶皱堆叠能夹得住硬币,“是啊,真是想不到。”


两人结实地拥抱,互相拍着对方后背,甚至连眼圈都微红。


“二哥,这么多年过去,你一点变化都没有,不像我,简直已经是老头子一个。”松开手臂,唐劲勾着吴雄的肩说道。


吴雄大笑,“老九,你这保养得油光水滑,脸上连一道褶子也看不见,哪有你这样的老头子。”


话音才落,另一部电梯叮地一声停下,唐果奔出来,拉长声音叫了一声“爸”,却因为看到勾肩搭背的两人而愣立当场。


“没规矩,没看到有客人在吗?怎么邋遢这样就出来?”唐劲斥责唐果。


唐果被他一吼,哇地一声哭出来,“我都被人欺负了你还骂我——”


“闭嘴,你不欺负别人我就烧高香了,谁敢欺负你?还不快去换衣服收拾收拾,再给你二伯伯行礼——”


“哎,老九,你别一上来就训斥孩子,我就为这事儿来的,怪不得侄女委屈,”吴雄拦住正要发火的唐劲,“大侄女过来,今天这事儿二伯伯替你做主。”


他说着回头示意多猜,多猜立刻从里兜掏出个黑色小盒双手递向唐果。


“大侄女是叫唐果?多好的名字,一听就是甜的,好了,不哭了。二伯伯头回来,不知道咱们侄女喜欢什么,就随便备了个小礼物。”多猜应着他的话音打开小盒,里面是一枚金色手镯,镶着碎钻的小方块交叠联结成环,起始端镶嵌一块纯净的淡绿橄榄石,大厅灯光自宝石内部折射而出,映得整个手镯恍如一条盘踞吐信的竹叶青。


唐果再怎么骄奢也不过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自然难以抗拒珠宝的魅力,尤其是盒子内缘还印着以B开头很得小女孩们欢心的LOGO。


“来得匆忙不及好好选礼物,只能买个现成的凑数。”吴雄温言对唐果道,“你要是不喜欢,就告诉二伯伯,我叫他们去换掉。”


唐果显然是喜欢的,可唐劲不发话,她又不敢接,只好扁着嘴望向她父亲。


唐劲长叹一声道,“二哥,你这说来就来,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已经很过意不去。这么贵重的东西还说成是凑数,小弟是要无地自容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今天来,是专程来赔罪的,这点小玩意儿都不能算给侄女压惊,侄女要是不肯收,我豁着这张老脸也不敢站在这了。”


唐劲笑道:“二哥言重了。果果,二伯伯赏你的,还不快收着、谢谢你二伯伯?”


唐果立刻接过来,低头对吴雄道:“谢谢二伯伯。”


“不忙谢,”吴雄摆手,“阿瑛,你过来。”


吴瑛一直站在电梯口,这时听见叫,寒着脸不肯动,被阿鬼在背后推了几下才不情不愿地挪了点距离。


吴雄脸上笑容瞬间不见,突然回身走到吴瑛身侧,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拖到唐果面前,“去,给唐家妹妹道歉。”


吴瑛紧咬着唇,一声不吭。


吴雄怒气勃发,竟一脚踹在吴瑛的膝窝里。吴瑛一个站立不稳跪倒在地,她难以置信地回头望向吴雄,眼里滚下大颗泪珠。


“我让你给你唐家妹妹道歉,你听到没有?!”吴雄喝道。


唐果被这场面惊到,端着盒子呆立着不知所措。唐劲则连忙过来拉住了吴雄,“二哥,你这是做什么?她们小姐妹有误会,说开就得了,怎么能对姑娘家动手?来来来,阿瑛是吧?快起来快起来。”


唐劲去扶吴瑛,吴瑛不肯起,嘴里咬出铜锈味,颤着声音一字一顿地道:“你让我道歉,好,我道歉。”


她抬眼,目光剑一样刺向唐果,露出个不像笑容的笑容,道:“唐小姐,今天多有冒犯,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唐果被她目光刺得忍不住瑟缩地想要闪躲,听她这样说,僵着脸道:“你,你,你起来吧,我没事。”


“请你原谅我,如果得不到你的原谅,我不能起来。”吴瑛说得很慢,唐果觉得她一点都像在要求原谅,那感觉根本像是威胁,她嘴角动了几动也没能挤出个笑容,只好继续僵硬着道:“我真的没事,我原谅你,你起来吧。”


吴瑛这才慢慢地起身,吴雄那一脚踹得相当实在,她起来时左膝后面甚至有点抽筋,但她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向后退,退回到电梯旁边。


吴雄脸色稍稍缓合,转向唐劲道:“家教不严,让老九你见笑了——”话还没说完,吴瑛已撞开消防楼梯的门冲了下去。唐劲忙叫人阻拦,吴雄挥手道:“老九你不用管她,这孩子被我宠坏了,没一点规矩。多猜,你去跟着,别让她乱跑,再给我惹事。”


多猜躬身称是,追了下去。


唐劲给唐果个眼神,唐果立即会意,再次向吴雄道谢之后离开了。


“小弟略备了些薄酒小菜,算是给二哥接个风,请吧,”唐劲右手前伸,指向一间门廊素雅的包间,一行人走到门口,只有四个进了房间,其他人自动分列两排守在门口。跟在吴雄身后的自然是阿鬼,而唐劲身边则是个瘦长汉子。


阿鬼经过那人时,突然从后腰窜上来一股凉意,那是常年在危险边缘游走的人面对威胁时自然而然的反应。阿鬼垂着眼暗暗打量那人,不仅瘦,而且苍白,垂眉耷眼看来全无生气,戳在唐劲身后像个假人。


然而阿鬼就是在那人并不强烈的存在感里觉察出一股钝钝的杀气。他默默地靠后站直,两手交叠在前,调整到能迅速插入肋下再迅速抽出来的角度。


两边肋下各有一把Glock19,备用弹夹则别在后腰。


“二哥这是来了有些日子了?怎么提前没跟兄弟打招呼?”落座之后,唐劲亲自给吴雄斟茶,吴雄也不客气,端在手里细细品着。是龙城本地的黄茶,算不得名贵,却胜在是当年的新茶,香气清且正,回甘醇厚。


“不过两三天,还不是为阿瑛的事,来得突然,本想来看看情况就走呢,”吴雄放下茶杯,从面前小碟里拈起一块点心。


广式点心做得精致又不腻,正好拿来配清茶。


“老九,你可真是越来越会生活。”吴雄抹去手指上的碎屑,感叹道。


唐劲笑道,“年轻时逞勇斗狠,也没落下什么好,眼看着半截身子入了土,再不享受,哪还有机会。”


吴雄长叹一声,“说得有理,当浮一大白,来,以茶代酒。”他端起茶杯,与唐劲在半空相碰,叮咚脆响,两人同时大笑。


然而两人却都没有提及任何往事。陆续上桌的“薄酒小菜”,菜出自港岛名厨,酒是来自高木酒造的十四代龙泉清酒,吴雄饮酒品菜,心下一派轻松。


唐劲真的太会享受了,这么会享受的人,对自己是很难狠得下心的。


对自己狠不下心,如何做得了他吴雄的对手。


和着酒菜,他们在聊儿女债。


时间过去不到一个小时,吴雄掩饰着看了三次表。第四次看表的时候,唐劲放下酒杯道,“二哥,侄女可是已经回家了?”


吴雄脸色变了变,露出些许尴尬之意,回头望望阿鬼。阿鬼向前倾身朝唐劲抱拳,然后才回吴雄的话,“方才多猜发了消息过来,大小姐刚刚回到别苑。”


“回去了就好,阿瑛从小脾气倔,我确实是有些放心不下。”


“这个我太能理解了,不然这样,今天我们兄弟就叙到这里,改日请二哥抽个富余时间,我请二哥泡泡温泉放松放松,二哥觉得如何?”


吴雄笑道,“我这心里记挂,倒让你看笑话。今天就到这吧,我还是回去看看,骂得狠了,得去安抚安抚,谁让是自己亲生的呢。”


离开时怎么看都带着点惶急,可真开出商业街,阿鬼却放慢了车速,吴雄脸上也全然看不出方才的心不在蔫。


中间隔挡的玻璃并没有升上去,座椅下的架子被提前拉出来,吴雄仰靠在上在闭上休息。


“阿瑛是自己回去的?”吴雄问阿鬼。


“多猜说他一路跟着大小姐,直接回了别苑。”


“嗯。”


“老板,”阿鬼看看后视镜,“我多个嘴,大小姐那边,是不是解释下的好?”


吴雄仍闭着眼,“让多猜稍带着提一提罢了,不用多说。这孩子越发没章法,今天要不是沈巍透信儿过来,我都无从知道她给我捅这么大篓子。”


“可是——”


“拖不了几天了。就着阿瑛这事闹这一场也好,说不准能撤掉些老九的戒心。”吴雄显得有点漫不经心地道,“辰星那位贺总,怎么样了?”


“跟您怀疑得差不多,先前陈总交过来的账该出自贺总手笔。他现在撑着辰星的摊子,跟飞城的接触反而不如睿思多,看来是个有城府的。”


“嗯,那边的计划,可以启动了。”


“是。”


“这阵子把阿瑛给我看住了,再出乱子唯你是问。”吴雄语调平板,听不出情绪。


“是。”阿鬼识相地闭了嘴。


车子静静滑行,阿鬼以为吴雄已经睡了,却听他突然又问道:“今天跟着唐九那个,怎么没见过资料?”


“对不起老板,这两年时常在唐九爷身边露面的,除了金飞就是那个阿勤,今天这位咱们得的消息里确实没出现过。”


吴雄睁开眼,眼神里似有光闪过,“没出现过?还是你没注意过?”


阿鬼没敢应声。


吴雄眼睛再度闭起来,“算了,现查不迟,这个人能把杀气藏住,不简单。”


“是。”




而商业街的俱乐部里,送走吴雄,包厢里只剩下唐劲和那瘦长汉子。


“菲律宾水路又被掐掉一批货,九爷,姓吴的背后刀子捅得毫不留情,再这样下去,咱们这条暗线可撑不住了。”


唐劲抿着酒,淡淡地道,“我这次把你叫回来,你知道为了什么吧?”


那人叹气道,“我知道。烟道买卖走东南亚利越来越薄,断了有断了的好处。可咱自己断是一码事,让人生生切掉是另一事。九爷,这口气,您咽的下去我可咽不下去。”


“做个生意,哪里就那么大的气性,什么咽得下咽不下的。来,坐下陪我喝两杯。”唐劲把酒瓶往前推了推。


那人倒笑了笑,伸手端起瓶子给唐劲倒酒,说道:“您又忘了,我不喝酒。”


唐劲哼道,“不喝酒已经那么大火气,喝酒还了得。”


“九爷,咱虽然毁了姓吴的矿区基地,可龙腾那边渗不进去,动不了他在龙城的根本,我是真急。”


“龙腾可不是他的根本,龙腾那几间实验室就是个幌子。”


“幌子?那姓沈的不是隔三差五往那边跑吗?”


“吴雄这个人呢,是个典型的控制狂,心细,偏执,他要给自己留根本,一定得是远离人群,是个他能完全掌控的环境,只有他能控制和进入的地方。那姓沈的是个厨子,龙腾也就让他验验材料,真想做出满汉全席,一定还有个地方,我们没找着。”


“那我继续找。”


“不,让金飞去找。姓沈的交给阿勤。”


“啊?那我呢?”


唐劲突然抬头,笑容加深,“你的宝贝M82,有多久没好好上油了?”


那人愣住。


“气不是拿来咽下去的,是拿来出的。至于怎么出在哪里出,你自己定吧。”唐劲说完,仰头饮尽杯中酒。


那人也笑了,笑容也很深。




多猜一直站在门边,沈巍两次请他坐,他都摇头谢过,没动。


“你不用让了,就算是我爸让,猜哥也不会坐的。能站着绝不坐着,是猜哥的原则。”吴瑛对沈巍说,她左手揉着膝窝,边缘能看到隐隐泛青,沈巍让人给找了冰袋来给她敷着。


沈巍便不再去管多猜,问吴瑛腿怎么样了。


“臭老头子,下这么狠的手,我恨死他了。”吴瑛咬牙切齿。


多猜上前两步,从门缝往外瞄几眼,关严门,小声说道:“大小姐,本来轮不到我说,可是,这件事,老板确实为难。”他普通话不大好,说得很是费力,“若不这样,计划白做,会很麻烦。”


吴瑛没听懂,依然恨恨地道,“什么计划?什么麻烦?他动手打我就没有麻烦了吗?”


沈巍琢磨一下,对多猜道:“您的意思是说,吴叔原本有计划,大小姐带走唐果,会破坏这个计划,所以吴叔才会在唐家对大小姐动手,这样计划就不会被破坏掉,对吗?”


多猜使劲点头,“对,对。”


吴瑛也反应过来,“臭老头子拿我演戏?”


“吴叔必然是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而且再怎么说,你先带走了唐果确实有不妥。”沈巍平和地说道。


吴瑛瞪他,哼道:“你倒跟老头子一条心了。”


“就事论事而已。吴董担心你,估计很快也会回来。”


吴瑛大眼一翻,“担心个鬼,他回来也是为了找你,才不是担心我。”


“那还不是一样。”沈巍淡淡地道,吴瑛听他这样说突然愣住看他,又突然低下头去,安静了下来。


吴雄回来得果然比吴瑛预计的时间早得多,听到车子停在楼下,也不过九点五分而已。


待得吴雄进门,吴瑛却趴在窗边身子也不肯转。吴雄随她去,招呼沈巍道:“怎么不先点些东西吃,就这么饿着?”


沈巍道:“没觉得饿,倒是连着几天熬夜写报告,刚刚睡了一会儿。”


“不错不错,来,看看你想吃什么。”吴雄翻开菜单递给沈巍,沈巍望一眼吴瑛的背影,知道要她点她也不会应,便接过菜单,捡印象中吴瑛爱吃的点了几样清淡小菜。


吴雄看着他点完,满意地笑笑,道:“阿瑛行事不稳重,这几年多亏有你在,不然谁知道会惹出多少乱子来。”


吴瑛眼看着后背紧绷,但终究仍是忍住没出声。


沈巍道,“吴叔说笑了,我就是个读书人,学校以外的事情我都不懂,很多时候都是吴瑛在照顾我。”


“你呀,到什么时候都是护着她说。”


说话间,服务员敲门上菜,吴雄瞟一眼吴瑛,说道:“这么晚了,少吃些也好,省得天天叫嚷着要减肥。”


吴瑛终于站起来,却只偏了下头,冷哼一声摔门而去,多猜忙又跟了出去。吴雄望着兀自颤动的门,只好摇头苦笑,“沈巍,阿瑛这个脾气,以后你得管着她点,不能任她由着性子来。”


沈巍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低下头,小心地收敛着表情。管理好表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幸好这件事沈巍专心练了十几年,早已驾轻就熟。越是感到为难焦燥,他越是能让脸上42块表情肌全都放松下来,做出他认为最适合的表情。


不过,吴雄马上转了话题,倒省去一些麻烦。“沈巍,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来龙城?”


“听吴瑛提起过。”


“你的配方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之前升级的产品,要运到北方去,得从西边绕,最近咱们基地出事,凡是记过名的都不能露面,我想来想去,希望你能去。”


沈巍一直低着头,不管吴雄还是阿鬼都没法发现他眼角的抽动。之后他以诧异的表情抬头,问道:“我?去哪?”


吴雄回头示意阿鬼,阿鬼递过来一个很普通的纸袋,说道:“这个,需要在两天之内送出龙城。具体细节,我会再告诉您。”



[吴雄送唐果的礼物,品牌为BVLGARI,市场价格约为30万左右。]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下)

9. 阑干正倚,望春归去:(上)(中)(下)

10. 彩云易散,闲愁最苦:(上)(中)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季白+赵寒,赵云澜+花冲

伪三角兄弟组:秦越+傅子遇+申哥

白龙冠天男团:赵云澜+沈巍+秦越+花冲

伪三角替身组:季白+洪少秋+贺涵

上级领导前辈组:江海峰+关庆林,沙瑞金+李达康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