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梦夜纸 @梓兰菱落 

前文:

章一:天南 (上)

——————————————

章一:天南 (中)

在我们这里有一个很美的传说,天上有九十九位仙女思凡下界,后来她们在人间都找到了如意郎君,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只有最小的妹妹没有找到。后来她就迷失在山里,最终抑郁而死,化成了一片鲜艳的罂粟花。

所以罂粟的美丽才会那么忧伤,甚至带着恨意。

 

我坐在窗前望着对面山上那片红色的花海,手里把玩着我的簪子。簪子是去年过生日的时候红鹰送的,簪尾雕了一朵红艳艳的罂粟,很漂亮。红鹰总说有时候我看起来就像簪尾那朵花,呵呵。

红鹰说要月底才能回来。每次他出去我都会特别担心,大多数时候红鹰不太愿意让我去碰烟帮的事,干这行的人都知道不能让自己的女人知道得太多,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非要参与些什么不可。

来这里快三年了,我是个局外的自己人,不用再刻意地询问也能多少知道红鹰他们究竟在做什么,知道了反而没了什么惊奇,也许是长大了,也许是别的什么,总之我开始对自己曾经拼命好奇的东西感到了厌倦。我迷上了其他的东西。

说来矫情,那件事是看书。

而且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坤沙那张白白的却长着络腮胡子的脸和看来像是有点儿色迷迷的眼神。我这么说他其实不大公平,因为他应该是个挺厉害的人。我知道这个世上能让红鹰服从的人几乎没有,至少至今为止我只知道坤沙一个。他也并不见得色,我从没见过他将外面的女人带回来。像他们这种时时过着危险而奢华生活的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女人,但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奇怪的是我本身作为女人,居然觉得这样很公平也很正常。是从很早很早的时候起,我的灵魂就已经被腐蚀得麻木而淡漠了么?

我正这儿胡思乱想呢,门铃响了,兰姐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姐,沙珑小姐来了。”

“请她进来。”

不一会儿就进来个浓妆的女子,一些颜色夸张的汤汤水水掩住了原本也算清丽的脸。我知道她是老刀栋的女人,精明强干,差不多和老刀栋红鹰他们平起平坐,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我总觉得女人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太用心机,不然会很容易变老。年轻才是最重要的,老了什么也做不了。像沙珑才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已经满面风尘气。不过这与老刀栋那老头子正相配,一对老奸巨滑,两肚子的坏水。

我一时没有想到她的来意,于是努力把笑意布到脸上眼睛里:“沙珑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呀?”

她花枝招展地笑着,一屁股坐在我旁边,顺手点上烟,吞吐了一阵才说:“想你了呗,这阵子忙得我都找不到脚后跟了,哪像你能这么悠闲?”

我笑笑,站起来给她冲了杯可可:“我哪能和姐姐比,姐姐那么能干,我呀只能等在家里吃白食。”

她接过杯子,顺势拉我坐下:“老头子现在可是越来越倚重鹰哥,用不了多久,东南亚的水路就是鹰哥的了。妹子真是好福气,不光是鹰哥疼你,连老头子也时时关心你呢。”

看她一副酸溜溜的样子我心里打了个突,不知为什么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她见我不说话,伸手从包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黑绒盒递到我手上说:“这不你瞧,老头子去了趟东南亚,还专门给你带了礼物回来,还嘱咐我要亲手交给你呢。现在我的任务可算完成了,我也该走了。”她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时间就已经径直走了出去。

而我也没有来得及问什么,或者说我根本也不想跟她说什客套话。让我吃惊的不仅仅是坤沙会专门派人来给我送礼物,还有礼物本身。

绒盒里面,竟是一颗蓝钻石。

 

*****                        *****                        *****

 

万欣德镇。

红鹰拈着一朵火红的罂粟,轻轻摩挲身边女人丰满的乳房,女人“咯咯”笑着,脸上又有了春色,忽然翻了身压在红鹰身上,轻轻咬他的耳朵。红鹰却一把将她推开坐了起来。

“你——”女人的春色都僵在脸上。

“今天够了。”红鹰捡起浴袍披在身上,打开对讲机:“来人,送菲菲小姐回去。”

女人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乖乖地走了。这让红鹰十分满意。

十分钟后,他已经坐在坤沙对面。这也是红鹰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他总能用最快的速度在做事和私人生活之间过渡。

坤沙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俨然是自己十年前的样子,冷静,深沉,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发寒。但他的脸上却是再温暖不过的微笑:“昨晚的女人还不错?”

“刚好。”刚好的意思就是女人不错,但是他并没有纵欲,所以精神也很好。

“这样就好,”坤沙点点头,把一个箱子交给红鹰:“这是最新的VP90,5发控制点射,你去清迈时带上吧。”

红鹰接过箱子,没有说话。

坤沙抬头看了看他,眼神中有种奇怪的神色。

“有一阵子没回去了吧?”

“嗯。”

“清迈的事完了就回去看看。班广那边的货让坤廷送过去。”

“是。”

 

坐回车里时红鹰打开了箱子,果然是一把好枪。红鹰却并没多看,他掏出随身的瑞士军刀划开箱子底,从里面取出一个精巧的烟盒,扔进了车载音响的磁带盒里。

到清迈时天已经黑了。红鹰找到自己曾经去过的那家旅店,将车停在那里,然后略略化了一下妆,换了身旧军装,还粘上了两撇胡子,头发也刻意弄乱,样子看起来与街头巷尾游荡的兵痞们没什么区别,只是要干净些。这一次是完全私人的交易,所以要更加隐秘。

晚饭时间的清迈是最热闹的,红鹰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美驻清迈领事馆附近。商队的买卖向来很少出自己的地盘,至少也要是烟道完全可以控制的区域。

烟帮们都讨厌和政府打交道,在领事馆附近交易一向是最危险的,如果出了岔子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就是送了命也全当白送。他曾经就此问过坤沙。

但是买家始终不肯让步,这次的货又太贵重,无奈之下只好让红鹰出马。

红鹰在领事馆周围晃了两圈,已经把地形摸了个差不多,看看离交易时间还有一阵子,他决定去附近逛逛。转过一条街便有很多小店,卖点儿真真假假的古董,骗骗那些外来的游客。柜台上摆的小玩意儿倒也精致,红鹰顺手捡了两样与老板杀价。他喜欢这样你来我往地唇枪舌剑,能让他心里感到宁静,既过瘾又没有危险。

从小店里出来的瞬间红鹰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他的左手马上伸到腰间,拉开了保险。表面却作出一副吊而啷当的样子,对着擦身而过的女人打出很响的口哨。后面那人亦步亦趋地跟着,是个小个子,在拐弯的地方赶上了红鹰。红鹰发觉他的手在经过自己伸进了自己的口袋,动作很快。原来是个偷儿,估计是场子里输光了出来“揩油”。红鹰暗笑自己太过紧张,他在那只伸进来的手的脉门上划了一下。偷儿受惊,飞也似的逃了。

“老子今天没空搭理你。”红鹰任他跑走时心想。

看看时间马上到了,红鹰来到领事馆后门约定的地方,顺着墙坐在地上,摸支烟叼在嘴边,并不点着。

领事馆的哨卫并没有理会他,想是平日里无聊的醉汉很多,那些哨卫早已见怪不怪。红鹰就这么坐着几乎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在逐渐开始安静下来的夜幕里显得特别清脆。红鹰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女人。

一个很美的女人。美,而且风情。且不说她高挑匀称的身段和一头金棕的卷发,单只那双深蓝的眼睛就足够勾走人的魂魄。

“Darling——”女人看见到立刻嘤咛一声投入他的怀里,声音柔腻地竟有些轻轻啜泣:“我知道是我不好,我错了,我道歉,但是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红鹰突然软玉温香在怀,却丝毫没有吃惊。他左手不动,右手顺势环上美女的腰,将美女拔枪的手按在那里。美女的身体突然僵住,他却仍是温柔地笑着,在她耳边吹气:“亲爱的,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们回家去吧,嗯?”

美女的脸有些红了,呼吸也变得有点重:“回家?”

“当然了,回家,这里可不行。”红鹰把头埋得更低些,轻轻地说:“你身上没有的,我身上也没有。”

美女浑身一震,突然冷哼一声,猛地推开红鹰大叫道:“救命啊,救命——”

红鹰这才确确实实大吃一惊,那几名哨卫太近了,一下子围了过来,三四支上了膛的冲锋枪齐齐对准红鹰的脑袋:“Don’t Move! Don’t Move!”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牧川/科幻AU】42号面馆 (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