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序曲

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

【CP:牧良逢《狼烟遍地》X范川《铁道飞虎》】

【硬科幻AU兼容性尝试】

——————————————

26.混沌与秩序(上)


那个看来跟牧良逢一模一样的影像仍然晃动着,只有那么一段,播放结束刚刚停在一个稍低头向上看的姿势,牧良逢的浓眉大眼原本刚硬爽利,这里却满是爱娇讨宠的孩子气,有种非常诡异的不和谐感。


牧良逢的问题没人应。


相信从征服者威胁降临伊始,地球上每一个人心底都会藏着这个疑问:为什么?跨越了那么遥远的宇宙,就为发动一场战争?这是为什么?


可现在,牧良逢这个新鲜出炉的征服者星人将这个问题实实在在抛在三位人类精英面前,他们却退缩了,好像有个声音在悄悄地说,我不想知道答案。


J博士心念更多转了一圈,脸色白得像被抽干了血:“你,你这段信号,是从哪里来的?”


刚提出来的问题被无视,牧良逢全不在意,答道:“G1724号殖民星,也就是绘架座β-2。老师,我猜您下个问题想问,是什么时候收到的,对不对?”


J博士像个木偶一样僵硬地点头:“对。”


“就是刚刚,你们进门之前。”


J博士两眼一翻向后倒去,反应慢了半拍的冢田一把扶住他,柳烟罕见发出明显地吸气声,问道:“我们还有多久?”


牧良逢笑道:“多久?我要是尽快离开,地球应该还能有很久。我要是不走,那就不好说,绘架座β-2上的基地一定会不断申请升级扫描波段,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发现反极限射线的屏蔽层。”


三个人全都没有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三对目光直直钉在他身上。


主控板上的修复进程显示99%。


范川突然站直,再次伸出手平托住那个银色的静磁小球。静磁空间流水般地铺开。三个人才注意到范川的动作,脑子里突然像被什么钝器打击一样,沉闷地疼,伴随着晕眩。


牧良逢眼角余光搜索那个99%,敛去笑容,皱眉道:“又来?”


范川脸色沉下来,道:“这回不是你。”他抬手挥出虫洞视界,有两道紫色光线正压在视界入口,范川无法穿过视界进入虫洞,“她发现基地了。”


牧良逢愣住:“谁?井一?哪个基地?你的中转站吗?”


“杏儿。恐怕她的兴趣不是中转站,而是飞行器。”


牧良逢小声骂了句什么,“她要飞行器干什么?她想回母星?回去不被拆了才怪。”


“井一追踪她。”范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释放在这儿吧。”牧良逢看了范川一会儿,突然说道。


范川倏然抬头,“你说什么?释放在这里?”主控板上的读数仍停留在99%,范川下颌绷紧,“不行。”


牧良逢手指一滑,主控板的读数隐去了。“99%,足够我应付任何事了,你别担心。”


“可是……”范川顾忌另外三人在场,不想把神经移植本身的风险性直接摆出来,更何况他还移植的是探索者的中枢系统,承载力与征服者的神经能量根本不能匹配……“不行,太危险了。”


“你看,你居然不信我。”牧良逢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我是原生征服者,跟新生代那些小孩不在一个维度,不然你想想,‘他’干嘛跨越百亿光年也要缠着我啊,‘他’都怕我,一个从探索者转变来的小姑娘有什么好担心的,快释放吧,等会儿飞行器让人撬了,又得费好大事儿。”


那三个人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范川还在挣扎,牧良逢已经直接开始布置任务了:“老师,两位主席,咱的话题先放放再聊。刚刚把总部整到断电的主角马上就要出现了,你们最好都站那边去,”又对范川道,“你释放,我断开视界上的锁定,你用视界护住他们三位,其他的交给我。”


范川拗不过他,也确实觉得他之前说的话有道理,只好按他说的做了。


碎片的四维空间被释放在这个不大的实验室里,看起来跟一个全息投影区别不大,唯一一的不同是,牧良逢解开紫色光索之后,范川带着J博士、柳烟和冢田一起走进视界里去了。


他们走向Y型虫洞的长端,原本是杏儿呆的地方。


杏儿却自短端的空间里闪了出来,她身后一片阴影,赫然是井一。


诶,范川检查错误了吗?井一不只追踪,都跟着进来了。


一照面,杏儿愣立当场,能量场激荡,却被井一的触手按在头顶。井一看不出吃惊,事实上甭管谁都很难在井一那里收获个什么表情。


“果然是你。”井一说。


“是我是我。早知道你有这么想我,我早去找你了,”若不是牧良逢那个吊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显轻佻,他这话的腔调还是挺真诚来着。


井一眼球竖着打转,猛地抬起一条触手,一道激光射向牧良逢头顶的防护罩。躲在虫洞里的三人虽然理智上知道他不会有事,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牧良逢呢?则是很随便地一抬手,激光打在他手心,被,吸,收,了。


“我说,你这一言不合就开枪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呀?你不会真以为小姑娘的防护罩有用吧?”牧良逢浓眉夸张地挑起,“看来我真是伪装得太好,连你都当我是个人类了。”


牧良逢正说着,耳际突然响起频率非常高的嗡鸣,随即感到一声来自范川的“小心”,心里分别用征服者星语言和人类语言暗暗将井一骂了个透,“你还来劲了,你想拿重型武器臭显摆我不拦你,可这实验室里东西都是人家有用的,弄坏了你管不管赔啊你。”说完抿紧唇闭上眼。


杏儿见他闭眼,随之也闭上眼。透过视界藏身虫洞的几个人清楚地看到牧良逢与杏儿之有能量场在扭曲。


杏儿脸色瞬间苍白,唇角溢出血来。


牧良逢双手拍在一起,杏儿哇地一声大叫,向后倒飞出去。范川冲出视界,接住了杏儿。井一静立一旁边,一动未动。


那个高频声波仍在,牧良逢坐起来,摘掉了头上的防护罩。


下一秒,井一身上传来噼啪的声响,牧良逢笑道:“地球有句古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比你寿命长那么多,你怎么就不信我呢?说了所有磁波武器都没效。这又不是在外太空除了磁波什么都用不了,你哪怕假装尝试着用冷兵器呢——”


“总得试试,不试试我怎么能死心呢?”井一随口一应,又一波高频噪音又起。


“还没完了,你等一下,”牧良逢跳下实验床,走到井一面前。他本来在地球人里算高大,可站在井一面前却秒变娇小。一个高大俊朗的人类站在一个铁塔一般的怪物面前嬉皮笑脸,那画面真是,不敢看。


高频声波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次预热干扰更强,牧良逢猜井一可能想把他新造的所有武器都跟牧良逢这儿走一场。


我都成陪练了我,牧良逢啐自己。他朝范川摆摆手,范川抱起意识不清的杏儿回到视界里去了。


“我说你等一下,”牧良逢跳起来要去拍井一的触手,井一不敢跟他硬碰,向后退了两步,高频声波顿了顿。“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基地被毁真不是我弄的,我有证据,你要不要考虑信我?”


高频声波再顿。


“我也是很服气的,基地我帮你建起来的,然后我再去把它毁了吗?我确实挺无聊的,可也没有那么无聊好吧。”牧良逢一边说着,一边把刚刚放进J博士他们看的影像又给井一播放了一遍,“你肯定能看出来这个不是我,对吧?征服者的事都是‘他’安排的,我跟你一样,是个叛逃者。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帮你?”


“不过呢,后来‘他’那么快找到,确实是被我连累的。我忘记‘他’虽然无法定位我,可‘他’能捕捉到我的能量。我在基地防护体系里留下的能量被‘他’追踪到了,对不起。”


高频声波停了几秒,牧良逢才要松口气,嗡鸣又来了。


“你是想要怎么样?咱还能不能讲点理?”牧良逢无奈了,他真讨厌打架,尤其讨厌这种“使用神经能量如同作弊不使用神经能量毫无还手之力”的状况。


“这东西是真是假我判断不了,这账只好暂时仍是记在你头上。”


“你等等你等等,我问你一个问题,黑域的空洞在缩小对不对?”


这回高频声波彻底停了。井一眼球急速转着,在牧良逢看来,就是大写的“你怎么知道?”我诈你的,牧良逢心想,可绝不能说。他余光偷瞄一眼仍在昏迷中的杏儿,却看到范川正在以揶揄的眼神看他。


赶紧低下头去,假装严肃地道:“我刚刚问那几位人类朋友一个问题,我猜你一定想得出答案。”


“征服者穿过茫茫太空,征服一个又一个碳基文明,又是建基地又是殖民,究竟为什么?”


牧良逢猜对了,井一确实知道为什么,虽然他从没相信过。


他从不相信,征服者所谓征服的天性,说穿了只有两个字:无聊。


永生其实是很可怕的。抽离时间的单程线性,又没有明确的起点和终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真是漫长又痛苦。


等新生代们忍受了无数孤寂能脱离主控体存在时,他们的心早就按捺不住了。他们探索着每一分宇宙,寻找其他的碳基生命体,逗他们玩,征服他们,或消灭他们。


“你知道答案,可你不信。我猜,我告诉老师他们,他们也不会信。即使他们信了,其他的人类也不会信的。”牧良逢声音里透出些无奈。他在地球受训时,曾被教授过人类行事动机的几大类型,或为求生,或为求欲,或为求全,或为感情归属,或为自我实现。


征服者星人的生命形式决定了以上类型都与他们无关。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我做所有这些事,竟只不是因为害怕无聊。这本身简直无聊透顶。”牧良逢如同自语地喃喃着,突然一甩手,道:“井一,把你那些武器都撤走吧,别放在这里捣乱。不瞒你说,我的神经能量已经完全恢复了。”


他一边说一边滑开了主控板的直接显示屏,100%一闪而过,在黑色背景里留下一道浅绿残影。


井一与他僵峙了几秒,身体上部靠左侧浮现出一小块虚拟显示屏,触手在显示屏上滑动着,几条信息发了出去。


牧良逢以读数满格的神经能量在静磁真空内外转了一圈,短促地呼出口气吹向前额碎发,“谢了。”


“你,为什么会没事?”井一忽然问道。


“我还以为你没一点好奇心呢,”牧良逢一副“你终于问这个了”的表情,“你之前不会真的以为我死了吧?”


井一沉默,硕大的三角形头部好像摇动了两下,“没想到你会变成人类。”


牧良逢看看他,又歪一点头往虫洞视界里瞄几眼,提高声音道:“我真的差点就死了啊,诶,你知道征服者也会死的吧?”


牧良逢也许是记忆内核封闭太久,终于放飞有点控制不住,犹如话痨附体不说,还试图加点你问我答的现场效果。


井一根本不想配合他,暗下用“我需要更加了解敌人才会更有机会打败敌人”劝了自己八百遍才没有拂袖而去。


牧良逢等了会儿发现井一不理他,只好自己继续往下说:“我当时的情形,比小姑娘的爹妈差远了,这边又落后,什么都没有,都不知道花了多久才算能用电磁波给自己重建一个克隆体出来。可惜电磁波能做的太有限,完全按照地球人类的机体标准设定,做出来跟我的记忆内核各种不兼容,别扭得要死。好在有了这个克隆体我起码能自主活动,再做个迭代版出来,就是现在这个啦,怎么样,还不错吧。”


井一这回连眼球都懒得转,完全不予理睬。而虫洞视界里,J博士听到他的话却是一呆,问范川道:“他说的什么意思?迭代克隆体?那第一个克隆体是——”


范川仍在察看杏儿的伤势。杏儿伤得不算太重,不过牧良逢将她的神经能量锁了,她估计会昏迷老大一阵子。听到J博士问,便将杏儿放进修复舱里,答道:“是他称为父亲的那位牧博士。”


三个人嘴巴像塞了个蛋,合不拢了。牧大明本身,竟然也是个克隆体?!这怎么可能。


“征服者星的神经演化跟地球不在一个维度,想要模拟地球现有的任何技术都很容易,你们是无法察觉的。”范川平淡地陈述一个事实,明明没有任何炫耀的意思,听来却令三人都觉得他十分欠揍。


视界外面,牧良逢仍在继续讲述着,记忆内核嵌入成功,他落入地球黑域之后真到变成牧良逢的那段经历补完全了,还多了些其他的东西。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牧泽/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1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