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故人兄分享了这个版本《难念的经》,他说:“比起周华健在电视剧配曲中唱的意气风发、清新爽利的版本,此时的我,却更愿意听他的这个娓娓道来,如歌行板的现场版吧。这也许就是人生的不同境界。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也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路到底孟子敬 

我只坚持听到一半,心口疼。


二哥说,满屏都在“感慨當年的自己,後變成自我感覺良好的感懷‘時光飛逝’”……

二哥你知道吗?我其实没弄明白自己在感慨什么……

生而为人,真是挺抱歉的,然而我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舍不得璀璨俗世,躲不开痴恋的欣慰,找不到色相代替,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在《难念的经》之前,最喜欢的武侠剧插曲是《俩俩相忘》,屏幕上的密道里小昭唱起来,屏幕之外的我瞬间如懵雷击。

小绿说她喜欢《两忘烟水里》。


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

是我。

倾出挚诚不会悔,风中化成唏嘘句

是她。


今年很多了不起的人走了,他们创造的时代到了尾声。朋友安慰我说,文字都在,江湖就在。

是我太矫情,忍不住要冒出矫情的念头:文字经年,共你拈花把酒那人,还在吗?


看到一张图片,曾江(黄药师)、杨泽霖(欧阳锋)、刘兆铭(一灯大师)、刘丹(洪七公),存下来,换作微信头像。

最爱的,仍是少室山前结拜襄阳城外拒敌。


这个俗世呀……

小绿说,哪里还有南帝北丐中神通,遍地皆是胡斐陈家洛张无忌……

我竟无言以对。


何止不见南帝北丐,连郭靖萧峰虚竹段誉也成稀世奇珍,曾几何时,杨过令狐冲都成了最好的……


有人问我金书人物里我最喜欢谁,我最喜欢蓝凤凰。

可惜,赵敏蓉儿已太难得,黛绮丝何铁手早就是传说,只有阿珂曾柔岳灵珊王语嫣街头巷尾触手可及……


那些曾仰望的人,慢慢都离开了,留下一个渐渐看不懂的、甚至不再想去融入的时代。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贪欢一饷,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呵……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