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梦夜纸 @梓兰菱落 

前文:

章一:天南 (上)(中)(下)

章二:血雨 (上)(中)(下)

——————————————

章三:烟花(上)


再一次从恶梦中醒来,只是这次梦中的主角不再是红鹰而换成了坤沙。他在血泊中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他的眼神中有着深深的如野兽般的愤怒。那是我从没见过的,那么陌生,那么——令人恶心。

醒来后我依然心惊肉跳,总觉得那梦就是真的。我几乎坐不住了,找来飞子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回万欣德。”我说得斩钉截铁的。没有注意到飞子的脸色青白的样子。

“鹰哥醒了。”他说。

“呃——你说什么?”被惊着的人反而是我。红鹰醒了,什么时候的事?他醒了,表示没有危险了?

“昨儿夜里醒的,大概十一点钟左右。”

“为什么不叫我呢?”与Poppy夫人交谈绝对是件费心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么一个半调子来说,昨完回来不到十点钟我就已经呼呼大睡。我气急败坏地想,抓起外套就往外冲。

飞子一晃挡在我身前:“不必去。”

“你疯啦,鹰哥醒了,你居然不让我见他。”我盯住他的扑克脸,想看出端倪来,直看得他不自在。

“鹰哥现在已经休息了,你等等再去吧。”飞子很少这么多话的,他在隐瞒什么呢?难道红鹰不想见到我?

不行,就算他不想见到我我也要去见他,这边的警方已经注意到我们,而昨晚的梦境又让我心中难安:万欣德怕是要出事。

我一定要见他。

我推开飞子冲了出去。飞子摇了摇头,他的确隐瞒了,他没有告诉我红鹰醒了之后总共说了两句话:

“那是阿苹的脸。”

“我暂时不想见到她,我要想想。”

 

我站在病房门外,就那么站着。他不想见到我,这样的认知让我觉得心疼,他不想见我,为什么呢?难道与Poppy夫人有关?那么我进去的话他会怎样?一言不发还是轰我出来?

我站了很长时间,感觉腿有点酸了,然后转身离开。回到原先的屋子里,飞子还在。他看了看我。我笑笑说:“我没进去。”

飞子挑了下眉说:“我知道。”

我暗下撇撇嘴,说:“黄医生说他醒了就没事了,让他多睡会儿吧。夫人那边的人什么时候到?”

“十点。”

我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差一刻九点。“飞子,我不去行么?鹰哥醒了,这是他的事。我想回去了。”

飞子皱眉,但是不说话。

“我昨晚作了一个很不好的梦,特别不好。我总觉得可能会出什么事情。我知道你向来不信这些的,可是我信。前几天我也是作了一个特不好的梦结果就说鹰哥出事了。罗大爹他们出外线,我们又在这里,老爷子那边没人在怎么行?”我见飞子还是冷着脸不赞同,抿抿了唇继续游说,“我知道老爷子交待要我查出怎么回事,可是鹰哥没事儿了不是吗?他应该能够更容易地查到事情的真相,而且有你留下来帮他呀。”

“你要一个人回去?”飞子突然打断我的话。

“是呀,出了这样的事,鹰哥又刚刚醒来,你不留下怎么行?我的车技你还不放心呀,大白天的,再说我会带三个‘红’死士走,没事的。”

飞子低下头,认真地想着,临离开时老爷子嘱咐他两件事,一是全力保护苹果的安全,然后才是查出事因。他虽然不明白老爷子如此重视苹果是因为对红鹰的爱屋及乌还是别的什么,但是老爷子说的话他就一定会照办。这点笃定自他懂事起便已经形成。

可是现在,这边的事情没有任何眉目。他与红鹰一起长大一起出生入死——事实上红鹰给他的照顾比老爷子还多——红鹰重伤初愈,曼谷的形势又这么微妙,他是肯定不能走的。而苹果又执意要一个人离开,苹果脸上的担忧不是假装出来的。虽然红鹰刚刚扔了个重磅炸弹给他,说前日的事似乎与苹果有关。但他没办法相信,苹果是个率直的人,又自小跟在红鹰身边,说什么都不可能和外面的人有牵连,这才让他觉得很难办。

飞子脸上阴晴不定,我等不及了,“这样吧,我会如期陪那个什么夫人去见鬼的游乐园。她们一定还没得到鹰哥已经醒来的确切消息,趁这个机会你们去查,也许能获得些什么。风紧,易货的事还是让鹰哥来定,我下午就史陪她们玩,也让她们摸不着咱们的脉。送走她们我就回这里了。我带那几个人搭傍晚那班观光巴士走,没人会想得到,不会有事。好了就这样定了。”我不等飞子有机会说不,就借换衣服为名把他推了出去。

等我梳洗完毕,门外也恰好传来敲门声,对答机中是分部负责人的声音:“苹小姐,Poppy夫人那边的车到了。”

我应声走了出去。本来我是要尽地主之谊去接她的,谁知她却说我本已经自承晚辈,就该让她这个长辈来安排,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喜欢我呢还是另有所图,反正我乐得清闲,等现成的了。

只有我一个人。飞子示意会派人跟着被我阻止了,不知为什么,自从见了Poppy夫人之后我对她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是一种信任,我甚至觉得红鹰的事与她没什么关系,更笃定她不会伤害我。

“今天不带货,验货的事交给鹰哥处理比较妥当。我们只是去玩,不必带人了。”我对飞子说。

那司机告诉我,因为夫人要先去另一个地方处理些事情,所以我们会在游乐园门外会合。

 

*****                        *****                        *****

 

如我所料的,Poppy夫人见了我的第一句话果然与红鹰有关:“小丫头,红鹰是不是真的没事呢?怎么躲着不见人?”她很自然地问出口,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我突然觉得有点生气,红鹰是个挺吸引人的男人没错,可是也不用表现得那么明显呀,你都那么老了的。但是我的脸上绝对是看上去颇有些天真的笑意:“夫人好偏心,怎么有我陪着您不开心么?且不说医生说鹰哥要休息些时候,光是我这儿的私心也是不乐意他来的,他要是来了,夫人您哪一准儿就不理我了。”

“好厉害的一张嘴,假以时日还了得。” Poppy夫人拍了拍我的头。

我有点愣怔,除了红鹰,从不曾有人对我有过这样亲昵的动作。可是她却做得很自然,而我居然也觉得这样很好。我发癫了么?坐在我旁边的是什么人?可是烟道上提起来会让人牙齿打战的吃人都不会吐骨头的女毒枭!我居然觉得她很亲切?疯了疯了。我强压住想摸摸额头的冲动。

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居然玩得很开心。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的亲情,没有想到关于血缘,只是一种体验。自小我便只有红鹰,而红鹰在感情上一向是个内敛的人,我知道他对我好,他给我的,从一个孤独的孩子对另一个孤独的孩子的照顾,到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保护,或者还有些别的什么,我不知道,或者说是说不出来。而坤沙,自从知道他是我的父亲,他给的,不过是心理上的依恋:我也是有家有来历的,仅此而已。

然而此刻身处在游乐园的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她本是个毒蛇一样的女人,反而觉得像是不过与一个很亲近的人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一样。在那样的时刻,我宁愿相信自己一直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但是我毕竟不是,自出生那一刻起就不是。我是烟道大亨的女儿,这已经注定了我不可能真的像身边那些随父母来的孩子一样什么都不想。就算我再怎么不愿意,身边的一切人和事也都会照着既定的轨道走下去,危险总是会来临。

 

这一次的危险来自于电源的切断。现代的这些东西实在很脆弱,只要掐断电源就几乎能搞定一切了。

我和Poppy夫人被困在转轮上。在静止那一刹那我便感觉到了心中不同寻常的紧张,然后我看到Poppy夫人眼中有精光一闪,迅速拉我一同弯下腰。不是意外,因为我们的轮厢正处在至高点,最外面的位置。换言之,如果在游乐园对面的大厦上安设狙击手的话,我们的轮厢便成了天然的靶子。

有人暗算,那么想杀的是谁?

下面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开始用扩音器告诉大家不要紧张,只是电力系统出了些小问题,马上就可以修复。而我,则在这样的嘈杂中听到几声很轻的闷响。我们的轮厢开始有些轻轻地摇晃。我与Poppy夫人面面相觑:果然不出所料,对面的大厦上有人,而这个射中了轮厢的轴。

转轮的最高点离地面大概二十米,如果轮厢落下去,我们两个人会怎样?

“好准的枪法。”Poppy夫人轻笑,沉声道:“轮轴被击中了。”

她的语调让我我一愣,转眼便明白她并不是在对我而是在对着不知藏在哪里的微型对讲机说话。

后面一句才是对我说:“不过一时半刻还不会落下去。”

见我正在微笑她倒有点诧异,又道:“这是吓我们呢,看来他们早有准备了,只是不知道会是哪方面的人,找上的是我,还是你。”

“或许是我们两个,又或许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在一起,甚至不想让我们碰面。不过——”我看看她,她正看着我,等着我说下去。

“不过我本来以为他们是想让我们谈崩的。现在看来却又不像。”

“哦——”Poppy夫人又挑了挑她的眉毛,想问什么却并没有说出来,现时我正好也不打算再说。

因为我还没有确定眼前的事情究竟是不是她刻意安排的。不过有一点能确定的是,我们不会有事。

 

Poppy夫人第二次对她的人下指示时我才看出她的戒指上面伸出一根极细极短的天线。

我们还是吊在上面。轮轴被击中后负重量成了未知数,我们只能这样等着吊车来解救。Poppy夫人嘴角的笑意有了些嘲弄的意味,不知道是嘲弄那些人愚弄错了人不是嘲弄自己竟然也会成为标准的困兽。看着她那样的笑,我不知为什么就想到父亲,父亲以昨夜梦中的样子出现在我的脑际,我的心猛地被抽了一下。

 

*****                        *****                        *****

 

红鹰的头还是很疼,但是他没有办法让自己静下心来如医生所说那样好好休息,出事时那张脸像被定格一样在他眼前晃动。他当然知道那绝不是阿苹,即使她们很像,同样的眉眼,同样的棕色长发,甚至那种淡漠的神情也是惊人的相似,可是红鹰知道绝不是同一个人。

那么“她”究竟是谁?为什么与阿苹那样地相像。

红鹰在心里列出可能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人名单,最大的嫌疑便是“罗家军”余党, Poppy夫人当然脱不掉干系,另外还有可能是东南亚被商队压制的小帮派。不过他倒觉得这并不太像是一次谋杀,更像是——试探,或者别的什么,总之目的不是要他死。

不管是什么,这趟买卖太大了,会来捣乱的,妄想分一杯羹的,都得死。

他正在冥想时飞子走了进来。飞子看到红鹰脸上似笑非笑地表情就知道又有人要开始准备后事了。这些年来原本直属老爷子的“九死士”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飞子知道自己能活下来并不是因为自己会拼命,多半还是有红鹰在。

“坐吧。”红鹰闭上眼睛,仰面半躺着。

“鹰哥,苹果出事了。”

红鹰猛地坐起,飞子看到他眼中有寒光一闪,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凉意,“有人狙击她们,在游乐场。”

红鹰又慢慢坐了回去,“你怎么看?”他知道飞子一定有什么想法,不然不会安然坐在这里。其实飞子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毕竟,还是个孩子。

“有人想拖住我们。”

“我们?”

“和那个女人。”

红鹰明白飞子的意思了,有人要阻止商队与“Poppy Ghost”的这次交易,他的心里一颤:

“南线上的事解决了么?”

飞子显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他稍怔了怔才道:“我们离开时并没见罗大爹回来。”

红鹰抿了抿唇,脸色有些发青:“回万欣德,老爷子那边恐怕出事了。”

这样几近咬牙切齿的神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红鹰的脸上,飞子感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些什么开始发热,直到有了燃烧的迹象。

“那苹果——”

“Poppy夫人不会让自己出事情的,阿苹和她在一起不会有事。安排下去,让这边的人接应一下。”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