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章七: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中)


赵云澜在急诊室外给花冲打电话,把大致情况说了下。花冲气个半死,就这两天在局里加班,暂停了对沈巍的监控,结果就赶这个时候出事。


“你不用气,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人家都惦记上了,早晚得闹一出。现在人没事,我在医院守着,明天没意外我十点过来开会,你提前把资料理好。”


“知道是谁干的吗?”花冲刚发现有别人跟踪沈巍时曾分出过人手去盯,对方十分警觉,反追踪能力也挺强,没能盯住。


“你跟交通那边调一下学萃路口的监控,那几个人虽然房间躲着监控,但动手幅度不小,能拍到也说不定。”


医生出来,他连忙挂断,跑上前去问情况。检查都做完了,沈巍仍没有醒来。医生说不用太过担心,没有骨折也没发现颅内血肿,要等他醒来看看是否有其他症状再做判断。


“病人最好能留院观察24小时,没有其他突发症状再离开。”


赵云澜坐120里一路提着的心终于放回原位,然后就有丝丝缕缕的尴尬泛出来。下午见面时一时没管住嘴说了要追人家的话,晚上就碰到这么个场面,未免也太巧合,赵云澜自己都觉得好像是故意安排的英雄救那啥一样。


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赵云澜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暗里表示下感谢。他一边给沈巍办住院手续,一边在脑子里转着纠结的念头。


“把这张表填一下给我,然后去那边交费。”护士递给赵云澜一张表格,里面都是基本个人信息。赵云澜甩甩头,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反正话说都说了,爱咋咋滴吧。他掏出手机登陆内网调出沈巍的资料,捡打勾的往上填。


写着写着,赵云澜手下一顿,紧急联系人一项是空白的。沈巍母亲因为丈夫的突然离世,从十几年前开始就一直生活在英国。也就是说,沈巍才上大学就开始一个人生活,直到现在。这些资料赵云澜都知道,但知道是一码事,真去琢磨感受是另一码事。


他坐在病床旁边看着绷带下面沈巍苍白的脸色,忽然觉得的心口抽痛。


“他以前都是一个人吗?生病了怎么办?”赵云澜在心里说,几乎忍不住要伸出手去抚沈巍的脸。


小扇子一样的睫毛突然动了动,沈巍醒了。离近了细看,他的曈仁并不黑,映着阳光看时是透亮的棕色,好像细细打磨过的琥珀。才睁开时眼神有些迷茫,衬得他轮廓分明的脸少年气十足,赵云澜有种想狠狠揉乱他的头发再把他揽进怀里使劲抱住的冲动。


他咳了咳,力图让自己看起来不会像个变态,“你醒了。”


沈巍眼皮颤了颤,目光聚集起来,看清眼前人:“赵警官,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啊——”他想要转头,赵云澜来不及阻止,扯动了鬓角的伤口。


“还认得我,那就没什么大事,我找医生来,你别乱动。”赵云澜按了床铃,又到门口跟护士说病人醒了。


不一会儿,医生和另外一位护士进来,给沈巍又做一轮检查,视力听力反应都没问题,就是头还有点晕。


赵云澜跟医生取完片子回到病房里,沈巍正挣扎着要起来,赵云澜连忙跑进去扶住他,“你要干嘛?”


沈巍手臂僵了一下,到底没有抽回去,“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


赵云澜下午说的那句话,沈巍肯定是听到了,但沈巍这个反应,是想要当做没听到吗?赵云澜突如其来一阵烦躁,很想敲着沈巍的额头教训他一通那种感觉,话在嘴角转了一圈再咽回去,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既然沈巍要当没听到,那就没听到吧,反正他还想当自己没说过嘞。如此想来心头一宽,挑着嘴角道:“你呀,现在是个病人,病人就老老实实等着人照顾。我可轻易没照顾过谁,这么好的福利,错过了你要后悔的。”


沈巍抬头望他,眼神里有种奇怪的、赵云澜琢磨不透的情绪。这些年断断续续经历的感情里,赵云澜还真没认真去研究过对方的情绪,那些人对他来说,更像是不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找来的搭子,而不是一个伴侣。


只有沈巍,一个眼神的变化就能让他忍不住要琢磨。


“怎么了?不信?”


沈巍笑了。那笑意与赵云澜梦里所见重叠,硬生生将那日他与吴瑛吃饭时展露的笑容比成了表面功夫,赵云澜心头的烦躁在这刹那间一扫而光。


“信,赵警官很会照顾人。”沈巍道。


“你能不能别叫我警官?我这怎么也算救过你吧,咱不这么见外行不?”


“啊,那,”沈巍半低着头抬眼,睫毛阴影忽闪成小翅膀,似有微弱的风从赵云澜心尖上扫过,“赵,赵云澜。”


赵云澜裂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算是朋友了。”


“我们不一直都是朋友吗?”。


赵云澜愣一下,道:“呵,也对,一直都是朋友。”


“今天真的谢谢你了。”沈巍说话慢,吐字清晰,又望定赵云澜的眼睛,显得格外真诚。


“谢什么,今天咱俩换个位置,你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对吧?诶,你怎么会惹上那些人的?”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也许他们就是想打劫,我比较倒霉刚好赶上了吧?”


“不太像,”赵云澜抚额深思道,“如果是抢劫,起码要先拿到你身上的东西,钱包手机手表什么的,这一上来就套麻袋,你要是个姑娘,还有可能是劫色,你一个大老爷们……沈巍,你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


“我最大的麻烦,不就是发现了那个,然后莫名其妙变成嫌疑人嘛……除此之外,我天天呆在实验室里,能惹什么麻烦?”沈巍说得相当坦然。


“也许不是你,可能是你身边其他人,比如和你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同事,比如你的学生,就像那次闹到公安局来找你那位姑娘,”赵云澜透过指缝观察沈巍,“再或者,你女朋友……”


他看到沈巍眉稍很轻地跳动了两下,幅度极其微小,其他地方没任何变化,连嘴角的笑容都没减少分毫,若不是他死死盯着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沈巍没接他的话,撑着他的手站起来要往外走。


“你要去哪儿,我扶你去。”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赵云澜不肯松手,跟着站起来一起往外走。


沈巍却突然停下,耳朵红了一圈,“我要去洗手间。”


赵云澜愣住,手顿时松开了,“哦,那我在走廊等着,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你叫我好了。”


沈巍走到门口停止,回头看一眼赵云澜,说道:“确实可能是我身边的什么人,不过,我没有女朋友。”



秦越拒绝傅子遇要跟来的提议,但仍是听他的将地址发给了申哥。


“如果我过了今夜没跟你联络,就到这儿来给我收尸吧。”他在地址后面写道。


申哥回复他一连串大笑。


秦越无奈地摇头,将两把Strider D9【1】卡进脚踝绑带,T恤里贴身穿了防弹背心,又在背心护带上扣一把熊爪【2】。他没有枪,申哥曾经跟他提过要给他弄一把防身,他拒绝了。干他这一行,用尽全力是为隐藏自己,在这方面枪不一定有优势。


秦越的刀法练得比枪法还好,在特训营时,近身肉搏以一敌三不在话下。这两年他几次自危急境况下逃脱,不可否认有三分运气,却有七分是靠实力。


傅子遇给的地址不算很偏僻,是南城的一条老街巷。这里住的都是祖居龙城的老土著,方圆十几公里全是样式差不多的青砖平房。


“那个人本名叫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外号叫蝎子,是个收钱办事的,在这条巷子里有个窝,具体是哪门哪户不清楚。”


“还是不能告诉我消息来源吗?”临走时秦越问傅子遇。


傅子遇摇头道:“我说了,不是我不告诉你。这个地址的反追踪做得太妙了,用我能尝试的算法,破解它起码得耗上几个月。哥,这次你去,也是要再次核实下消息的准确性和可信任度。你得万分小心,万一有陷阱,必须立刻撤。到明早天亮你不回来,我一定会去找你。”


秦越给自己找了个视角绝佳的藏身之处,临近两条巷子进人出人都在他的视野范围内。这时阳光还很足,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段,某个门口有老人坐在树荫里,一手打凉扇一手推着小车给孙子哄睡。偶尔的蝉鸣显出夏日午后灸烤着的宁静。


秦越缩在房檐下的阴影里,戴上眼镜半眯起眼睛养神。这眼镜是傅子遇不知道从哪给他淘换来的,左边眼镜腿儿上有个微型红外摄像头,据说充一次电能连续录满两个小时。秦越自己没试过,反正傅子遇说可以,那就可以吧。他打算等天色暗了人多起来时再打开它。


那个叫蝎子的杀手,秦越不只对上过一次,身手可观,枪法尤其准。前几次秦越在明他在暗,被他伤了一回腿。这一次反过来,秦越觉得想报那一枪之仇容易,可想要制服了他,恐怕得费点功夫。


太阳往西一偏,下落过程就变得很快,没多久天色开始从明晃晃刺着眼变成晕黄,再渐渐暗下去。陆续有下班放学的大人孩子穿进巷子里,秦越不错眼地盯着,生恐错过那个印象中稍微有点佝偻、后脖颈有道长疤的身影。


八点,天色沉成暗蓝,昼伏夜出的动物开始活动,秦越将眼镜同时转成夜视模式。


九点,秦越打开摄像头,单侧揉按盯得酸涨的眼眶。


十点一刻,秦越后背陡地僵直,一个让他眼熟的身形进入视野。虽然只是侧面还穿了小领T恤,看不清长疤,但秦越知道是他。那种手上历过血腥捏过人命的杀气,秦越不会认错。


秦越用目光追踪着,看见他走进拐角那个小院,一分钟之后,里面靠山墙的小平房亮起一点并不太亮的灯光。


秦越考虑了半分钟,悄无声息地顺着墙滑到地上,绕过老巷,直接靠近小平房所在的山墙。


墙根能听到里面有轻微的脚步声,秦越推测蝎子不可能是回来睡觉的,他一定还会再出门。他打算等人出来之后,跟着人出老巷再动手。


虽然临近十一点,老巷这边还是偶尔有人进出。他能认出蝎子,蝎子也能认出他,万一蝎子狗急跳墙壁拉平民当人质,事情就会变得非常麻烦。


秦越把身形隐在树影里,贴墙等着。这时目标明确近在咫尺,时间反而显得非常慢,秦越恨不得掐着表数秒。


中间有两次,脚步声停了,远处人声突然清晰,院墙里却非常安静,安静到秦越心里没底,一直在回想这个院子是不是只有一个门,有没有可能蝎子已经翻墙逃了。


不知道过了久,脚步声再度出现,近了,远了,更远几乎听不到了,又回来了……更近,秦越听到开关门的声音。脚步在向这边来,秦越身上直发僵。虽然他站在阴影里,可如果正对着树往前走,还是能看出来这里有人的。


秦越可不想在这儿就动手。


幸好,脚步声没拐过来,而是朝东去了。


等那人去得远了,秦越探出半个头来,夜视镜视野里出现蝎子的佝偻背,背着一个黑色网球包。考虑到蝎子作为一名职业杀手的警觉性,秦越不敢跟得太近,远远坠着,只要保持他还在视野范围内即可。


走出大概两三公里,前面突然开阔,蝎子的脚步慢下去,像是在巡视着找什么东西。秦越过来时查过这里,是要建污水处理中心,刚刚开始填埋阶段。


蝎子可能是把什么东西藏在这里了,他巡逡半晌找到某个点,踢掉几块石头,从网球包里掏出一把园艺钢铲,动作很轻地开始挖地。


秦越四下里望一圈,往后退了几十米远,从外围残存的灌木丛外头猫着腰绕过去,绕到了蝎子的背后。他踮着脚一寸一寸向蝎子靠近,铲土的声音完全盖住了他的脚步声。


当蝎子惊觉背后有人靠近时,秦越离他已不到两米。蝎子一个错步手中钢铲横削过来,秦越弯腰缩背险险避开,回身飞起一脚,踹在铲把上。蝎子虎口大震,钢铲落在地上。蝎子一只手立刻向后腰摸去,秦越知道绝不能给他机会摸出枪来,往前一扑,两人同时倒地滚出几米远,秦越拧住了蝎子往后伸那只手。他们刚刚停下,蝎子的另一支手便怼了过来,秦越上腹吃痛,差点呕出一口酸水,他借这一怼之力半跪起一条腿,另一条腿别住蝎子再度怼上来的拳头,手上发力转圈向外一拧,蝎子被他生生扭过半身,刷地一声响,蝎子不动了。


因为冰凉的刃锋正压住他的颈总动脉,另一端则握在秦越手里。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动。”秦越在蝎子耳边轻声说道。


“是你。”蝎子认出了他,“你想怎么样?”


“我很好奇,你没能杀得了我,你的客户竟然一直也没追究你,这是为什么?”


蝎子不出声,秦越将匕首压得更紧,表皮切出一条红痕。蝎子呼吸急促起来,等了一会儿道:“也许他们以为你已经死了。”


“他们?”


“他们,或他,我不知道有几个人也不知道是谁,我只接收任务和钱,别的不管。”


“你的客户找不到我,你就骗他们我已经死了?难怪这几次碰上你你都束手束脚,你是想找个能无声无息干掉我的机会,对吧?”秦越冷笑。


“对,老子没失过手,不想从你这儿破例。你也没有任何证据,要么放了我,要么你把我干掉,一了百了。”颈动脉被压住,蝎子的脸变得死白,夜色里很是瘆人。


“嗯,你给我提了个很好的建议,”秦越将匕首的角度抬高,红痕尾端有一滴血珠渗出来,“不过,奈何你有些别的东西,对我来说比你的命更有价值,所以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用那些东西来换你的命。”


蝎子知道他要问什么,索性闭了嘴。


“我猜你会说你从不跟客户见面也不知道他们的来历甚至名字,没关系,我不需要那些,我只需要你的账户。”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你不会。”秦越笑容变大,“你看我的眼镜了吗?眼镜腿儿很宽是不是?我告诉你,这里面有摄像头,而它正开着,非常清晰且完美地录下了你的样子声音。你干这行不是一年两年了,自然知道面貌声音落在别人手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蝎子那两道青筋像是要从肉皮里蹦出来一样,“操,你他妈有本事就现在弄死我,我今天只要不死,早晚都会找机会完成我的任务。”


“弄死你?我不弄死你,弄死你脏了我的手。就算今天让你活着滚,我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早晚会再逮住你,那时,法律会制裁你的。”


蝎子想要大笑境况又不允许,脸上表情憋得很诡异:“法律,呵呵,法律……”


“对,法律。你告诉我账号,等我再次逮到你时,会在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给你争取有利条件,你不亏。”


“你放开我,我写给你。”对峙了一会儿,蝎子泄了气,咬牙切齿地道。


“你当我蠢吗?这样放开你?你直接说吧,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念出来。这么重要的东西,别想着蒙我说你不记得。”


蝎子牙都快咬碎了,终于从牙缝里将那一串数字挤了出来。秦越逼他重复了五遍,前后确实一致。秦越将数字印入脑子里,加上摄像头录到的,算是双保险。


随后他手上用力一扳,蝎子的上半身扳歪过来,两支手绞着被秦越用膝盖顶住,还没来得及发力,秦越一个手刀切在蝎子的大椎穴上,又准又狠,蝎子登时陷入昏迷。

——————————————

【注释】

【1】Strider D9:一种猎刀型战斗刀

【2】熊爪:这里指史密斯威森熊爪,一种小巧的刀具,便于携带,刀刃有锯齿,刺入人体时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咬合力,使伤口无法愈合。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6. 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中)(下)

7. 对酒当歌,孤影清舞:(上)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伪三角替身组

上级领导前辈组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2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