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梦夜纸 @梓兰菱落  @芳芳 

前文:

章一:天南 (上)(中)

——————————————

章一:天南 (下)


红鹰实在没想到会在领事馆里见到拉迪。

拉迪是东南亚‘烟道’上最大的走私商,主要走东南亚到美国、欧洲和中东的大线,算起辈份来,几乎可以算是和坤沙一辈的人物。

蓝眸的美女站在他肥胖的身子后面,就只能看见头了。红鹰突然觉得有点悲哀,为什么这样美丽且有气质的女人却要和拉迪这样又老又丑的老头子在一起呢?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钱和权势。唉,自己又有多大区别,何尝不是为了这两样东西在做着并不怎么愉快的事。

他时常会有这样的感觉,疲惫而且厌倦。

他们做的事就像一个泥沼,陷进来容易,想脱身却很难。每做成一笔交易,红鹰心中这样的悲哀就会加深一层,渐渐地甚至有了一种类似恐惧的情绪。这次来清迈前他便有一种很不对劲的预感,不过坤沙轻松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是过于敏感。

此时眼前的一切证实他的预感并没出错,这本来就是个陷阱。可他不明白,难道坤沙没有想到吗?还是——

    不过他还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拉迪老朋友,什么时候来了泰国怎么也不知会一声呀?”

    “红鹰?真没想到坤沙会派你来。”拉迪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很惊讶。

“我也没想到买家是你。”

“你不知道?”拉迪挑了挑他粗重的眉毛,冷哼道:“坤沙并没有提起货是送到哪里的么?”他显然不相信红鹰的话。他知道红鹰是近几年来坤沙身边最得力的帮手,就算是个才入行的新手也不会疏忽到不问买家不知价码就跑来送货。能让坤沙如此倚重的人又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呢?

他身后的美女却在这时微笑着走到红鹰面前:“坤沙有你这样的属下真是幸运。”

这女子的见识竟比拉迪那老头儿要高明得多,倒让红鹰没有想到。他不禁多瞧了她几眼,女子一头金棕的长发垂及腰部,如波浪一样闪着光泽,衣着十分入时,竖领小衬衫的领口开得很低,露出深深的乳沟。身量很高,皮肤略显黝黑,看上去十分健康。嘴唇稍有点厚,但线条透着她个性的倔强。鼻子很高,应该是混血,她的眼角有些许只有岁月才能刻得上去的痕迹,但这并不影响她本身所散发出来的诱惑。她此时脸上的神情平和淡然,眼神中却隐隐有精光流转。红鹰心中一惊:她绝不是自己先前所想的依附拉迪的“马子”,不仅如此,还很有可能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拉迪的态度也正说明了这一点,他一见女子上前,脸上立刻由冷然不屑变成小心恭谨,甚至垂手后退一步:“夫人。”

女子可能发现了红鹰眼中的惊奇,似有意似无意地挺了挺她丰腴圆润的胸部。流光一闪之间,红鹰看见了她胸前的项链坠子。

“Thestar of Andes?!你是Poppy夫人?!”从手上有第一条人命后,十七年来红鹰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居然有点发抖!

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声名昭著的女毒枭Poppy夫人。 “私”路上有谁不知道这个女人也就不必出来混了。传闻中她没有心也没有感情,美丽却异常毒辣。据说曾经修习密宗媚功,凡是她看上的或是对她可用价值的男人无不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这位夫人虽然狠毒,处事却是十分圆滑,从不曾坏道上的规矩,她与几个大国的政要关系非同一般,常常会给各路兄弟走个方便。因而每一个将要与她打交道的人都知道她很危险,却仍是没有人能抗拒她,更没有会去找她的麻烦,她的“Poppy Ghost”集团已经不限于烟道,更开始插手金道和军火,势力范围更是横跨金银三角和金新月,几乎垄断了全世界整个烟道的末轮批发市场。

Poppy已经成为黑道上所有女性模仿的榜样,尤其是她的标志饰物,以重达80克拉的拉碧兹“The star of Andes”镶嵌而成的链坠,更是让金道上祖母绿的价格直线飚升。

    坤沙集团只做金三角对东南亚的首轮的批发,根本不会触及欧美零售市场,是以从不曾与“Poppy Ghost”有过接触。但是传说中的“鬼罂粟”怎么算也要有四十几岁了,眼前的Poppy夫人看起来竟然这样年轻。

他不光在心里想着,嘴上也已经说了出来:“想不到Poppy夫人这么年轻。“

“鬼罂粟”微笑道:“你就是红鹰?”想必“鬼罂粟”本来并没有将会送货的毛头小子放在心上,现在发现来的居然是坤沙身边的红人也有那么点儿吃惊。

“夫人知道我?”

“鬼罂粟”咯咯笑道:“当然。坤沙身边第一猛将,谁人不知?我虽然一界女流,事情却还是知道一点的。想不到坤沙这么看得起拉迪,竟舍得派你来送货。”拉迪被她这样说,脸上反而有种自豪的神采。

“夫人何必太谦,能要得起‘干冰’的岂会是普通的买家?何况小子若早知道夫人会亲自收货,便是打断腿、爬也要爬来的。”红鹰低下头,因为他突然觉得Poppy夫人的目光有异。他曾跟随坤沙浸淫中国内功近十年,还算略有建树,对于一些危险的境地会生出自然而然的防备。

“鬼罂粟”见他低头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笑道:“是真的么?”声音变得更加柔腻,同时伸出手搭在红鹰的肩上。

红鹰只觉得心中一酥,手已经不自觉地握住了“鬼罂粟”的手。“鬼罂粟”转身坐在红鹰的腿上,已经顺手点了红鹰肩井、环跳和阳关三处大穴,认穴之准和出手之稳,绝对可以跻身道上一流高手之列。

红鹰蓦地醒觉:“夫人这是做什么?”

“你不是说打断腿也要来的么?怎么我只是点你的穴道你便怕成这样?” “鬼罂粟”站起身来,柔软的头发拂过红鹰的鼻尖,面对拉迪时则换了冷然的神情:“去搜搜他住的地方,和他的车。”

“夫人何必这样?我是来送货的,自然要把货交到夫人手上,这——”红鹰苦笑道。

“你说你不知道货是要送给我的,那你可知道送得是什么货、要接回去的又是什么么?”

“我当然知道自己送的是什么,至于接,大哥并没有说要我接什么回去。”红鹰淡淡地说,坤沙的私货绝不允许下面的人过问,坤沙所说的就表示只能知道这么多。

“鬼罂粟”知道红鹰并没有撒谎,她不禁要对坤沙另眼相看了。

坤沙“治军”之严在烟道上是出了名的。“双角映月”中大大小小不下百余个数得上的烟帮,只有坤沙集团的兄弟没有一人吸毒。只因坤沙严令,任何人发现其部下吸毒均可当场处决。坤沙的铁面无私使“掸邦革命军”几乎个个是死士。正因为这样,坤沙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吞并其他烟帮控制金三角。

这些“鬼罂粟”早有耳闻,但也只是耳闻而已。今日见了红鹰,倒是使她要对那个男人刮目相看。她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好,你就带我去取货吧。”

*****                        *****                        *****

我完全呆住了,不知道能怎么样形容那钻石的美丽。她大概有鸽子蛋大小,略呈椭圆型,蓝得非常深邃——我用“她”是因为我觉得这颗钻石似乎有生命——里面的光芒像是会流动,越看越觉得像是要把什么都吸她的内部去一样,不一会儿我就觉得有点头晕目眩。

我忙闭上眼睛深呼吸,再睁眼时才发现在绒盒的边上似乎有几道划痕,我出于好奇把它放到灯下细看,原来是几个用针划上去的字:“Pandora's box”。后面还有一行数字,像是编码之类的,我没有细看

我跑到书架边找了英文辞典来查。我虽然并不喜欢上学,却很喜欢看书。红鹰每每便会买关于这些神话呀传说呀之类的书给我,还会把听来的故事讲给我听。

Pandora's box:潘多拉魔盒

天神普罗米修斯从天上盗火种送给人类,人类学会了使用火,主神宙斯十分恼火,为了抵消火给人类带来的巨大好处,宙斯决定要让灾难也降临人间。他命令他的儿子火神赫淮斯托斯用泥土制作一个女人,然后,宙斯的儿女们——天上诸神都来打扮这个女人。火神为她纺织了一条金发带,智慧女神为她戴上花冠,爱神赋予她各种迷人的媚态,众神的使者教她说各种动听的语言。宙斯让他去毁灭人类,给她取名“潘多拉”,意为“被授予一切优点的人”。宙斯给潘多拉一个密封的盒子,里面装满了祸害、灾难和瘟疫,让她送给娶她的男人。普罗米修斯深信宙斯对人类不怀好意,告诫他的弟弟厄庇透斯不要接受宙斯的赠礼。可他不听劝告,娶了美丽的潘多拉。潘多拉被好奇心驱使,打开了那只盒子。立刻里面所有的灾难、瘟疫和祸害都飞了出来。人类从此饱受灾难、瘟疫和祸害的折磨。而智慧女神雅典娜为了挽救人类命运而悄悄放在盒子底层的美好东西“希望”还没来得及飞出盒子,奸猾的潘多拉就把盒子关上了。

后世就用“潘多拉魔盒”来说那些会带来不幸的礼物;也有人用它来说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失望,因为盒子里仍然有希望。

盒子里有希望,盒子里有希望,难道这颗蓝钻就是传说中的噩运之星——“Hope”?!“Hope”怎么会在坤沙手中,他为什么会把这个迷样的据说会给人带来不幸的东西送给我?

我正在冥想之中,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倒是真的吓得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拿起听筒,里面便传出坤沙沙哑的声音:“喜欢吗?”

“你怎么会有这个的?它是不是Hope?你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连串地问道。

坤沙在电话的那端笑了:“放好它,然后到我这儿来。”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