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章八: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下)


“叶飘摇?”季白将最后三个字重复一遍,满眼疑惑去看田丰。


田丰给自己接了杯水,走到窗边,望着外面远处的街道,“这件事到今天,也得给你们讲清楚了。这个故事,要从十八年前开始说起。”


十八年前,公安部为对付西南地区猖獗的贩毒活动成了一个特别行动组,代号“翠峰”,行动安全级别为特一级。田丰他们师兄弟四人作为行动组成员,全部销档潜入西南。


十七年前,泰国缅甸老挝三国通力合作,且有美国武装外援和我国边防武警及“翠峰”特别行动组协助,得以在泰缅边境截杀金三角最大的毒枭坤沙,其麾下三万掸邦革命军精锐剩下不到十分之一退守满星叠,只好躲进山里跟政府军打游击。西南毒品交易从此没落。


十四年前,两岸三地边防部队联手东南亚几国缉毒部门,剿灭南海最大的毒枭韩琛,将东南沿海武装贩毒线路切得七零八落无法连接。只是没想到,韩琛手下竟有一名心腹原本就是被金三角势力安插进来,本意是试图借韩琛的势力接上内地市场,慢慢死灰复燃。


最终抓捕行动开始之前,边防秘密行动人员信息泄露,不仅先期行动暴露,打入贩毒集团内部的同志也没来得及撤离,损失非常惨重。这名从金三角派过来的假心腹因为提前得到消息而潜逃,田丰他们四人的小组长,代号“影子”的边防公安被韩琛发现卧底身份而牺牲了。


田丰因为是影子的直接联络人,在影子牺牲后,他便被派往其他地区执勤,五年前才再度回到龙城。


四人小组中的另外两人,紫檀和风车的任务机密程度较高,没有被泄密事件波及,得以继续潜伏。也幸好有他们两人在,边防铺设的暗线才不至于全军覆没。


这名潜逃罪犯回到金三角之后竟得到残存掸邦革命军的拥戴,成了坤沙的继承人。加上从韩琛那里转移出来的大笔资金,和与南美搭上线的交易链,使他在几年之内成了新的金三角霸主黄金蟒。一旦在金三角扎稳根基,下一步马上要杀回龙城,打开北上通道。边防正是因为他们在龙城的动作发现了金三角崛起的新势力,为此制订了新的行动计划。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两年前的377号行动也像十四年前一样,遭遇了提前泄密。这一次行动以其缴获战利品和抓捕罪犯的数量,竟然连一个立功的纪录都没有,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副局长的牺牲,而是暗线紫檀和风车都在行动之后被暴露。


“收到风车牺牲的消息时,我们都以为暗线全部断掉了。从此专案组对黄金蟒的动作将两眼一摸黑什么的都不知道。我花了一年多的时候才找到风车留下的线索,跟我们的人联络上。”田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季白连呼吸都快停止了,他嘴里吐出的不是声音,还是破碎的气息,“我们的人?”


田丰拍拍他的肩膀,叹气道:“是风车带出来的人,不是我们在找的人。你要找的人,虽然是我派出去的,但行动一旦开始,我就不再有主动联络权限。”


赵云澜站在季白侧后方,清楚地看见他绷得死紧的下颌骨在轻轻地抖。


“当年我们四个人,紫檀的任务权限级别最高,只能他联络我们,我们无法主动联系他。当时的约定是,如果他超过六个月没有发出任何信号,上级便默认他已经牺牲,将他的全部权限收回,由他的直接上级决定是否通过他的权限联络他的下线。”田丰喝完杯子里的水,拈着空纸杯在手里转,“叶飘摇,是紫檀负责的其中一条暗线。”


“黄金蟒已到龙城,内鬼将有动作,我们需要提高十二分警惕,做好万完准备,等候进一步的消息。”


季白陷入沉思中,这次赵云澜反而快一步道:“其中一条?紫檀留下的线索不只一条吗?”


田丰扯动嘴角像是笑了笑,又像是没有,“确实不只一条,另外一条线——”


他的话没说完,赵云澜电话突然响起来,是花冲。


赵云澜接起电话没说两句脸色便异常严肃,他对着听筒道:“我在季队这里,你马上过来,田局也在,对,过来一起说。”


挂上电话,赵云澜将之前缴获的那辆车跟塘村矿区的联系简单给田丰和季白做了说明,花冲将他们拍摄的照片和两段小视频都发到了赵云澜的手机上,赵云澜放出来三人正一起看着,花冲跑了进来。


季白抓过手机按暂停,倒回去慢放,指着一处道:“这个地方,不对……田局,您看……”


“高压线……这里……有双相变压器……”


季白在进度条上拉动,停在某一处:“这两只,像是斗牛犬……”


田丰问花冲道:“你们撤出来时有人发现吗?”


“没有,我们没直接进矿区,到外围就觉得不对。只有我和老楚摸到那边山上拍的照片,拍完就退出来了。”


田丰点头思索。季白道:“这个环境完全符合制毒工厂所在地的特征,我们才端了水库边上那个窝儿,这边不可能全无察觉,为什么他们没有撤离?”


田丰也在想这个问题,他边思考边道:“首先,他们对自己的反侦查技能有一定的自信,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对毒品外流通道的监控全线收紧,他们也许暂时无法顺利运出去也是一个方面。还有第三方面,如果我们之前的推测不错,这条线就算不是唐劲亲自弄的,也是他手底下人建起来的,黄金蟒到龙城的消息,想必唐劲得到风声不比我们晚。此时此地,唐劲未必想跟黄金蟒明面冲突。他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能查到这里来,暂时按兵不动对他本是有利的。”


季白听他提到唐劲,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联系起他刚刚讲到十四年前的那些过往,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田丰与唐劲的交往,根本是他任务的一部分,从来没有结束过。


想到这里,他心口一直以来郁结着的某个点一下子像是被冲开了。他一直对田丰心怀戒备,每次开会每次交流甚至行动都因此而悬着心,虽然不至于像吴副局那样直接怀疑田丰就是内鬼,总也感到一股不踏实。直到这时,他才生出种“这是自己人”的踏实感。


“我们必须尽快行动,多耽搁一分钟,他们就有可能警醒过来全数撤走。”季白道。


“没错,”田丰道,“季队赵队,行动组马上集合,我去调边防配合,半小时后出发。”


“是。”


赵云澜考虑到花冲并不是专案组直属人员,让他带刑侦一队封锁矿区外围交通,以便接应,自己则跟季白一起带着行动组直奔塘村。


塘村的地理环境,算得上是风景优美。说是矿区,那是头些年发现了高岭土矿,加上那阵子陶瓷炒得极热,高岭土水涨船高,几年里塘村从一个不过几十户的小村庄发展成了一块新区。不过内围为了保护水土不允许私建民宅,只圈出来一片建成加工厂。


小工厂依山傍水环境优美,那些年人气也很足,不只是矿业,旅游业也兴盛了好些日子。后来西北边发现更大的矿脉,这里便很快没落,除了原本的土著,只有一些讲情怀的小手艺人会再到这边来。


小工厂再往里走就都是山,山脚是成片的梯田,山腰是浓密的树林。


行动组的目标是小工厂。田丰和边防行动队长分别带领一个小组,从山上绕到工厂后面隐蔽,堵住进山的退路。


季白和赵寒带两个小组尽量隐藏行踪从正面靠近小工厂。


正在他们离小工厂越来越近时,赵寒突然闻到一股腥气,他没等回头,一声枪响震得他耳根直发麻,哐当一声,一只半人高的黄棕色大狗倒在他身侧,当胸被贯穿,鲜血正汩汩而流。


他后知后觉地感到身上一阵发凉,季白这一枪若是晚一秒,估计他的脖子就被这畜牲咬断了。


继续隐蔽是不可能了,小工厂里出现人影,对方也开火了。


这次与上回在北郊碰到的抵抗完全不是一个档次,那时只有三个人不说,他们的武器也只是手枪,枪法也并不咋地,全靠一腔不过脑子的血勇之气:看,老子能跟警察正面刚。


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是受过正规训练的武装匪徒,武器也很精良,有两颗子弹打在赵寒身侧极近的地方,逼得他不得不后退到一面塌倒的土墙后面,明显来自长距离狙击步枪。


“这特么不会是T50【1】吧,”赵寒趴在土坑里擦掉脑门子上的冷汗小声说,“不带这么开外挂的——”


“闭嘴吧你,”季白一个滚打过来,顺手换掉空弹匣,“伤着没?”


“怎么可能,”赵寒抬手盲放一枪迅速抽回,又是一发子弹落在他身后不远处。“看到没?”他问季白。


季白点头,再次翻滚出去,打出两枪,顺势滚到对面的树后。


随着枪响,远处似乎传来一声闷哼。他俩等了半分钟左右,赵寒捡块石头拖在手上慢慢往上举,从墙上面露出一点点。没有动静,再露一点点,还是没动静。两人对视一眼,一起从隐蔽处翻出来,往前冲了七八米左右再度隐蔽。有子弹打在季白脚下,被他躲开了。


是手枪。看到那位狙击手要么伤了手,要么就已经被击毙了。


事实上,缉毒警察外勤抓捕时最不愿意碰到正面交火,因为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他们面对的是一伙亡命之徒,最后结果只能是你死我活。他们是警察,他们希望的是能把犯罪分子抓捕归案,而不是杀死他们,更不想与他们同归于尽。


然而往往事与愿违,毒贩往往都知道以自己犯下的罪行,只要被抓到绝对不可能善了,所以一定会悍然抵抗,搏一个能逃的机会。


这一次他们实在失算了。正面强攻的那一拨大半被击溃在半山腰里,零散几个逃到外围的也被花冲带人堵个正着,最终连同受伤无法逃跑的一起共抓获嫌疑人19名。


小工厂里,除了一应俱全的各种机器、加热制冷粉碎过滤各种设备之外,还有半成品的Ice毒和海洛因各十公斤左右,分类好的原料约两百公斤。


只是,被抓的人全是生面孔,与上次一样,全都没有前科。最令人不解的是,偌大一个制毒基地,竟没人见过制毒师。


第一轮审讯下来,他们谁都无法感到一丝一毫的轻松。田丰和季白尤其眉心发紧心头沉重,这么大批受过训练的武装分子呆在龙城,背景居然还这么干净,这背后隐藏了多深多大的一张网,令他们细思恐极。


“要么这背后有更大的阴谋,要么他们之中有人在说谎,”季白拿出一根烟了捻了半天,又放回兜里,哑着嗓子道。




天马上要黑了,才过立秋,白天好像就开始变短了似的。


秦越坐在龙城饭店外的的咖啡厅里,目光扫过对面楼上的某扇窗,心里多少有点不安稳。


傅子遇在那扇窗里,那是申哥很久以前曾用过的一间小办公室,如今空着。正好在龙城饭店斜对面,今天给傅子遇派了用场。他把他的电脑从小楼里“请”出来,在小空屋里架了个临时“监控中心”。


秦越的对讲机已经被改装到非常小,直接夹在领口当扣针用,耳机则从耳朵后面拉上去,戴上帽子基本什么都看不到。


“在哪儿呢?”傅子遇调试着对讲装置的清晰度。他给申哥的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对讲机,申哥的车就停在龙城酒店后门外头,等着接应。


“咖啡厅外面第一个太阳伞下面,”秦越小声道,“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吗?”


“他能提前发来酒店的位置已经是惊喜,现在才七点半,距离他说发定位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呢。”傅子遇说完切换频道,“申哥,是我,听得清吗?”


“嗯,”申哥懒懒地应了一句,好像在打盹。


傅子遇没再问,将又将频道切了回去,“哥,定位确定之后,我会打开双向频道,你,我,申哥三方同时在线,你记得了?”


“知道了。”


傅子遇不再说话,按亮屏幕,调出一张平面图,用鼠标在上面画了两条红线,然后他紧锁双眉手指翻飞将键盘敲得噼啪响。秦越喝完一杯牛奶的工夫——他不敢这个时候喝咖啡——傅子遇切进了酒店的安保系统,但他只保留了观察状态,没有锁定任何一个摄像头。定位没确认之前,他不想冒干扰信号被发现的风险。


加密的定位信息是在八点零五分时发来的,傅子遇用了十五分钟解析出了正确的GPS数据。


“我已经锁定了他的范围,龙城饭店九层,四季青仿膳饭庄的贵宾包厢。”收到数据后,秦越在对讲机里低声对傅子遇道。


“这也太招摇了,应该没那么容易下手吧……难道他并不担心被人认出来吗?”傅子遇感到有点奇怪。


秦越也觉得奇怪,但箭在弦上,无论如何都必须行动。


秦越跟傅子遇商量了一下,傅子遇提出在八点五十五分左右切断九层的电源,由秦越假扮成修理工上去。九层的配电箱所在位置正好在贵宾包厢和洗手间的夹角处,秦越戴上那个有夜视功能的眼镜,只要包厢门打开,他能拍到里面的人,行动就算成功。


秦越根据傅子遇发过来的图示找到物业维修的办公室,他们的计划是,维修工只要进入电梯傅子遇就立即切掉那部电梯的监控,秦越则掐住时间跟进去,将维修工替换掉。


这个对秦越来说并不难,他更担心的是万一到了九层,那个包厢如果一直不肯开门,他要怎么办?


搞定维修工只花了30秒不到,再用两分钟换下外套,秦越把昏迷的维修工拖进杂物间,为了防止被憋到,特意打开了里面的透气窗。他顺利离开之后,申哥会找人来给这个维修工开门。


整个九层一片昏暗,只有逃生通道的应急灯发着幽幽的绿光,将楼道映得如同恐怖片现场。秦越拎着工具箱,尽量模仿维修工走路的姿势,经过贵宾包厢时他心底一沉,门关着。


打开配电箱,他装模作样研究线路,眼角却一直在瞟包厢的门,思考对策。


突然,秦越觉得后颈升起一股凉意,那是常年潜伏生活带给他对危险来临条件反射一样的预感。他强压住想要回头去看的冲动,黑暗中有一双毒蛇一样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干什么的?”背后有人冷冰冰地问。


秦越这才回头,弯腰陪笑道:“我是电工,物业接到报修说这层停电了,让我来看看。”


那人上前两步,要来拿秦越的工具箱,手电光闪过秦越的脸。“你把头抬起来,帽子摘掉——”


秦越意识里有个声音在说“不能抬头”,可他别无选择,手电晃着他的眼,只要他摘掉帽子,对方就能清楚看到他的样子。


秦越的手搭上帽檐。


“什么事?”一个清亮又有点磁性的声音传来。


手电光甩开,先前那人回头,态度变得客气很多,“您怎么出来了?”


“您客气了,我只是想去下洗手间。”


先前那人又晃了秦越一下,像是有点犹豫,一会儿才说,“那我陪您过去吧。”


秦越半蹲下打开工具箱,那人手电又朝工具箱晃了几下,终于不再理秦越。他转回身,越过后来的人将包厢的门关上,两人一起朝洗手间走去。


秦越默默拿出改锥关上工具箱,夜视眼镜里留下了方才两人和一闪而过的包厢内的影像,足够了。


他给傅子遇发信号之后,装出修理的架势,一分钟之后,楼道里的灯闪了闪,亮了。


秦越关上配电箱,放好工具,慢慢走向电梯。


“站住。”又是那个声音,他似乎并没有进洗手间里面去,想想不对劲又出来,仍是对秦越这个“修理工”不放心。


秦越心咯噔一下,现在灯光通明,不需要离得多近就能看清对方。他停下脚步,后背冒出寒意,他脑子里飞速转念思索如何脱身。


“哐啷——”洗手间里传来巨响,伴随着一声短促的“啊”,秦越半侧过身问了句:“这是怎么了?”


那人很不耐烦地挥挥手,“算了,没你事儿。”转身跑进洗手间。


秦越迅速冲进电梯下楼,工具箱和外套顺手丢在藏维修工的杂物间外,直接转出后门蹿上申哥的车,离开了龙城饭店。


——————————————

【注释】

【1】T50:TAC-50,美国加拿大军用长距离狙击步枪。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中)(下)

8. 月圆曾记,衷肠满腹:(上)(中)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伪三角替身组

上级领导前辈组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