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混乱这一章不知道更了些啥,希望没出bug吧

上一条已经删除,我把 @点点  @苏珊  @上善若水  @晴好 几位的评论截图保存了,感谢你们

日常感谢 @梦夜纸

——————————————

前文:脑洞楔子

1. 风雨飘摇,岂无所惧:(上)(中)(下)

2. 漫草荒烟,天涯无路:(上)(中)(下)

3. 红叶轻零,关山难渡:(上)(中)(下)

4. 夕阳残梦,芳草何处:(上)(中)(下)

5. 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上)


人物介绍:

主角搭档组

伪三角兄弟组

白龙冠天男团

伪三角替身组

上级领导前辈组

——————————————

章五:宝马雕车,寂寞江湖(中)


赵云澜的晚饭吃得非常郁闷,郁闷到他连半碗汤都没喝完就开始胃疼。


今天跟花冲一起执行跟踪任务的老楚临时被另一个现场调走没能赶回来接班,赵云澜本想自己手上没有紧急的线索跟,那不如来替替花冲。


花冲看见他过来时表情那叫一个别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背地里干啥坏事儿被抓包了。


赵云澜这会儿明白了,被抓包的人才不是花冲,而是沈巍。


不管是看到唐果去找沈巍,还是听花冲提起沈巍有个女朋友,赵云澜都没太放在心上。沈巍是他负责案子的潜在嫌疑人,大原则压下来,他有什么想法也得忍着。再者,以沈巍表现出来的性格和他对李茜唐果的态度,赵云澜已经快把他归到技术型宅男的队伍里去了。


案情进展不佳使赵云澜无睱顾及其他,以至于忽略了一件事。


以传统审美来看,沈巍无论长相还是气质,都是个相当有魅力的男人。赵云澜使劲搓脸,他是视力退化了吗居然忽略掉这一点?


沈巍和吴瑛坐在靠窗的位置,餐盘都撤了,吴瑛点的甜品上来,沈巍将自己那一份也推到吴瑛面前,不知说了句什么,吴瑛低头笑得开心。


沈巍也笑,笑得很温柔。


该死的温柔。


赵云澜后槽牙都咬酸了,眼前的饭菜一口也不想再吃,他恨不得马上起身离开。


可他又不能,只好咬碎了牙坐在角落里生自己的闷气。


这么个令他心动的人,既不能追,也不能远离,更没法视而不见,这日子算是没法过了。


于是当沈巍下了吴瑛的车之后,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背影在单元门里消失,他鬼使神差地决定,去看看他那位“女朋友”。


花冲给的资料里,吴瑛的地址在城南新区,可她并没有往城外走,而是绕着龙城大学外墙开了半圈后转回城里。


赵云澜远远跟在她后面,来到龙城最繁华的商业区。


吴瑛进车库之前拨了个电话,没人接。停好车后又拨一次,还是没人接。


幸好是晚上,办公楼的车库不算很空但还有位置。赵云澜将车停在地下二层车库最外面的公共停车位,迅速跑向消防梯。等他跑到地下三层,吴瑛的车刚好闪了几下尾灯,准备倒车入位。


赵云澜藏身在承重柱的阴影里。吴瑛则走下车坐后座拿出手提包。一阵脚步声,电梯间走出来两个人,其中西装革履那位忽然道:“阿瑛,你怎么又回来了?”


“吴总,”吴瑛一改方才对沈巍时的娇态,冷淡地打声招呼,并没有要回答那人的意思。


“吴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另一个穿休闲装的人停下来半侧身跟吴瑛说话,赵云澜立刻认出那是他上次见过的凤凰城KTV老板,也正是吴达功副局的外甥,白讯文。


“你好,”吴瑛连眼都没抬,略点下头,“我们见过吗?”


“吴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上个月贵公司的庆功会,有幸请吴小姐跳过一支舞,”白讯文虽然笑得稍显轻浮,但姿态做得好,风流但不下流,加之身材高挑匀称又眉清目秀,看得出来是很能讨小姑娘欢心那种类型。


可惜吴瑛不是那些小姑娘,完全不为所动。


看上去年长不少的西装男则一边很不赞同地冲吴瑛咳两声,打圆场道:“这是睿思投资的白总,你怎么会不记得,是不是最近加班太累了?”他往前走了几步,刚好有灯光打在他侧脸,赵云澜想起来,这人是龙腾生物科技的总经理吴新河,是吴瑛的老板,也是她堂哥。


吴瑛很敷衍地“哦”道:“白总,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没带眼镜,没认出来。白总穿休闲装比穿西装更帅呢,”吴瑛客套地笑,与方才对沈巍的笑相比略显浮夸,但对于白讯文这样长年混迹欢场的人来说反而刚好。


只见他立时笑道:“吴小姐太会夸人了,明天中午吴小姐有没有空呢?希望能有这个荣幸请吴小姐吃个饭。”


“不好意思,我明天中午约了人,”吴瑛一口回绝,吴新河脸色一沉,刚要说什么,吴瑛瞄他一眼,又道:“下周吧,吴总有白总的电话,下周找个时间,我提前打给白总,好吗?”


白讯文很开心地点头:“当然好,那咱们下周约。那吴哥今天我就先告辞了,我们随时联系。”


吴新河神情缓和,也笑着跟白讯文道别。


白讯文离开后,吴瑛看样子要打算回办公室,被吴新河叫住了。


“你明天约了谁?是不是沈教授?”


吴瑛停住,既不回头,也不回答。


“阿瑛,”吴新河向四周看了看,声音又放低了些,“沈巍毕竟还是外人,你不能这么任性。”


“姓白的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吴瑛口气冷得可以,像是在生气。


“白总能跟我说什么?”吴新河一直很警觉地往四周看,不过这时车库里实在已经没什么人来,安静能把上层开关车门的声音都放大,赵云澜屏着呼吸,不敢出一丝动静。


吴瑛转过身来,压着气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除了警察,还有别的人在跟踪沈巍。沈巍是我爸找来的,他是外人,难道姓白的倒不是外人?”


吴新河嘴角下压,脸色变得很难看,“阿瑛,叔父是什么意思你心里很清楚,我们可以不用吵这个。”


吴瑛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好吧,我也不想跟你吵。不过我也提醒你,那位白总,听说跟那边混得也不错,他在你这儿怀了什么心思想必你是知道的。沈巍的事,我会自己跟我爸交待,咱们谁也不用为谁好,自己小心自己的就得了。”


吴新河原本还想说什么,抿唇梗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吴瑛就这样等了一会儿见没动静,顾自走进电梯。


赵云澜又等了很久,才听到脚步声,车门开锁声,发动机启动声,最后开走了。他没有走出阴影,而是就着阴影返回消防梯,从地下二层离开。



赵云澜忍着胃里酸涨跟踪吴瑛时,田丰正在飞城大厦商铺四层的港式餐厅里与九爷唐劲共进晚餐。


许是因为腰身发福的缘故,唐劲看起来比田丰要年长得多,可实际上他们是同年。放下汤盅,唐劲擦擦光头上渗出来的汗珠,对侍立一旁边的厨师长说道:“我上次来不是让你把供海鲜那家换掉吗?怎么?不舍得换?”


厨师长半弯着腰陪小心,“回九爷,已经换了,这批进来的原料两家我都看过,是一样的。近海水不好,也是没办法的事。”


唐劲挥挥手,厨师长向后退两步继续侍立。唐劲颇为惋惜地叹气道:“龙城不比港岛,弄不到上等材料,这佛跳墙的味道总是差了很多。”


田丰早已吃完,这时淡淡一笑,道:“九爷对美食的标准太高,我们这种粗茶淡饭泡惯了的舌头,尝不出什么差别来。”


“民以食为天嘛,活这一大把年纪,什么事没经过。别的我都不大在意,唯独这入口之物,一向将就不得。”唐劲是潮州人,去香港之前在顺德呆过几年,若真要聊起美食,他能说上一整天。不过田丰向来不讲究吃,跟他聊这个怕是要对牛弹琴。


服务员悄没声息地将桌面撤干净,依着唐劲往常的习惯泡一壶雀舌呈上来,又将小包厢对顶角的静音排风打开,待唐劲和田丰两人都从餐桌换坐到茶几这边,厨师长便带着两个服务员退了出去,掩上门。


唐劲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小铝盒放在田丰面前,“来,田Sir,尝尝我刚从法国带回来的老船长。这是我亲自在庄园里挑出来的,外面轻易可找不着。”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压成方块状的烟丝,飘散着淡淡清香。


田丰也拿出一个盒子,禇红的木质纹理色泽暗沉,一看就有年头了。里面是一枚相同颜色的烟斗,石楠木斗配个白瓷的烟嘴,既古朴又雅致,看来跟唐劲手里拿的是同一批出品。


两人揉了烟丝分别装斗,压丝又轻又柔,倒像拿的不是烟斗而是情人的手。装好之后先不忙着点燃,而是叼着生斗先吸几口,享受烟草甜而不腻的木质香气。


点火也不用火机,而是用两根长长的火柴。头一根绕着填好的烟草表面烧上四五圈,让表面一层“膨”起来,待火灭掉再压一压,第二根火柴才真正点燃。


田丰想不起自己究竟是认识唐劲前就抽烟斗还是认识唐劲之后才开始抽烟斗的。但唐劲是真的很好这一口,田丰半是刻意半是自然表现出对烟斗的痴迷正对了他的胃口,两人相交多年,纽带正是各式烟斗各样烟丝。


一斗烟燃过半,一壶茶两盏香,他们才渐渐聊入正题。


“九爷这一次,未免做得有些过火。”田丰给两人续过茶,说道。


唐劲面带微笑细品香茶,像没听到田丰的话。田丰只是陈述,既不需要唐劲承认也不需要他回应,依旧慢慢说道,“原本我只是有所怀疑,辰星毕竟与飞城合作多年,无论做过些什么,我想以九爷之义当不至于下此毒手。”


九爷放下茶碗,道:“田Sir,咱们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讲。龙城谁不知道我唐劲向来遵纪守法,田Sir的怀疑,我真不知是从何而来。”


田丰拿出一张纸放在唐劲面前,是陈天尸检报告中附的照片,陈天腿部有两道刀痕擦着股动脉切进去,不至于让他失血过多,却在划过股骨时引发令人崩溃的疼痛。刀尖在股骨上留下两个痕迹,放在别人眼里只是两个看来略齐整的倒勾,但田丰认得,那是传说中杀手曲阿果的特殊标记。


杀手也是手艺人,尤其像曲阿果这个级别的虐待型杀手。传闻里,这位传奇杀手认为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一次艺术创作,所以他一定会在自己作品上留下签名。曲阿果出手不多,干净利落,警方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蹲守几次没能逮到个影子。


田丰知道曲阿果是唐劲的人,但田丰不能说,这是他跟唐劲之间的一场交易。何况说出来他也没有直接证据,做不了什么。


唐劲的目光落在那个标记上,好一会儿没出声。田丰默默吸着烟斗,庄园烟丝多半手工焙制,少了外面流水线出来的金属气,甜香里带着一点天然酸,口感非常爽利。


“这些年,我没拿田Sir当过外人。今天田Sir关起门来给我看这个,想必也不为兴师问罪,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唐劲手指轻轻弹着烟斗柄说道。


“既然九爷让我直说,那我就直说了。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没想明白,当年九爷到底为什么会放过他?那时虽没有曲阿果这样的人才在侧,可老爷子留下的人里,总有能出手的人,为什么会放他走?"


唐劲中年发福,又剃个光头,整个人看起来圆圆的像尊弥勒佛。不过跟他经过事的人都知道他是笑面虎,只有隔着电视屏幕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才会把他当作慈善企业家。


这时他脸上招牌一样的微笑消失了,两道浓眉横着挑起一股杀伐之气,“这些年连我自己也不能相信竟然让他跑了。”


田丰这回是真的有点吃惊,“所以当年不是你故意放他走的?”


“田Sir,你是我的话,你会放过他吗?”


田丰摇摇头。


“当年就算我不动手,他也会动手。他早安排好了退路,我只是没想到他的退路竟是金三角。老头子跟满星叠斗了大半辈子,我没让他在死前知道自己最得力的一杆枪是从金三角来的,也算是心疼他了。”


田丰默然。以他跟唐劲眼下坐在一起抽烟喝茶的立场,他不知能对此说什么,干脆闭嘴。


十七年前,他在别人的刻意安排下结识唐劲,开始了漫长细致的策反任务。那时韩琛的贩毒集团内部派系纷争已经快翻上台面,唐劲那时并不得势,闹得最凶是韩琛的亲儿子韩建和韩琛的左膀右臂小熊。


小熊并不小,比唐劲大七八岁,从韩琛做烂仔时就跟着他混了,是三朝元老级的人物。


也是韩琛气数将尽,被自己亲儿子坑了一道。韩建气老子不将所有权力交给自己,先是爆了小熊南海的走私船,损失不说,小熊本人差点被台湾警方扣押。这事还没压下去,韩建喝多了调戏唐劲老婆还逼她追龙【1】,唐劲上来拦,韩建当着手下人的面扇人耳光不说,连“你就是我爸养的一条狗”这种话也直接吼了出去。


事后韩琛虽然把韩建骂得狗血淋头还关了半个月,也再难阻住唐劲心底萌出来的反意。


十四年前的围剿,若没有唐劲做内应,绝不可能将韩琛贩毒线路全部打掉,更不可能有机会当场击毙韩琛本人。


唐劲原计划是借机连小熊的势力一网打尽,他预先埋伏好的炸弹只炸死了小熊养的女人,听说那女人还给小熊生过孩子,不过一生下来就送走了。


小熊不知所踪。唐劲花了很长时间才查到他逃去了金三角,还在那里摇身一变,成了一方霸主黄金蟒。


唐劲停顿了一会儿,忽然叹气,“若真给他先动了手,我只怕得陪着老头子一起。”


田丰猜想,唐劲恐怕比警方更不希望小熊回到龙城,所以两年前377号行动,九爷也确实为他们提供了不少情报。不然以377案泄秘的程度,警方的损失只会更加严重。


“陈天跟金三角那边搭上线了?”一片静寂之后,田丰问道。


“不只陈天,‘鹰’给黄金蟒建的基地不只被端掉那几处,一定还有其他的留下来,‘鹰’肯定也还在龙城。”唐劲将烟斗倒转,烟灰磕出来,拿起通条慢慢地清理。


“所以你找到孙六子的藏尸所在,又拿陈天当祭旗,想利用我们去查‘鹰’跟金三角相关的线索,牵制住‘鹰’,”田丰将烟斗横握在手里,“他要回来了?”


唐劲放下通条,用软布仔细擦拭了几遍,抬眼望向田丰:“田Sir,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选跟你合作吗?”


田丰扯动嘴角,似笑非笑,没说话。他们花了大量时间把韩琛身边这几个人摸了个透,最后才选择让田丰去接近唐劲,这之后的每一步都是算计都是经营,稍有不慎就可能连累一串人的性命,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2】。”唐劲将桌上的小铝盒扣好递向田丰,田丰伸手接过放进口袋,弥勒佛一样的笑容又回到唐劲脸上。


只要有所欲,就能被控制。可是,究竟是谁在控制谁?吾之所欲,是你知道的,还是我想给你知道的呢?田丰望着唐劲的笑容,这样想着。

——————————————

【注释】

【1】追龙:黑话,用鼻子吸食粉状毒///pin。

【2】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出自明张岱《陶庵梦忆》。下句“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原意是说一个人若什么癖好瑕疵都没有,那便不见其真性情,很难相交成为朋友(这样说起来倒很有点魏晋之风)

——————————————

【人物备注】:本故事涉及剧目较多,虽然大部分角色都有改编,但还是备注一下每章新出场角色出处以方便愿意看的朋友们。没标注的新角色应该就都是原创龙套了,如有遗漏请评论提醒,谢谢。

吴新河:出自《猎毒人》,饰演者傅鹏程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