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谢 @梦夜纸

—————————————— 

章六:古道西风,浊酒一壶(上)


季白请值班刑警送走白讯文时,赵云澜正在小观察室里发愣,嘴里依旧咬着根糖棍儿,赵寒则拎着两小瓶水进了另一端的门。


这个小观察室是隐蔽性的,监控墙的另一面做过伪装,在外面看来并不是寻常审讯室那样的大镜子,而就是一面墙该有的样子。被监控的房间是个会客室,四对软椅围着四个小茶几分列两边,中间留出一条通道,简单且干净。


这时两边软椅上各坐着一个人,其中一个对赵寒递出的矿泉水瓶摆摆手,道:“不必了,谢谢,请问警官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贺涵一大早接到电话,要他来公安局领回陈天的一部分私人物品。陈天与他那位远在海外的父亲之间亲情名存实亡,警方下达死亡通知的时候,他父亲明确表示“他是成年人,他的一切生活全由自己负责”,换句话说就是“是死是活与我无关别来烦我”。陈天在工作笔记和私人笔记留的紧急联络人都是贺涵,可见两人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赵寒抬腕看看表,“麻烦贺先生再稍坐片刻,我们技术部门的同事说十分钟之后就会送过来的。”


会客室里的另一个人则一直很安静,接过矿泉水并不打开,放在茶几上继续端坐,正是沈巍。


赵寒出去之后,贺涵略有些不耐烦,起身又坐下,这中间视线几度扫过对面的沈巍,都没做停留。几分钟后贺涵的手机突然响起,他对着听筒简单说了几句“有点事、马上回去”之类的话。收起电话,他的目光再度落在沈巍身上,侧头细看了几眼,表情变了。


沈巍像是发现自己被人注视,也抬起眼来,这是两人进入会客室后第一次对视。


“你是,沈教授?”贺涵不太确定地说道。


沈巍望着贺涵想了一会儿,确定自己的记忆里没这号人物,便道:“我是沈巍。抱歉,您是?”


“我是贺涵,你不认识我。我在龙腾科技的年会上见过你一次,吴总偶尔会提起你。”


贺涵伸出手,沈巍与他握手,微笑道:“原来是贺总,我听吴瑛提起过您。”


“不要您您的了,听着真不太习惯。沈教授这么年轻就做了博导,真是厉害啊。”


沈巍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道:“我只会教书做研究而已,其他的都不懂。”


贺涵又客气了几句,转过话头问道:“诶,沈教授为什么会在这里?”


沈巍望了几眼门外,心想李茜的事情反正网上都能查到信息,应该也不需要保密,谨慎地道:“我的学生在这边配合调查,我过来看看。”


两人随便聊了几句,从龙腾新研发的设备聊到跟英国皇家医学会的合作,发现对方也在英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于是话题开始转向伦敦和曼彻斯特的风土人情。


正聊着,赵寒带着一位刑警走进来,告诉贺涵可以去取东西走人了。


贺涵向沈巍道别之后随刑警离开,沈巍则被赵寒带去另一间审讯室,李茜坐在里面。


“你觉得,他们认识吗?”季白望着空荡荡的会客室,沈巍那瓶水没打开过,孤零零地留在茶几上。


赵云澜丢掉一头咬得散掉的糖棍儿,说道,“反应挺自然,如果是装的,演技能拿小金人了。”


季白点点头,他的观感也是如此。这两个人如果不是受过严格的微表情训练,那就真的不认识。


“白讯文那边怎么样?”


“没什么新鲜东西,看来是不太愿意提及他舅舅的关系,但多少有点刻意。这种东西撇也撇不清,做做样子罢了。”这种感受季白和赵云澜都能体会,想掩饰也能看出来。


“这个案子,真是头疼,”赵云澜拿瓶水递给季白,见季白摇头便打开自己喝,“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可就是什么都做不了,线索都卡在那儿,一点进展都没有。”


季白看看他,哼笑道:“你真是为这案子头疼吗?”


“什么意思?”


季白扬起下巴示意对过的审讯室,“不是为那个头疼吗?”


赵云澜没想到他三哥会在打趣他,虽然这边只有他俩,可怎么说也是工作场合,这可一点不像他三哥的作风。赵云澜有心想拿刚走那位怼回去,话到嘴边儿转一圈还是没敢,只笑道:“三哥,你不想提的事,我可一个字也没提过。”


季白往后靠墙上,道:“没什么不能提的。对了,昨晚上大嫂给我打电话,让咱俩这周末都得回去,爷爷说要办家宴。”


后半句并不意外,季白二哥刚从国外回来,还带着未婚妻一起。赵云澜的父母这周末难得都不用出差,过年都不见得能凑这么齐全。赵云澜关注的重点在前半句:“没什么不能提的?三哥,我什么事都没瞒过你,你可是藏得很深呐,真不地道。”


季白一把呼过赵云澜后脑勺,“你当年出柜是谁在姑父面前挺你的?这么快就不记得了,说我不地道?”


“三哥,你真的……”赵云澜暗下深吸口气,“那么像,要是我,真做不到你这么淡定。”


“你知道?”季白很吃惊,他知道自己的反应会让赵云澜有所联想,但他没想到赵云澜竟知道他是因为贺涵的长相。


“嗯,我见过一次,当时印象挺深刻的。”


季白皱眉。洪少秋参加边防任务之后,他所有的档案就被封了,连参加学校活动的照片都全部回收,按说赵云澜应该并不知道他。


赵云澜心念电转明白了季白的迟疑,“我看到的是本人,就有一回我自己跑去吃火锅、还吃坏肚子那次。”


““啊,咱俩约那回?后来你真自己去了?”


“是啊,听你念叨了半个学期好不容易说要带我去吃,临了你还放我鸽子。是咱们一个口的吧?”


季白点头,声音很低:“他属边防管,377号行动之后,失联了。”


赵云澜在心里叹息,果然是这样。“那个贺涵,档案还挺连贯的,恐怕不像是……”


赵云澜没往下说,季白也没接话,就这样沉默下来。这还是季白第一次真正跟别人聊及他和洪少秋的事,因此而挑起的回忆在胸口辗转带出酸涨的窒涩感。赵云澜说的他当然知道,贺涵的详细资料季白反复看过几次,除了去年有三个月左右时间为了一个项目驻在英国,其他行程全部有迹可查,就是个非常正常的商务精英人士。


“不是,贺涵是涉案相关人员,你不要多想。”季白正色对赵云澜道。


“我知道,放心吧三哥,长得像也没啥大不了,不是有个外国摄影师专门跑遍全世界拍长得像的人,还弄了个影展呢【1】。”说完赵云澜自己又觉得不大对,如果贺涵不是洪少秋,那洪少秋依然生死不明,似乎更不是好消息。他略一停顿又道,“我虽然没碰过特情口儿,可我听我师傅说过,特情这一块,要的就是隐蔽,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季白挑起嘴角,拍着赵云澜的肩 ,“我没事儿。你那边是怎么个情况?“


轮到自己头上,赵云澜搓搓脸,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我总觉得以前认识他似的,想不起来,一想就头疼。”


“啧啧啧,这位帅哥我曾见过的,”季白推他,“你这儿拍电视呢你,用这种滥大街的招儿,不符合你情圣的手段啊?”季白印象里赵云澜对感情的事向来主动,如今这位如此对他的胃口,还能一直按兵不动,只能说是职业态度占上风了。


赵云澜这回是真叹气,“我要还有手段就好了,真头疼,我跟你说三哥,要不是他资料里写着从小到大都在龙城,我真怀疑我以前受损那点记忆跟他有关系。”


“我还当你这回沉得住气呢,原来是要玩点戏剧化。”


“不是三哥,我怎么听着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啊,”赵云澜两道眉毛垮下来,倒有点像撒娇。季白被他逗乐了,道,“你不是约了何叔?”


“约的周六,我先去何叔那儿,然后再回老宅。”


“我陪你去吧。我也有些日子没见过何叔了。”


“哟,这么好?那我不用骑车了,你来接我得了。”


“你个臭小子得寸进尺啊。行了,去看看那小姑娘,希望你那位沈教授能支持她配合我们行动。”


李茜已经将她与小Q的联络方式都交代了,但如果想要小Q现身,最稳妥的方式还是由李茜出面。李茜来公安局配合调查是刑侦带回来的,而且她盗取实验室违禁药品的行为目前只有沈巍知情,只要学校方面不公开处罚,即使听说李茜被警察带走,炫台和龙城大学发现尸体都是很有力的说辞,理论上小Q不会过多怀疑。


找沈巍来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在警方尽量减少出面的情况下希望他能跟帮忙跟学校协商,当然这需要在沈巍支持李茜参与警方行动的前提下。


这一点目前看来不用担心了,沈巍正在小声地跟李茜说着什么,李茜咬着唇点头,一脸类似视死如归的神情。赵寒隔窗看见他俩过来,赶紧出来小声道:“李茜这边没问题了,下午就把消息发出去,我会派人去她说的几个地方盯着,只要小Q出现,绝不会让他跑了。”


“嗯,一定要注意保护李茜的安全,”季白道,“找到小Q盯稳了,这回必须要揪出他背后的源头。”


“知道了头儿。”


赵云澜刚望着会议室里,没搭话。他的视线落在李茜手上,她可能是因为紧张害怕,双手死死攥着沈巍的右手腕,力度不少,指缘附近的皮肉都变得青白了。


那些印子竟莫名让赵云澜心生烦躁,这使他的目光如有形质,李茜不由自主地抬头朝窗外看。赵云澜慌忙挪开视线,注意力回到季白与赵寒的对话上。他几乎被自己这种奇怪情绪惊到,太阳穴又开始隐隐涨痛。


季白的手机响起来,是房局。赵云澜犹豫一秒,放弃去要跟沈巍打招呼的念头,随季白一起来到房局办公室。


吴达功和田丰也在,两人正在谈笑风声,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不合的迹象。仿佛之前在专案组领导面前的那场质询从未发生过一样。


季白将李茜的情况向房局做了汇报,房局对他们提出的行动计划表示同意,之后便把发言权交给了田丰。


“我的申请沙局批了,小Q这条线一旦能抻出据点,边防会派两个队配合我们行动。”田丰边说边将他面前的一沓纸发给几个人每人一张,“这是我才得到的资料,经查实,龙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初始创立资金中最大的一笔来自一个私人投资基金,这个基金的实际持有人是滇缅边境的吴氏企业董事长吴雄,龙腾的总经理吴新河是吴雄的侄子,而龙腾的首席工程师吴瑛,正是吴雄的独生女儿。黄金蟒专案组一直在跟踪调查吴氏企业,很大程度上怀疑吴氏企业在为金三组黄金蟒集团提供资金支持。”


“龙腾等于是吴氏的从属公司?那么陈天的被杀是否与辰星与龙腾的交易有关?倘若唐劲知道陈天背地里跟金三角眉来眼去,会纵容手下使出这种手段很正常。”房庆隆不说话,吴达功便提起话头。


“这一点我跟季队赵队都碰过了,动机和作案手法都摆在明面上,麻烦的是我们没有直接证据,既动不了唐劲也动不了辰星,更够不着龙腾。”田丰在几人看过之后,又将纸张都收回来,说道。


“金三角复苏,绝不可能放任俄罗斯和朝韩抢占内地市场。以唐劲的行动来看,金三角肯定已经在龙城建立了新的基地,我们必须把它挖出来捣毁,尽最大的努力避免这些地方生产出来的毒品流入内地。”房庆隆严肃地接道,“目前没有证据,我们就把人盯死。陈天的尸体与孙六子的尸体一同被发现,辰星又跟龙腾早在两三年前就存在交易,我们需要知道辰星和龙腾是否与377案有关。”


“377案我们损失了几条暗线,没有暗线,恐怕很难挖出更精准的信息了。”吴达功道。


“这个专案组领导另有安排,边防比我们介入早,安排也更周密,具体执行由老田去跟李政委对接。老吴,我下周开始要去部里学习两周,后勤配合全靠你了。”房庆隆道。


“房局你放心。”


“季白,我希望在明天下班前看到行动方案。”


“明白。”


“好,散会。”


房庆隆留下吴达功交待学习期间其他工作事宜,其他三人则先行离开。


田丰出来关好门,示意季白和赵云澜跟他回自己办公室。


他交给季白一个地址,“如果这个地址也出现在你们的观察列表里,一定要小心在意。”


季白看了下,是近郊一个地方,大片荒废的农田,往下走有个水库,季白到那边钓过鱼。他在心里勾画了下那片地方,依山傍水,乍一看交通不太方便,但往山里一扎就能找不到踪影,是个适合藏身的好地方。


“这个,又是Need not to know吗?”季白醇厚的男中间说起英文单词有种很特别的磁性,只不过语调略带揶揄,显得怪怪的。


田丰勾起嘴角。


“行吧,田局,我就一句:信任需要有来有往,希望您别光是消耗我的信任。”


“季队,我也希望你明白,你有你想要寻找的真相,我也有我需要保护的人。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尽我全力先去保证他们的安全。有些命令非到万不得已我决定不会下。这个道理,你懂的。”


季白脸色僵住一瞬。是的,他懂,他怎么会不懂。两年前那个决定是反复权衡的结果,对田丰来说也一样是艰难的决定,季白一直都知道,只是……情感上太难接受罢了。


现在,哪怕田丰这消息就是从洪少秋那里得到的,田丰也绝不会透露一个字,他也不希望田丰透露一个字。只是长久以来因为‘不知情’而堆积起来的担忧压着他,无端地暴躁着,到某个点便很难控制。


他们回去的时候,沈巍已经走了,李茜暂时仍被安排在女警宿舍里,有两位女警员陪着。


赵云澜站门口发了会儿呆,问季白:“季队,如果有问题的是龙腾,还要继续监控沈巍吗?要不要把视线转到吴家兄妹身上?”


季白思索一会儿道:“我们假设吴新河真的是毒贩,如果你是吴新河,你找上沈巍,会是为什么?”


赵云澜一时没言语,这其实是他十分纠结的部分。不得不承认他对此有所期待,期待吴瑛接近他另有目的,这种推测比“吴瑛是沈巍的女朋友”更让他容易接受。可心底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反抗着,希望沈巍就是很正常在跟吴瑛交往,不涉及其他层面的利益关系。


“当然,也存在他只是吴瑛交往中的男朋友这种可能性。我们只是不放过任何可能,做一下推测而已,”季白猜到了赵云澜的想法,又加了一句。


赵云澜咳了两声道:“沈巍是化学合成材料方面的专家,如果我是毒贩,找上他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合成新型毒品。”


季白道:“对,如果龙腾涉案,沈巍就有50%的可能性是个‘厨子’,而且是个级别非常高的厨子。所以,你必须给我盯紧了他,不能打草惊蛇。”


“三哥,我……”


“这是命令。”季白硬起心肠。


“我知道了,”赵云澜低下头,连肩膀也有点垮,“放心吧三哥,我有分寸。”


季白听着他说‘放心’,忍不住咽下长长的叹息。


那天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正要入睡的季白收到赵寒的信息,“蛇出洞了。”

——————————————

【注释】

【1】加拿大摄影师 François Brunelle自1999年开始做了个名叫“I’m not a look-alike”的摄影项目,在世界各地寻找长相惊人相似的陌生人,并拍摄一张合影。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中)(下)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伪三角替身组

上级领导前辈组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