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序曲

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

【CP:牧良逢《狼烟遍地》X范川《铁道飞虎》】

【硬科幻AU兼容性尝试】

——————————————

23.布局者才不需要同谋


保护区67号废墟。


来自C1923号殖民星的加藤才要遵照井一的要求去回复2号基站山口君派来的使者,坂本庞大的本体身躯便凭空出现在外层通道里,吓得小个子加藤一弹几米高,差点撞上中空大厅的屋顶——那屋顶离坂本的头顶也没多远。


坂本没理会加藤的抱怨,顾自走近井一处理公事的房间,在墙壁上扣两下。


“说。”井一的全息投影正站在一团星空中央若有所思。


“保护区全境没能搜索到目标人类猎杀者和他同伴的任何信号,另一名人类猎杀者确认已经离开保护区,我只能推测目标猎杀者和救走他的同伴也已经离开。”


井一的“脸色”似乎更沉了,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种太空般幽暗的深蓝。


坂本到底跟随他日久,并不太受他的情绪影响,继续说道:“救走他那同伴使用的武器来自征服者Aurelia星基地,但还没能找到他的落脚点。我推测他到达地球的时间可能非常早,在我们建立异常能量监测网络之前。”


“继续查他之前藏在哪里,如果他是我想的那个人,导航体在他手里。”


坂本吃了一惊,一年前坠落那架征服者飞行器,导航体脱落之后不知所踪,他们一直在找,难道就在那个人手里?那个人一直没有被追踪到,难道他也是征服者星人?


“去吧。”井一收回星空图,看样子准备断线。


“还有件事。”坂本立刻道。


“哦?”尾音稍拉长,有不耐烦的意味。


坂本不为所动,身形一动,一团影像从坂本的某一条触手上滑出去,停在刚刚星空图的位置。


那是加拉白垒峰南麓,纯白雪峰之上,射线波纹显示出了黑域薄弱区。井一巨大的眼球转了两圈,那空洞怎么好像变小了?


坂本道:“您没看错,我调出72地球时动态值您再看会更明显。”


坂本两条触手舞动着,中央那空洞肉眼可见地缩小了近四分之一。


井一不说话,只把幽深的视线落在坂本身上,坂本心头像是被寒流扫过地抖了下,道:“这72地球时内,除了20个地球时前那次不同寻常的强干扰之外,保护区没有出现其他能量异常波动。强干扰的时间在空洞开始缩小之后,所以我想,最大嫌疑是那枚来自Aurelia星基地的电磁炸弹。”


“电磁炸弹为什么会影响空洞?”


“目前还只是怀疑,没有找到空洞受此影响的明确证据。”也就是说,根本不知道薄弱区为什么会变小。他们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才用以各种方式坠落地球的地外材料做出射线转化装置去吸收反极限射线,又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才把空洞扩大到几乎马上就可以透出高频信号的程度。黑域却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一样,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伤口”,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自动愈合了。


“小姑娘怎么样了?”井一突然换话题。


坂本反应很快,像是知道他会问起,“出现类似感染的迹象,我给她做了DNA检查,原有碱基配对开始出现断裂。看来我们之前查到过的资料是真的,催化激素确认会引发她的属性转变。”


“转变期还需要多久完成?生命体征正常吗?”


“模型估算还需要10个地球时左右,误差浮动为±1%。”


一条触手停留在那个变小很多的“空洞”影像上晃着,井一被眼睛占去大半的“脸”上竟像是露出个笑容。


“散出干扰信号,抹去人类守卫者基站所有空洞缩小的记录。与人类会面安排在12号基站附近,你知道该怎么做。”


12号基站离38号废墟很近,坂本不需要多设伪装,武器留在38号废墟内就可以直接锁定12号基站的生物雷达。井一愿意与人类会面纯粹是因为杏儿仍在转变过程中,耗一耗时间罢了。


不管谈什么,井一的态度向来是谈得拢就多说一会儿,谈不拢,直接打好了,反正人类在井一眼里,与低等昆虫在人类眼里是等同的。


坂本自然不需要井一再去详细吩咐这些,只要提及会面地点他已经明白井一的全部想法。不过在他转身要离开之际,井一却很罕见地多“嘱咐”了一句:“看好小姑娘。”


“是。”


冢田结束与亚洲联邦军政主席的会议,NBETI身份之外,又多了一个亚洲联邦政府特别发言人的身份,此刻正在与总秘书长小声商量着什么,仿生助手提示有守卫者副总指挥的联络申请。总秘书长挥挥手,全息投影亮起,军装笔挺的山口君向两人立正敬礼,说道:“12号基站外围共4个一级安全屋全部设置完毕,随时可以启用。”


随着他的话,几个安全感按一定比例缩放的立体地图在他身前浮现,安全屋之间有信号光线相连。他伸手指着其中一个又道:“主联络点设在这里,其他三个会在联络信号接通的同时启动中转干扰,以防反向追踪和能量控制。”


总秘书长点点头,“什么时候开始?”


“对方答复时间为下午三点钟。”


“好,两点五十八分接入,启动干扰。”


“是。”


切断山口君的信号,冢田对总秘书长道:“马原的事,我方才跟主席提到,主席并没有回应。”冢田在NBETI的职位也是个主席,但在亚洲联邦军政主席面前,他心里总是有点发虚的。


冢田不像柳烟,柳烟出身NBETI的独立家族,祖父是NBETI创始成员之一,联邦时代伊始便不属于任何联邦管辖。冢田从小在亚洲联邦长大,受训期第二阶段才被选入NBETI,这也是他在竞争政务主席时败给柳烟最重要的原因。


总秘书长是B级,相貌儒雅性格温和,至少看上去如此,淡淡地笑道:“这次与反抗者联盟的会面,主席没有反对马原参加,想来是不必在意思的。”


“原生A级总是不稳定因素。”


“嗯,不错。”总秘书长想到了些什么,注视冢田道,“NBETI曾有人专门研究过原生基因,据说取得了一定成果?”


冢田不想总秘书长突然提及这个,道:“我没记错的话,大概是50年前,曾建过一个分支研究室,主攻神经演化方向。但负责人曾把原生基因作为一个独立项目提出来过。”说到这里冢田顿住了,他才想起来,这个为原生基因研究立项的人,好巧不巧就是之前被神经控制的那位一级调查员的父亲。


总秘书长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停下来,问道:“怎么?”


“哦,”冢田回过神来,暂时压下心中疑惑,继续道:“可是十年前这个实验室不幸在意外中被炸毁,很多资料没能留存下来。”


“怎么,你们的实验数据不是实时备份的吗?”


“一般情况下是的,但这个实验室当时仍是试运行,所进行的项目又都是试验性质,也就没有纳入硬性要求,实验室负责人给出的说法是一旦项目有阶段性突破,就会将相关的实验数据整理后统一上传至存储中心。谁知道这件事还没完成,就发生了爆炸。”


“那这位负责人失职责任可不小。”总秘书长惋惜地总结道。


“那位负责人,在事故中被炸死了……”冢田很慢地说完,陷入了沉思。


牧大明,演化神经实验室创办人,提出原生基因研究计划,有传言他还涉足了克隆技术的研究。他在神经科学领域颇有建树,NBETI总部多位实验室负责人包括J博士都是曾是他的学生,甚至连柳烟也曾给他做助手。偏偏他对原生基因和克隆的研究全都在爆炸中付之一炬,他自己和妻子也在劫难逃。


对,他还娶了一位C级的妻子。


他和C级妻子选择自然繁殖方式得到的儿子拥有A级的优质基因,是总部最年轻的一级调查员,战斗力一流的猎杀者,被人用神经控制攻击之后毫发无损。


这些信息之间,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线串着,这根线还在隐隐拨弄着冢田的神经,让他觉得什么重要的东西被遗漏了似的。


还没容他想出所以然来,已经到了他们与反抗者联盟约定会面的时间。


当冢田与总秘书长的信号切进去时,井一的全息影像已经立在安全屋正中了。这是井一第一次以本体形象出现,冢田几乎要倒抽一口冷气。总秘书长倒是仍面带微笑,存在感很低地站在旁边。


马原切进来时也好不了多少,脸色难看得紧。


“诸位若觉得不习惯,我也可以对自己的外表稍做调整,尽量接近诸位的样子。”井一冷冰冰地开口,他对地球的语言体系运用纯熟,那语气一听就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听过就算,千万不用当真。


冢田尽量不动声色的吞咽几下,说道:“那倒不必,井一先生以真面目来会面,也算是很有诚意了。”


马原却在这里冷笑一声道:“诚意,恕我没有发现。我一向听说井一先生是对抗征服者星的领导者,却不知道私下里竟也与征服者星人有合作关系。”


马原也许是被J博士交给他的实验报告刺激到了,一时间没有了洗脑狂人那种侃侃而谈的激情,开门见山便将怀疑挑了出来。


井一的眼球横着转过去再竖着转回来,仿佛有个玩味的意思,却没接话。


冢田打圆场地也笑了声,说道:“井一先生,我们有位调查员确实曾经被来自保护区的神经信号攻击过,我们希望确认这事是否与联盟有关。”


“这件事,我们先放一放,”井一多少了解一些人类的外交辞令,真到使用时多少有点姿态僵硬。他伸出蟒蛇一样的触手,释放一团全息影像在几人中间,正是加拉白垒峰上的黑域空洞。影像展示出来的数值与之前牧良逢传回NBETI总部的相符。


这当然是截取后的版本,近72小时的缩小值已经被删掉了。


冢田和马原都不出声,他们已经猜到井一要说什么。


“黑域是这个星体的屏障,”井一的触手“抚摸”着薄弱区那薄得几近透明的一层波屏,“这里如果破了,嘭——”


全息影像随着他的语声原地爆成一朵烟花。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地球的地磁是碳基生命宜居星体里少有的强环流能量场,对于征服者星人来说,这简直是无上的美味,”坂本或加藤若也在这里,一定会被他们伟大的领导者如此温柔的语气惊掉下巴——哦对,他们得先有下巴。“他们不会像我的母星那样将地球生物统一管理把地球变为殖民星,不会Aurelia星那样将地球清理成个基地,不会像火星那样抽掉地磁对流场转换成能源。他们会直接将地核剖出来,喂给他们的母星吃掉。从此,地球将不复在宇宙中存在。”


冢田几人都被他的话惊呆了。他们确实从以往得到零零碎碎的信息中推导出过征服者星人对地球攫取能源比殖民的可能性高很多,所以才会不惜闭锁科技守着黑域做世外桃源。


但井一的话也太过疯狂。


“你……你……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的鬼话?”马原似乎对井一有种莫名的怨意,让他先反应过来,直觉地反驳。


“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的鬼话?”井一的喉咙深处发出类似哼声,一支触手伸向身后,不知碰触了什么地方。“我,有必要骗你们么?”


亚洲联邦的卫星会议室里,冢田面前整个安全屋的影像都扭曲了起来,公共空间的某个角落突然有警报声响起。


“报告,保护区12、13、14号基站遭遇磁波攻击,生物雷达及预警系统全部瘫痪。”立体投影里的军官位阶不算低,但脸色十分苍白,敬礼的手指也在微微发着抖。


“你——”冢田怒极,总秘书长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这是愤怒吗?难怪地球的科技水平如此落后,原来你们的生命体还停留在需要中枢神经处理无效情绪的阶段。”井一的语调始终不紧不慢,“放心吧,只是预热时释放强干扰而已,黑域毕竟还没破,武器得来不易,我不会轻易使用。”


言外之意,必要的话还是会用的。


“几天前的磁暴也是你搞出来的?”冢田咬酸了磨牙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不管是不是,只开预热就能在瞬间让基站预警系统完全失效,其攻击威力也不会比那天的磁暴差太多。


地球现有武器与之相比,根本不在一个维度。


毫无机会。


“你们觉得我很可怕吗?”圆灯一样的眼球转向冢田,如有形质,“我一点都不可怕。你们说的磁暴,只不过是征服者星一个B级基地为了游戏做出来的可弃型玩具。”冢田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盯着井一的眼球太久以至于产生了错觉,那眼里竟然闪出几丝类似落寞的神色。


“你们一直盯着保护区,有没有想过,如果地球上真的有征服者星人,会老老实实呆在保护区里吗?神经控制是他们专属的武器,可你们见过征服者星人神经控制能量的强度吗?你们凭什么判断那就是来自征服者星人的神经能量呢?如果真是,被控制的人还会有机会活下来吗?脆弱的碳基神经中枢还有机会恢复吗?”


“我真是不明白地球人大脑运行的方式,为什么你们会想到来质疑我的诚意呢?”井一的眼球很认真地转了好几圈,结束了他的演讲。


总秘书长一如既往地保持安静,冢田和马原面面相觑,竟找不到任何话能反驳井一。


如此看来,井一不仅没必要骗他们,甚至根本没必要跟他们结盟,至少在今天之前,反抗者联盟共享给亚洲联邦的几项技术都是实打实的,并没有唬弄他们。


而曾被神经控制攻击过的一级调查员牧良逢,因为其令人难以置信的恢复能力被推上了前台。


“联络003969号调查员,要求接入天网信号。”当着总秘书长、马原和井一的全息影像,冢田向猎杀者调度中心发出命令。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牧泽/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

评论
热度(13)